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央行收水「驚雲」快現 九月應有低吸機會


 

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耶倫上周三(12日)在國會聽證會上的「鴿派」言論,令環球投資者相信美國即使再加息,其幅度也有限,進而令環球股市儼如打了一支強心針。一直處於強勢的美國標普500指數上周五便再度創下了另一個歷史新高。連帶港股也創下了兩年多以來的新高,大有再次挑戰2015年大時代所創下的28000點的勢頭(見圖一)。

圖一:恆生指數過去11年多的周線走勢圖。資料來源:stockcharts.com

本欄讀者對於耶倫的鴿派判斷應不會感到陌生,因為早在7月3日,筆者已指出,各國央行難於大幅加息,希望大家已能因此而獲利。筆者沒有水晶球,也沒有直達耶倫的人脈關係,只是按理說事而已。可惜在金錢世界裏,貪婪與恐懼是密不可分的孖生兄弟,不停地纒擾投資者的思緒,以致要保持腦袋清醒談何容易。

今次環球股市的強勢表現絕對可說是出乎很多人的設想,當中包括了很多證券界的所謂翹楚,故有人稱之為「最為人所憎恨的牛市」(most hated bull),因為很多投資者根本沒有及時入貨受惠!如今,大市又創下了新高,不急才怪,因基金經理的表現若然長期落後於大市,隨時飯碗不保。大家只要翻看去年底各大證券行所作的2017年股市預測,便可明白很多專業分析員這回真的看錯了。以美國標普500指數為例,在去年底絕大部分大行均認為美股在2017年難有大升幅的機會——「一年裏的升幅應只有4%」(見圖二)。部分大行,如高盛、美國銀行等更預測標普500指數2017年底的目標水平只不過是2300點(詳見圖三)。

圖二:MarketWatch 財經新聞網站去年12月26日,報道美國各大證券行對美股未來一年的預測。
圖三:美國主要證券行去年底對2017年底美國標普500指數所作的預測。資料來源:MarketWatch 財經新聞網站

然而, 美股踏入2017年以來,一直氣勢如虹。只用了稍多於一個月的時間便突破了高盛的全年目標水平2300點,以至這家極具盛名的投資銀行巨摯被逼要在本月5日(即圖四右邊的黑箭嘴位置)提高其全年相標水平至2400點!值得留意是當高盛調高其預測水平時,標普指數正處於2420點左右。換言之,高盛仍然是屬於看淡的一類。不過,美股的強勢並沒有受到高盛的淡風影響,其報告發表後,大市繼續節節上升,到了上周五更創下了歷史新高。

圖四:高盛於本月5日調高其對標普500指數的全年目標水平至2400點,但低於當時的市場水平,故屬偏淡的一類, 但報告發表後,標普指數續升,並創出新高。資料來源: yahoo.com

如今最有價值的問題是:後市會如何發展? 筆者沒有水晶球,只知道正有兩大因素主導著這個問題的答案。其一,當然是美國企業的盈利狀況。未來三周將會是關鍵時刻,因美國眾多上市企業將會相繼公布季度業續及對下季的業務預測。這都會影響市場對後市的看法。

另一個重要因素當然是各地中央銀行的所謂縮表進程。圖五清楚展現了主要中央銀行所擁有的資產規模(深紫紅色線)跟美國標普500指數(粉紅色線)的關係。自從2009年以來,兩條線基本上是同步上升,特別是踏入2015年以來,央行資產增幅加快,標普500指數的升勢也隨之而加快了。兩者關係明顯很密切。原因也不難理解,因央行如今若要從市場購入資產,必定先印鈔,因而令市場資金更為充沛。當愈多資金追逐同一數量的資產時,後者價格自然會攀升。 

圖五:自2009年以來, 美、歐、日及英四國央行的資產規模,與美國標普500指數的關係十分密切。資料來源:《金融時報》

明白上述關係之後,大家便會知道為何市場極之關注各國央行的縮表部署,所怕者正是隨著資金收緊,資產價格會去失近年持續飈升的動力。早在上月19日,本欄已率先指出,利率往後的走勢要看歐盟,因為美國早在2014年已停止擴張其資產規模,但歐盟及日本卻繼續大幅印鈔買資產,特别是前者,因其資產規模已高達4.7萬億美元,並超越了美國,成為世界之最!(詳見圖六)

圖六:美、日、歐央行的最新資產規模。藍線代表歐盟,達到4.7萬億美元,次位是日本央行,接著才是紅線所代表的美國。資料來源:Yardeni.com

隨著歐盟經濟近期出現了明顯復甦勢頭,市場正注視著歐央行何時開始縮減其資產規模,特別是上周四,多個財經媒體相繼引述消息指,歐央行行長德拉克正準備出席下月24日至26日的聯儲局夏季研討會。由於德拉克四年前現身同一個場合時,曾透露了進行量化寬鬆行動(即俗稱[放水])的部署,因此這回再現身,令人聯想到他極可能正準備利用同一個場合闡述歐央行的「收水」部署。按此推斷,歐央行很有可能在今年九月宣布其「收水」部署,但應會延至明年才正式減少資產規模,讓市場有充裕時間作出適應。

由於2007年金融海嘯發生後,世界多國央行均先後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印鈔活動,令市場利率降至零,部分地區如歐盟,有些國債更出現了負利率情況。如今十年過去了,美國及歐盟一旦逆轉其無限量寬鬆政策,無人能準確知曉市場的反應會怎樣。正因為是次轉變是史無前例的,整項操作難免存在著不少未知數,所以筆者有理由相信下月當德拉克一旦宣布其收水部署,而差不多同一時間,美國聯儲局也應會宣布其啟動「收水」的時間表,定必會有媒體或財經評論員指,風險資產如股、樓等會有難,情況就好像上世末曾出現的「千年蟲驚雲」那般。

若然真的如此,並進而令已颷升了不少的股價及樓價出現較明顯回調,筆者反而會覺得是低吸的機會,理由如下:

1.     美國及歐央行的「收水」行動,所為者不是要推冧各類資產價格,而是要令日後當經濟回調時,他們仍有金融工具可用。

2.     一旦資產價格急速回落,環球經濟也會受累,這是各大央行所不願見的。若然情況真的如此,他們大可重新啟動量化寬鬆操作,進而穩定市場。

總的而言,這個夏天國際金融市場與各大央行的互動,很值得投資者細意關注,因隨時會有較明顯的波動。但過程中要控制好自己的貪婪與恐懼,亦即價高時要懂得獲利,但當羣眾恐慌時,要懂得敢於低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