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還有希望嗎?


 

最近幾年,特別在今年,香港發生了不少令人沮喪、憤怒、無奈的事。香港是否還有希望是很多香港人心中的疑問;其實,有沒有希望得看你從哪個角度看這個問題。有些人選擇移民,有些人選擇留下來,有些人根本就沒得選擇。有些人移民後寫文章表達在他國生活的愉快,但一般的反應都是酸葡萄,甚至說句「祝你一路走好」。

很多人對香港人堅毅不屈的「獅子山下精神」,仍然津津樂道。然而,不少香港人在60、70年代,是受唐吉訶德這個浪漫主義人物影響。它的電影主題曲《The Impossible Dream》給了很多人激勵、夢想,排除萬難,勇往直前,至死不渝。這種浪漫令人嚮往、令人陶醉。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
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
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
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ng
To love pure and chaste from afar
To try when your arms are too weary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唐吉訶德的浪漫主義在70、80年代,孕育出很多精英分子;他們把這個impossible dream 一直做到現在,以為回歸後的香港跟他們長大的時期一樣,只要努力、拼搏、堅持,什麼事情都能成功。可惜,中央政府一次又一次示範給我們看,如果沒有他們的恩賜,香港人就算拼死也是白搭。

前幾天才預測「一地兩檢」一定成事,結果是一如所料──中央授權特區政府出租高鐵西九龍總站大片地方給大陸,讓大陸官員名正言順在香港境內執法。預測六合彩頭獎沒本事,但預測中央的行為就沒什麼大困難。看,連毛澤東去了參加開羅會議都敢捏造、李旺陽被自殺、劉曉波肝癌也不許出國就醫等等事件,就明白中央是沒什麼幹不出了。

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中央政府就是不讓香港的民主進程發展下去,中央也多次申明香港的管治是行政主導,立法會和法院只能配合,跟他們的管治手法同出一轍。回歸初期中央對香港送了很多大禮,表面上是幫助香港渡過金融風暴的難關,其實是要香港依賴中國。加上最近中資機構,不斷在香港投資和成立據點,將來香港的生命線──經濟──也是由中資主導。況且,《基本法》就像孫悟空頭上戴的金箍,只要香港人有一丁點不配合中央的政策,中央便念起緊箍咒(釋法)。您說香港的政治還有希望嗎?

有人說知道反對改變不了「一地兩檢」的結果,但如果香港人默不吭聲、逆來順受,中共中央便會覺得香港人容易忽悠,得寸進尺。所以不能夠隨便放棄,必須堅守到最後的一兵一卒。說是這樣說,可是中共中央不是省油的燈,反對聲音越大、打壓越大。在一黨專政的制度裡,人民能有什麼希望?

香港人還要做雞蛋撼高牆嗎?網絡圖片

雖然泛民堅毅不屈的精神值得敬佩,但遇到這樣的高牆,做雞蛋只是浪費時間和精力。很明顯現在中央政府對民主的態度,是不可以超越雷池半步。其他民生方面的議題,可以讓香港人有自主權。請問有誰真的敢跟「老闆」抬槓?打工仔的一般選擇只有幹或者不幹,想改變「老闆」的決定,除非自己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否則絕對沒門。可悲嗎?

為了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香港人應該恢復七、八十年代的「獅子山下精神」。泛民議員把精力放在民生的事情上,監察政府沒有胡亂花錢。如果朝著這個方向走,香港還是挺有希望的。

再者,衆泛民議員不要再為無法成功的事情浪費彈藥,不要再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實事求是,揭發政府的不足之處,為香港人謀福利。畢竟,物先腐而後蟲生;雖然現在中央政府的龐大架構仍然有貪腐,但還沒有到腐爛的地步。要推動改變,談何容易。我們應該先集中精力改善民生,人人安居樂業,繼而合力推動香港的經濟再上一層樓。只要香港能生金蛋,其他事情都好說了。

送上七十年代家傳戶曉,由羅文演唱的《前程錦繡》,祝願香港能突破目前的困局,再次創造錦繡前程。

斜陽裡 氣魄更壯 斜陽落下 心中不必驚慌
知道聽朝天邊一光新的希望
互助互勵又互勉 那怕去到遠遠那方
前程盡願望 自命百煉鋼
淚下抹乾 敢抵抗高山 攀過望遠方......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