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被DQ前的劉小麗


 

 

法庭DQ4議員案裁決當天的早上,劉小麗辦公室桌上有剛買來的腸蛋通,旁邊還有前幾日的立法會文件,文件櫃旁是七一遊行的籌款箱和紅白藍膠袋。辦公室的另一邊牆上,醒目地掛着四個著名社會學家及哲學家Jean Baudrillard、Michel Foucault、Jurgen Habermas、Pierre Bourdieu的相片。

劉小麗逐一解說,Habermas提出行動也是溝通的一種,啟發她做民間教育及宣誓;Bourdieu提出社會制度隨時可變,agency(社會行動者)只要「郁到」制度的弱點,兩者可互動。「呢個structuration概念……好學術性,但讀社會學如果運用到在生活上,係得意的。」

「好多人問,你會唔會灰心啊?乜唔係一早就知道好困難咩?社會學係先話你知,樣嘢好困難,但冥冥中有個位,agency可以喺structure中發揮。」

Foucault影響更深,「歷史只是記載有權勢的聲音,我就是為被壓迫的人的發聲」,提出後現代政治理論,然後親自投入社運。

「他們建構咗我對社會的理解,對住會感覺好一點。」 

劉小麗辦公室內,掛著四名她敬仰的當代社會學家照片。林勵攝

十年前,劉小麗從無想過從政,更遑論是成為立法會議員。

她在中大擔任社會學導師近十年,碰巧理工大學專上學院一個講師患病急找人代課,劉小麗「江湖救急」代了一個學期,第一課是教商科學生通識課,教導後現代主義及中國近代社會運動,雖是「地獄」早上八點半堂,學生卻仍然金睛火眼,遇到不明白主動提問。相對大學生的「hea」,副學士學生的求知慾和努力,吸引她轉校任教。

在副學士學生不少出身中,她真實感受到貧窮對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影響。劉小麗最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平日樂觀女孩。「爸爸爛賭、屋企經常畀人淋紅油,因此好多家暴、好多紛爭、經常返唔到屋企,自己打工養自己、真係打工畀自己讀副學士,屋企人都唔知佢讀緊乜。好多時留到好夜,唔係因為貪玩,係因為需要學校呢個空間讀書。」

「有次佢哥哥發脾氣,連兩個耳膜都打穿咗,原來耳膜可以自己癒合,仲可以聽到嘢。你明唔明,我聽到嘅就係呢啲古仔。」

劉小麗基層出身,其後家中經濟環境改善,中學唸英華女校考入大學,讓她一度只投入教學工作。「當時係有點離地」,她如是形容未入社運圈的自己,但學生一次又一次將她目光帶回社運前線。2010年有學生不交功課也去反高鐵,2013年葵涌碼頭工潮,她到現場訪問碼頭工人,驚覺他們要在吊機艙內解決大小二便的惡劣情況。

「我好guilty(自責),原來宜家作為基層,比我當時做基層更艱苦。」

2014年她和數個前學生成立「青年重奪未來」,主打反對基建工程、支持退保,她沒有想過走到前台。轉捩點是佔領運動爆發,她拿起大聲公,將旺角街頭轉為教室而開始為人熟悉,佔領後仍繼續舉辦「小麗民主教室」,推動公民參與。她去年在傘後中人鼓勵下參選立法會,意外當選。如今半個議員辦的職員,都是副學士畢業。

佔領運動期間,劉小麗在旺角擺設街頭論壇,鼓勵公民參與,漸漸為人熟悉。小麗民主教室facebook圖片

她本來參選,目標只是打出退保議題,當選來得突然。在立法會初期多次「甩轆」,更一度讓劉小麗陷入低潮。「開頭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實在面對很多風波,一入去(議會)當時團隊只得幾個人,只係新丁,當時做得不好,會好難受。」

更大打擊,更是當選兩個多月後,時任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入稟,要求頒令她及梁國雄、姚松炎及羅冠聰在立法會宣誓無效,撤銷議員資格。

劉小麗去年10月時以緩慢語速讀出宣誓誓詞,其後她在fb批評建制派議員行禮如儀宣誓,轉過頭來打壓港人,所以自己慢讀,將「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沒有任何組合、連結及意義,令聽眾無法聽到任何句式及語氣」,「為了彰顯行禮如儀的虛偽」。

原先批評建制派議員,但因為一句「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被建制派解讀為「拒絕宣誓」,更直接導致建制派支持者入稟,及後來政府「介入」案件。

社會學出身的劉小麗在提交法庭的誓章中引用社會學概念,解釋斷續宣誓。語言學中有speech act概念,描述語言與行動關係,而illocutionary則是由語言預告日後所達致行動。劉小麗強調,誓言重要性不在於有多流暢,而是能否切實履行承諾,即使非常流暢地讀出誓詞,卻不履行承諾,也是沒有意義的。

她又引用知名作曲家John Cage無聲作品《4分33秒》,指出寧靜本身具有力量,聽眾可藉此思考背後真正意義,宣誓字句「留白」,正是要思考宣誓的真正意義。

劉小麗在議會初期陷入低潮,她的一個漫畫家朋友為鼓勵她,畫了她踩住「大白象」的肖像。林勵攝

庭審期間,代表劉小麗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指出,「歷史上挑戰建制多的是,肯定不獨劉小麗一人」,並強調「選舉應是尊重民意,而非打擊民意」,庭上的劉小麗禁不住拭淚。回看當日宣誓,劉小麗不願多說,只說「很多看似很簡單事,對我來說,背後有很重的社會學理論,但後來發覺,這些其實不容易向公眾闡述。」

除了議席,宣誓案直接影響是議會工作,劉小麗競選時兩大承諾、長者義工隊及長者基金仍未推出。「始終好多好多嘢發生,DQ案、港珠澳、最近教育撥款、墟市(事宜小組)主席,都需要心力、人力去搞,所以有些長遠醞釀(工作),都未有時間有很大的推進。」她慨嘆。

裁決前一日,她總算向醫管局成功爭取到北大嶼醫院在下半年檢討後,在第二期發展足以增加 320 張病床。「呢度幫到15萬人,當然啲人係唔會知、唔會畀個亮晶晶眼睛(眼神)給你,但我有滿足感」。

「教學生滿足感係every bit of moment都有,只要啟發到佢就好有滿足感,或者喺好困難時候陪到佢、幫到佢,都好有滿足感。做議員好唔同,但議員做到小小的目標都好難,但我會努力,因為呢個係政策層面的事,幫到的是好多人的事。」

劉小麗不斷言會否再投入補選,但單身的她早向自己許下承諾。「不如擺人生一段時間,為香港政治,民生、民主又好服務,這段時間全程投入,我又沒有什麼顧慮。」她自言,自己是未必結婚的人,工作與教學一樣,直到感到burn out的一日,便會退下來。

訪問中段,網上電台打來問怎看數小時後的法庭裁決。劉小麗帶笑地回應,「幾時都係prepare for the worst, hope for the best。」

從政只是剛開始,已經要結束?「哈哈哈!估唔到嘅!」

餘下的,已成歷史。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