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可以走出黑暗嗎?


 

【撰文:何羚】

2017年7月13至14日,作為華人及香港人,我們經歷了最黑暗的四十八小時。首先是諾貝爾和平奬得主被折磨至死,然後是真正由人民選出來的代議士,被僭建條文DQ。 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一個聖人級別的華人在我們存在的時空隕歿;香港百多年來建立的法治制度――亦是孫中山先生當年最羨慕的文明管治基石―― 一瞬崩潰。

泛民立法會議員本月13日在立法會內聯署,又在議會內宣讀《零八憲章》。當天稍後,劉曉波就溘逝;4名泛民議員包括正在聯署的梁國雄,隔天也被DQ,即時喪失議員資格。何君健攝

香港人在短短兩天,親歷了世紀性的暗黑歷史。面對殘暴不仁、違約失信的北方暴政,香港還可以走出黑暗嗎?

劉曉波是一帖解毒劑

也許我們也無謂再呃自己,在土共一輪矛招下,香港昔日自豪的精英優良管治架構,目前己成為一個由低水平人的混水樂園。核心價值已被破壞得七零八落,大家身邊已有不少人氣餒。但也是那句老話:可以失望,不要絶望。此時此刻,我們需要盡量令身邊人以及下一代,堅守是非、正直和善良的心。做法很簡單,讓他們認識劉曉波就可以了。

不管是新舊或老幼的香港人,請讓他們知道, 現世中國出現了一個流芳百世、媲美孫中山先生的偉人,他叫劉曉波,因着他善良而和平的主張,受到了國家領導級的招待:他和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一樣,被虐殺並極速毀屍滅跡。為何認識劉曉波先生如此重要? 因為我們也許無法在短期內扭轉邪惡的力量在香港迅速蔓延,資訊也可能會越來越封閉和偏頗,所以閱讀他的文字,也可守住大家是非善惡之心。

再者,一些忙於贏在起跑線的家長,一直不抗拒接受令自己子女變蠢變暴戾的國民教育。所以,大家聽好了,劉曉波的思想文字,將是你孩子的解毒劑。如果我們無法扭轉香港的衰落, 這裏很快會變成一個中共體制下的二線城市,大家會和大陸家長的價值觀融合,即是說:送子女到歐美文明國家,享受人家的法治和健全制度將是王道。那時候,你認為子女在海外成為一個愛國暴民小粉紅,或一個認同劉曉波的人,那個會較得到文明社會人士的尊重?

不少香港市民自發到中聯辦外的劉曉波「靈堂」致哀。何君健攝
悼念劉曉波的人群中,可見到年輕人的面孔。何君健攝

如果沒有條件送子女出國的話,就更要讓他們認識劉曉波。在習帝的鐵腕下,文革已在咫尺。萬一不幸子女要批鬥父母,孩子自幼在父母處知道中國出現過一個偉人,他在面對一個戕害他的政權,仍認為「我沒有敵人」,說不定在那一刻就鬥不下去。

重墮醬缸的香港人

劉曉波先生的隕歿和他的遺孀劉霞女士的際遇,文明社會無不感到悲愴。但在翌日,香港四名不經蛇齋餅糉買票、 真真正正由香港選民用心選出來的代議士竟被DQ,而DQ的原因, 羅冠聰作出了完美總結:今天宣的誓,犯了明日釋的法。

被DQ的四名議員,論政質素有目共睹,他們一直遏力抵禦損害香港利益的法案,竟被褫奪議員身份。但讓人最心痛和心寒的,卻是香港人的冷漠反應,甚至有人認為他們咎由自取!香港人在英式的教育和統治下,本來已漸有公民意識和邏輯思考,沖淡了中國人的醬缸文化 ,而擁有西方的理性及東方的勤奮,本來是昔日香港人自詡的優勢。但主權移交二十年,不少香港人已一頭栽入醬缸中,急不及待的順從威權,棒打落水狗。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Tyler Cowen認為,中國很難有民主,因為中國數千年的歷史都沒有民主也無不可。而我更多加一註腳:便即是受西方思想訓練的香港人, 在成為「中國人」後,竟也對民選議士被害後出現奴性反祖現像,云胡不悲?

總辭?咪玩啦!

4名立法會議員被DQ,香港人反應冷漠。前排右起劉小麗、梁國雄、羅冠聰和姚松炎。何君健攝

香港人對四名優質議員被廢的冷漠,固然令人心痛。但開始有人聲聲叫總辭,也着實令人不安。 那些建議總辭來誘發社會討論,變相全民公投等的理據,我只能代土共說聲:正中下懷,多謝多謝! 

如果提些建議者真心覺得總辭真可帶動討論和公投,我想作出温馨提示:香港的社會環境和氣氛已轉變,我可以和你寫包單,在市民已疲憊,土共亦明目張膽地玩弄選票的情況下(你以為兩部擁有全港選民資料的電腦失竊,是一件意外嗎?) 總辭只是極速一國一制的捷徑!現在,建制土共已然進化到否決非建制議員的利民議案,然後打算修訂為己用,造成成功爭取的假像,如果大家還不轉腦筋,仍抱存香港數年前法治尚健全的社會環境來走下一步,只會萬劫不復。 

只要細心分析,不難發現這幾年來一直被共產黨和五毛招呼得最厲害的政治力量,就是傘後自決組織、公民黨、以及戴耀庭、陳健民教授等人物,因為傘後自決組織的活動,已脫離舊一派民主組織的因循模式,令共產黨無法估計和預測,加上他們年輕,代表了未來和盼望;公民黨則代表捍衛法治的主要力量,幾位教授則充當智庫和良知的角色,這群有智、有謀、有道德力量的人,才是共產黨眼中的天敵,必要不惜大花維穩費來追擊他們。

由此路進,我們要令群眾明白,是時候調整心情和策略,去尋求香港的出路,而且必須要智取,並堅守和平理。在此之前,我們必須有耐性,並如胡官所說,守住我們的小陣地:包括良知和是非之心,不要理會白色恐怖的恫嚇,不要被歪理亂心,到適當的時候站出來,不為支持誰,只支持屬於你和我,有香港人核心價值的香港,不讓努力的人落單。只要民心不死,我們仍有機會走出黑暗。

在劉曉波先生過世後,大陸多處風雲變色。而四名議員被DQ後,天口亦打了一聲悶雷。不義的當政者種種令天怒人怨的惡行,也許歷史的巨輪已為它們有所預備。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