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虛妄香港精神的重塑 —— 《香港精神的變易》讀後感


 

【撰文:秦偉燊】
作者為香港教育大學卓越教學發展中心研究人員

《香港精神的變易》適逢於香港回歸20年推出,時機適當。回歸自然是香港歷史重要的分水嶺,特別的是今年也是六七暴動50周年,許多文章也有談及它的影響,加上羅恩惠導演拍攝重構六七暴動歷史真相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在社區放映,對於民間更準確地理解香港歷史,今年實在是豐收的一年。對於香港精神,編者羅金義在引言將國族命題與城市精神結合討論,慨嘆香港精神缺乏適當的探索和反省。這本書正好能夠為大家引以為傲的香港精神,提供更多視角和批判,避免繼續出現莫衷一是的情況。

誠然,隨著十多年前保育運動而興起的「本土熱潮」,結合現在的「港獨」浪潮,身份認同的爭議是熱烈的。究竟香港人和中國人,是否必然處於二元對立的位置,更是爭論不休的課題。引言套用李光耀對香港國族政治的觀察,卻在旁邊括著nation一詞,引起我無限聯想。在一般的翻譯中,nation是指民族,民族主義的通用譯法是nationalism。政治學理論中,nation-state亦會譯作民族國家,卻不會稱之為國族國家,也少有會稱民族主義為國族主義。故引言中提出的國族命題,似乎避過現時本土論述糾纏於香港是否一個民族的爭議(例如「香港民族論」),有助為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定位,提供另類方向。黎蝸藤指出,在香港使用「國族意識」這個詞語包含了「中國人的意識」,惟綜觀此書討論香港後殖民時期電影和文化保育催生的「香港人文化認同」章節中,既沒有黎提及的意思,甚或認為應該有「香港人文化認同」的自主和承傳特質。可見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可塑性,實則可以與「中國人的意識」並存;香港精神的價值,暫時無需涵蓋民族主義的意涵。惟國族意涵本身又應包括甚麼?本書解說了香港精神的不同意涵,為我們提供了好些答案。

圖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部分票站外選民大排長龍等候投票,務必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美聯社

第一章是本書的靈魂所在,因為黃洪和葉保強將香港精神詮釋得頗為全面。最為香港人受落的香港精神,非「獅子山精神」莫屬,惟放諸今時今日的環境,除了「刻苦耐勞」、「同舟共濟」和「永不言敗」等引以為傲的特徵,「獅子山精神」已經變成剝削勞力的同義詞,而且十分虛妄,並無任何重心內容。世代衝突也因扭曲的社會流動變得尖銳,追求後物質主義的香港核心價值,更受新一代的香港人注重。不過,在第二章和第三章中,作者分別指出香港精神現在的迷失,其實在於被受追逐「中環價值」和保存既得利益這兩大保壘所障蔽。梁錦松在任財政司司長時曾表示香港人「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大概意思就是香港人過去享受快速經濟增長,必然種下經濟結構失調的禍根,香港必須為過去的風光付出代價。當制度失去改變的動力,迷信制度約束就顯得處處窘境。如果我們同意書中一些作者指出,新的「獅子山精神」要尋求改變,香港人要居住在一個能夠尋夢的地方,那麼我們也會反思,面對難以憧憬未來的香港,尋找香港精神的價值還有甚麼意義?

「獅子山精神」是香港人的象徵,因此特首選舉候選人也選擇此背景拍攝宣傳照片。照片來源:曾俊華競選Facebook

一切還是返回身份認同的命題本身。在第七和第九章,作者就分別從廣東話的挑戰和社會變遷入手去討論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底蘊及轉變,也暴露香港精神的致命傷。區家麟說「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源自旅居香港的一名上海商人,早於1959年已經開始流傳這句承載香港宿命的預言,香港本身就如一處「過客的轉口港」。呂大樂在第九章指出,香港社會的特色是移民普遍地將自己視為難民,過客心態促成對社會一貫地冷漠,「家庭功利主義」主宰香港人的社會參與,影響整個社會和政治發展的進程,香港人將「搵食至上」奉為圭臬,加強了這種香港獨有的「難民身份認同」,若非六七暴動後啟迪香港人質疑對港英政府的信任,難民心態更為強烈。陸詠騫則在討論廣東話於香港的興衰與未來時,表達了對香港人缺乏語言的文化認同難以理解,若非近年本土主義者的提示,加上「赤化」衍生對日常生活的厭惡,香港人對於被普通話蠶食看似無可奈何,甚至有苟且偷安之態。或者電影《十年》其中一個的單元故事,就能一語成讖道破香港廣東話的承傳困局。一言蔽之,香港精神的弱點就是缺乏「落葉歸根」的內涵。移民借香港為跳板,目的是衣錦還鄉,這種無法植入香港本土的心態,導致時下香港自九十年代後再次出現移民潮。世上如香港那麼多人自願離鄉別井的地方,確實鳳毛麟角。缺乏「香港」這條根的香港精神,難免離心離德。

香港維港一景。美聯社

本書的另外一層意義,就是重塑香港精神的意涵。虛妄一詞,在朱博與李裕維的一章有闡析,就是香港本身在「一國兩制」的局限之下自主性其實取於北京的「自律」,無論是否對外事務,似是而非的自治空間實際是脆弱不堪。對比現在「西環治港」的陰影揮之不去,當年北京為兌現「一國兩制」承諾而不支持香港申辦2006年亞運會,這種自我約束無疑只是「海市蜃樓」。對於現在聲稱的「全面管治權」,港人治港與《中英聯絡聲明》的下場一樣自不待言;一旦北京不再「戒急用忍」,香港人對北京的恐懼加劇也在所難免。由雨傘運動帶出的文化政治與身份政治交替過程中,抗拒中國的心態慢慢變成「民族自決」或「港獨」,看似始料不及卻又並非巧合,因為孕育「香港根」是抗拒中國的最有利條件。建立帶有「香港根」的香港精神,便是重塑香港精神不再虛妄的重要一環。所以,許寶強在總論便提出「經濟化」,即物質主義掛帥的意識形態,根本未能回應「人心回歸」變易的核心 —— 由中國人演變至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總結香港精神的變易,就是現時這種移風易俗的排他性,缺乏包容的特質,對於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但覺得陌生,還覺得不明所以。時下的新一代,就認為自己處於刀刃背處,根本不能再接受這種四方八面的壓迫,故「起義反抗」就是新一代的「使命」。然而,香港精神最重要的內涵,承接「獅子山精神」的脈絡,其實便是兼容並包,為「獅子山精神」的範式轉移提供新的、重要的出路。這書雖長,但不同文章的討論甚為切合現時香港水深火熱的環境,實在不應錯過。特別是現在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正經歷風雨飄搖的動盪,隨著「本土主義」的思潮持續發酵,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嵌入到香港精神之中,對於重塑、建立帶有「香港根」的香港精神至為關鍵。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正經歷風雨飄搖的動盪。此圖是颱風籠罩下的香港。美聯社資料照片

註:圖片和圖說是編者所加。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