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學生不顧家人反對 「用腳步承傳劉曉波理想」


 

 

遊行人士到中聯辦前的祭壇,三鞠䩑向劉曉波致敬。何君健攝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支聯會周六晚上舉辦「悼念劉曉波」燭光遊行。大專學界早前沒有出席六四晚會、七一遊行,各大專院校學生會的Facebook專頁,也沒有呼籲學生出席今次的悼念遊行。逾千名遊行人士組成「黑衣人海」悼念劉曉波,燭光中年輕人的臉孔不多。不過,也有大學生不理父母反對站出來,她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沒有人站出來,「劉曉波以文字力量,推動民主;我希望用腳步,承傳他的理想。」

遊行人士身穿黑衣,手持燭光及白色花朵,遊行至中聯辦。何君健攝

隊伍晚上七時半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中聯辦,終點設有祭壇,供市民獻花及簽悼念冊,稱悼念冊會轉交劉霞。各人身穿黑衣,燃起燭光,在黑暗中默默前進,向為中國民主進程努力的劉曉波致敬。隊伍中年輕身影不多,有人孤身前來,心懷爭取民主的雄心壯志。 

Jolie在遊行開始前,默哀一分鐘。丘萃瑩攝

21歲的Jolie是中大學生,就讀英文系,剛從荷蘭當交換生回來,今次是她首次參與遊行。Jolie在荷蘭的交換生計劃入讀文學院,就讀政治相關課程,她讀了政治哲學大師John Rawls及John Locke的理論,認為自己處於自由的地方,應幫助被壓迫的人民。

Jolie認為,劉曉波寫了《零八憲章》,只是以溫和的方式表達意見,想不到中國會用如此狠心的方法對待他,把他當作階下囚,令他在逝世前也沒有得到自由。「香港仍有出來遊行的自由,在中國連討論的權利也沒有。劉曉波願意為中國人民的民主站出來,他這麼偉大,我也應該出來遊行,感謝他的努力。」

Jolie認為劉曉波的文章很特別,《我沒有敵人》一文的情操高尚,不會怨恨囚禁他的政權,令她對劉曉波的印象特別深刻,「我也很喜歡文字創作,普通一個文人,中國竟然對他嚴陣以待,我卻想不通劉曉波搞了什麼破壞。對於他的遭遇,倍感傷心。」

她憶述劉曉波逝世當日,她從BBC手機應用程式,得知劉曉波逝世消息,心情非常沉重。「外國人也這麼緊張這件事,我們身處接近內地的香港,若我們懶得出來,只去和朋友消遣,中國就不知道香港人關心此事、不知道我們追求自由的決心 。」她續說,劉曉波死後,很多報道猜測中國政府是否刻意拖延救援,又或者是害死他,「我認為很可悲,一個國家被懷疑害死自己的國民,是中國人的恥辱。我們站出來,就是中國在國際上的恥辱。」

對於大專學界經常指中國的事與香港無關,又或者想分隔中港關係,Jolie說,自入讀大學以來就不喜歡「中國人」這個身分,「如果填表,我盡量寫自己是香港人。」惟她不會否認中國大陸影響香港的事實,「香港是中國領土,這是我們難以改變的事實。他們的專制,日後可能影響我們。現時《基本法》23條尚未立法,立法後誰能確保我們隨時可遊行呢?」

Jolie坦言,她家人的立場較建制,反對她參與民主運動。「我小時候,很聽話,家人叫我不要去,我就不會去。上了大學,見識廣了,很想將學懂的知識,在社會實踐出來。」

她憶述在荷蘭時,因為讀過不同的政治理論,會將自己的政見寫在Facebook。「爸爸媽媽看到我非常關心政治,爸爸在Whatsapp跟我說:『若你不關心政治,生活會開心一點。』當時我很氣憤,回覆他:『政治和生活不能分開,我們生於自由的香港,應幫助國內被壓迫的人民。』」Jolie不怕和爸爸理論,「如果連家人也說服不了,如何說服更多人爭取民主?」她的眼神堅定不移,從老一輩手中,接過燃亮的燭光,希望爭取民主薪火相傳。

 

Iverson不怕自己一個人站出來,希望表達對劉曉波的敬意。丘萃瑩攝

另一位20歲的中大學生Iverson,就讀政治與行政學系。對於大專學界只呼籲學生參與昨晚的DQ集會,卻沒有提及悼念劉曉波遊行,他感到遺憾。「別人談起爭取中國民主,劉曉波是佼佼者。難道他努力不值得尊敬嗎?劉曉波的行為令人崇敬,所以我認為有必要出來遊行悼念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