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觀

「中日不再戰」受挑戰


東海氣氛緊張,日本自衛隊近年出動監視中國軍方機艦次數大增。圖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檢閱自衛隊。美聯社

七八十年代,中國與日本關係密切,當時中日民間常說一句話,「中日不再戰」或「日中不再戰」,意謂中國和日本打仗多年,以後再也不希望有戰爭。然而,過去十多年,中日關係長期處於波動狀態,小泉純一郎主政年代,兩國關係開始趨於起伏;到了安倍晉三兩度拜相,中日基本處於對立狀態,只能維持邦交國關係,其他並無大進。

再過十天不到,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上任,美國在西太平洋存在巨大利益,早於十九世紀已有炮艦直赴日本叩門;二次大戰最激烈的海戰,便是美國海軍在菲律賓海惡鬥日本海軍;韓戰爆發,台灣變成「不沉的航空母艦」;越戰更是美軍親自下場。這當中每一頁歷史,都是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利益爭逐。

美日關係密切,軍事上,《美日安保條約》緊緊把兩國扣在一起,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遠征軍長駐日本,美軍在日本有陸海空軍基地,以前駐日的美國航空母艦因為禁核緣故,只能派駐常規動力航空母艦「小鷹號」駐紮,現在沒有禁忌這回事,來都是尼米茲級超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特朗普競選時說過一番關於美日關係的講話,包括美國不會搞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係協定),以及表示《美日安保條約》對美國不公平,不可能由美國全數包攬支出。

對於日本來說,TPP是安倍經濟學的命根,如果推行,日本經濟受惠達GDP的逾2%,涉及金額超過10萬億日圓。不過,《日美安保條約》的未來發展,對安倍晉三來說,其重要程度比起TPP的成敗更大。未來西太平洋是晴空萬里抑或戰雲密布,在於美日之間如何看待及履行安保條約,這是至為核心的關鍵。

八十年代以來,日本右翼政客並不掩飾一種想法,即所謂「日本戰後政治總決算」。這是由如今已是98歲的中曾根康弘提出,潛台詞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太平洋史觀,是西方國家以東京戰犯審判為主體的史觀,是「戰勝國對戰敗國的審判」。中曾根康弘是戰後首個以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的政客,他的理念頗獲少壯派議員認同,不過,值得注意是中曾根康弘說過,根據憲法,集體自衛權是一種權利,但這種權利日本卻不能行使,中曾根康弘認為是自相矛盾。於這方面而言,儘管派系與路線不同,自民黨內部對於自衛隊的立場相當接近,甚至一致。

中國近年增加軍力甚為明顯,除了海軍建設,陸軍也投入甚多資源。美聯社

時至今日,中日就釣魚台糾紛仍是關係緊張,中國機艦在釣魚台周邊海域及空域經常進行巡邏和訓練,近期則出現宮古一帶海域。日本應對之道,只能是派出機艦監視。某程度而言,中日雖然都出動軍機軍艦,但雙方都處於高度克制,沒有踏入警戒線。這種「遊戲」日本應該很熟悉,在冷戰年代,蘇聯機艦常有類似貼着日本防空識別區或海域外沿的試探動作,日本則派出機艦監視警戒,大家對這種軍事行為十分習慣。

不過,必須指出的是,戰爭是否爆發,不在於戰機飛行員或軍艦指揮官的決定,而是在於政治領袖是否有啟戰或拒戰的決心。這樣,就回到美國特朗普政府如何看待《美日安保條約》,到底他是準備延續並加強條約內容,抑或正如他之前所說的那樣,美國可能丟下條約從此不理,這就客觀上構成容讓日本有更大操作空間。一旦美國對日本「放鬆」,日本右翼一系的一套軍事策略便會很有可能施展開來,況且類似的理念在日本民間亦有巿場。事實上,中日近年軍備競賽加速,中國從質到量都在加強,日本則在質的層次過往長期領先,現時企圖延續這方面的優勢。太平洋無疑是夠大,大得可以容得下中國、美國,但東海可否同時容納中日兩國,則是另一個疑問。

多年前的「中日不再戰」美好期許,在這裏將會遭到嚴峻挑戰,而當中足以影響大局的,便是特朗普如何營運西太平洋這一盤棋,美國跟着的一步棋如何落子以及落在哪裏,關係到中國與日本在東海的博弈,事關重大。對於此,日本時事評論員就一針見血指出,這可以從另一個側面解釋了,為甚麼安倍晉三會是美國大選之後,第一個趕到紐約見特朗普的外國元首。

西太平洋中美俄大三角                2017大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