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62歲陳美齡出自傳 「做人不要無病呻吟」


 

陳美齡剛出版自傳《人生的38個啟示》,是她首次用中文寫作,以往她的著作都是用日文或英文書寫,「開始寫的時候沒有主題,如走入時光隧道,記得邊個畫面寫出來就算。但我一路寫的時候發現,原來我的人生遇到很多貴人,指引我行對的路。我就快62歲了,很多年輕人會經過我所經過的路,如親人過世、生病、事業失落、讀書挫折,我希望將自己得到的啟示,用來激勵年輕人。」

「我細個覺得,媽咪生我唔夠家姐靚、天主又唔生我去大富大貴嘅屋企,覺得自己真慘、真痛苦。但我中學開始做義工後發現,我有屋住、有衫著、有學返、生病有藥食,仲有乜嘢好投訴呢。我做義工見到小朋友沒手沒腳、沒父母、沒飯食要食垃圾,我第一次見到時眼淚不停流,當你見到這些事,就發現自己原來一直無病呻吟。」

「我希望大家可以睜大眼看世界,因為我們很容易只看到周圍,然後自我可憐,浪費時間。我做義工後發現原來我也有我的能力,所謂自己的唔好運,比起好多人,其實已好好運。」

「年輕人,要珍惜自己、忘記自己,若以自己為中心,人生好快好痛苦和好悶,沒目標。」

陳美齡說:「我終於明白點解好多人選擇死後才出自傳,因為要將自己的私隱、秘密講晒出來,好尷尬。」何君健攝

當下香港的年輕人,對香港沒有民主感到前路暗淡,陳美齡說:「我覺得需要更多知識,例如說民主,要先去研究民主。講一人一票,就去研究一人一票。一些非洲、南美國家有一人一票,但它們的民生好嗎?一啲都唔好,成熟的民主國家都沒用一人一票。是否一人一票就一定代表民主? I don't know,我覺得民主最基本係大家有得坐低傾,唔係一講就嗌交,同你唔同意見的人,都係人,都係有嘢學到的人。」

「年輕人每個年代都會上街、會嬲,是可以的,最重要係帶住年輕人班大人,知識底層係咪夠深,大人有責任將知識灌輸畀下一代,唔好搞到幾萬票做到議員,都唔知點宣誓。政府也要尊重年輕人,聽佢哋講嘢、教育佢哋,畀機會年輕人學嘢,大人有責任令佢哋有更多選擇,相信年輕人識得選擇,唔好覺得佢哋情緒化。」

陳美齡4月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談到梁頌恆、游蕙禎時說過:「宣誓事件我睇完喊咗成晚,點解我哋大人,會搞到一班年輕人,咁重要歷史真相都沒解釋清楚給他們聽。唔教國民歷史,都要教港民歷史,唔係我哋根本無identity、不認識自己,所以會行錯路。佢哋讀過之後就知,所謂港獨,英國人會返來保護你咩、美國人會咩、台灣會咩,要考慮這些,一定要讀歷史,同埋學習中國究竟現在諗緊乜嘢。」

事隔3個多月,再多4個議員因宣誓而被DQ,陳美齡對此事有何立場?「我不知其他4個議員如何宣誓,不能評論,但上次兩個我係覺得不能接受的,因為他們說(Hong Kong is)Not China,也有講粗口。我覺得一國兩制不應受到動搖,因為對香港有利,係好嘢。我係和平主義者,世界上很多因為國土引起的戰爭,死好多人,傷害很多人的生命。當年想到一國兩制此方法,是避免了不必要的犧牲,世界上第一次想到,我們應該很自豪。」

記者問陳美齡,家長應如何跟小朋友討論DQ案?「唔可以講粗口、唔可以沒禮貌、唔可以侮辱國家、唔可以歧視啦。做立法會議員,要理解做這個職位的原因,係講政治定民生。立法會議員係為改善民生,而且係唯一可以控制政府用錢的方法,不可以太多政治而影響到民生。」

那麼,家長又如何跟子女談劉曉波?陳美齡說:「外國看中國、中國看中國、香港看中國,每個方面都不同。外國看中國,真的一知半解,不知道80年代起中國改革開放後,由新中國至80年代,人民受了什麼苦,有少少『顏色眼鏡』。香港人看中國,也是各人各式。我覺得要睇fact,即從多角度去了解一件事。」她卻未有直接談劉曉波。

將近62歲的陳美齡在自傳中提及,80年代初她去到母親的故鄉貴州時,小孩唱出她在台灣錄的歌曲《歸來的燕子》,當年海峽兩岸關係欠佳,她沒料到會在故鄉聽到自己這首「禁歌」,感觸得哭了,卻明白自己的歌曲,可把兩岸同胞的心連繫起來。之後,她主動提出回中國開演唱會,得到母親貴州同鄉的安排,1985年於北京首都體育館舉行,成為「回國歌手第一人」,更得到有鄧小平簽字的紀念狀。1997年7月1日,陳美齡被選中在特區成立的晚會上唱出她的《香港、香港》,她在自傳中憶述當日說:「我深信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但我也有憂慮,怕有人會趁機破壞香港的未來。」、「拜拜殖民地,你好一國兩制。」陳美齡,就是這樣看中國、看香港。

陳美齡早前回到母校跑馬地藍塘道瑪利曼中小學,她說,學校前稱瑪利諾修院學校。美齡細語FB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