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浩落訂1000萬買壹週刊 員工質疑背景神秘資金可疑


 

在八九六四後1990年3月15日創刊、黎智英壹傳媒(282)王國首份刊物《壹週刊》,公布賣盤給香港商人黃浩持有的W Brothers Investment Ltd,交易包括香港及台灣《壹週刊》兩刊,以及《忽然一周》、《Next+One》、《ME!》、《壹本便利》及《Face》,作價5億元,當中預留1.8億元作為未來雜誌業務的營運開支。壹傳媒保留《飲食男女》、《青雲路》、《Trading Express》,預計將會轉型為數碼雜誌。雙方尚未簽約,正就節細展開談判,預計八月初商量好買賣條款,九月底前完成。

港交所中午發出的通告顯示,W Brothers Investment Ltd為今次交易支付1000萬元作「誠意金」。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今早11時半與員工會面時指,雙方談判時認為對方「有名聲」,信心來自合約和法律。不過,有《壹週刊》員工質疑訂金太低,憂慮黃浩的資金來源,懷疑今次買賣最終能否成事,「會唔會只係借機會蹺起、整死壹傳媒?」記者透過WhatsApp聯絡黃浩,冀了解雙方交易事宜,惟對方已讀不回。

2015年《壹週刊》在裁員後改版,新版第一期的封面故事題為「紙媒不死」。吳婉英攝

目前《壹週刊》等雜誌業務將維持運作,直至壹集團與W Brothers Investment Ltd完成交易。據壹傳媒員工透露,張嘉聲在會上稱,不能保證黃浩未來如何管理雜誌業務,但相信他比黎智英、壹傳媒更受廣告商歡迎,可以帶來廣告收益。張又指,期望黃浩承諾保留現有員工,但仍要視乎架構需要,將盡快交代。

壹傳媒工會在會後發表聲明,譴責管理層「漠視員工,營運方針朝令夕改、黑箱封閉」,出售旗下媒體以至外判等重大決策上對員工欠明確交代。聲明指:「今趟壹傳媒棄守的,不僅是一小片輿論陣地,而是員工以及廣大讀者的信任與期許。」

工會向集團管理層及新買家提出四個訴求:

(一)確保《壹週刊》全體員工在自願的情況下順利過渡;

(二)為不願過渡的《壹週刊》員工安排內部調職;同時提供自願離職方案,效法《忽然一週》結業安排,在遣散費之上按年資提供額外補償;

(三)效法台灣《蘋果日報》,要求過渡後管理層與員工代表簽署「編輯室公約」,承諾維護編採自主;

(四)在香港及台灣兩地分別召開員工大會,向集團所有員工交代外判計劃洽商進度,以及集團未來發展方向。

香港記者協會發表聲明,關注《壹週刊》等刊物在賣盤後,編採方針會否受影響。記協指,相關刊物的員工,在賣盤後的過渡安排,壹傳媒應妥善處理,盡量保障員工就業,及在有需要和尊重員工意願下提供自願離職安排。記協促請壹傳媒管理層和員工,以及工會進行充分溝通,確保員工了解賣盤情況。

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嘉聲(右)今早11時半向員工交代賣盤一事。《壹週刊》圖片

《壹週刊》逢星期三出書,星期一、二是記者最忙於埋稿的時間,故大部分員工在今早會後即時「埋位」,埋首工作,但整體士氣低落。有前線員工向眾新聞記者表示,對公司的做法非常失望,「高層從來無主動同同事講情況,連開員工大會噚晚都未有正式通知。」

潛在買家黃浩,2004年從澳洲來港發展,搞飲食生意起家,2013年以2億元收購《都市日報》,涉足傳媒行業他曾經揚言2016年將《都市》上市,不過沒有成事,本月初更以4億元賣掉《都市日報》。坊間曾有傳言指黃浩買《都市日報》與郭炳湘有關,《巴士的報》2014年曾向郭炳湘查詢是否有興趣投資《都市日報》,以及是否與黃浩一起出席飯局跟《都市日報》的潛在投資者商談,郭炳湘的發言人當時表示郭與黃浩是朋友,有時會見面食飯,但未有進一步回應其他提問。後來,也有傳黃浩的生意與曹貴子有關,但黃浩否認。

黃浩從2014年8月開始,陸續註冊了「蘋果日報集團」、「壹傳媒集團」及「香港壹傳媒出版」等多間公司,似乎早有部署,劍指壹傳媒。2015年尾,黃浩投資逾1億元創辦名字普通話讀音與《壹週刊》相同的《E週刊》。近日《E週刊》被指拖欠觀塘辦公室3個月租金、雜費,業主入稟追討合共124萬元。

入職《壹週刊》兩年多的80後員工L直言,對黃浩入主感到憂慮,「佢始終唔係做開新聞嘅人,當年佢開創《E周刊》,都話自己唔係點理時事組,對飲食的興趣會大少少。亦擔心他會將《壹週刊》同《E周刊》合併,放自己友入來,干預我哋原有嘅方向和立場。」另有壹傳媒員工指,數年前黃浩不滿被記者追訪他與女星妻子徐淑敏晚飯,曾向記者吐口水,擔心他不尊重新聞採訪。

L中學開始讀《明報》、《蘋果日報》,大學時立志做記者,當時已經希望畢業後加入《蘋果日報》或《壹週刊》。「個人立場都與壹傳媒好接近,好欣賞蘋果不怕權貴、政府、大陸,敢怒敢言,將事實呈現。」L表示,目前持觀望態度,若《壹週刊》賣盤後偏離原有方向,或者老闆干預新聞自由,她「一定會走」。

「士氣,其實呢幾年都消磨到無晒啦,繼續(留低)堅持嘅同事,都因為仍然相信《壹週刊》係為公義發聲。作為支持民主嘅雜誌,如果變紅底,以往嘅堅持,仲有咩意義?」

員工H先生四年前從傳統媒體過檔《壹週刊》的新媒體部門,初時以為轉型會看到出路,殊不知公司的新媒體政策一改再改,早前傳出外判,如今更賣盤收場,令他心灰意冷。

「新媒體發展近3年,係睇到出路嘅,當印刷版廣告收入下跌,新媒體係拓展到新收入來源,動新聞hit rate不斷上升,app(壹週Plus)嘅廣告亦不斷增加,仲有接sponsored content嘅project做。」H憶述,2013年11月中推出壹週Plus,到2015年已有100萬下載。

H指,自從去年初張劍虹接管雜誌業務,《Face》結束營業,當時的《Face》社長空降成為壹週Plus動新聞執行總編輯,解散原有的新媒體部門,成為《壹週刊》走下坡的分水嶺。「呢班人已實戰了三年,摸咗一條路出來,跟住再交番俾一班傳統傳媒人,由頭嚟過。」

H認為,管理層屢次判斷錯誤,對《壹週刊》造成嚴重打擊,「壹週Plus高峰每日嘅UU(unique user)係十三、四萬,而到今時今日,已跌到得番每日平均六、七萬;高峰期每日超過200萬嘅hit rate,亦跌到而家每日七、八十萬。」他批評,高層方寸大亂,不斷做錯決定,「無限資源錯配,《壹週刊》足足浪費咗最黃金的兩年轉型時間。」

今年3月,《壹週刊》曾經推出「邁向28周年」系列報道,結果未到28周年就面臨易主,令員工不勝唏噓。「不如摺咗佢,無謂獻世。」 H坦言,並不期望管理層為員工着想,「連外判都諗得出嘅管理層,仲期望佢哋俾肥雞?」

《壹週刊》「邁向28周年」系列報道。吳婉英攝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