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粉嶺馬屎埔水葱歲月


 

【撰文:盧燕儀/插圖:Jinny Wu】

「基於農民技術及區域的土壤,孕育出許多著名蔬菜品種,例如北區打鼓嶺有雷公鑿苦瓜、屯門管欖菜芯、荃灣川龍、青山、上水的西洋菜、大嶼山東涌的紅頭旱葱、粉嶺華山的荷塘芥蘭、馬屎埔的水葱⋯⋯等,都曾在市民心中享負盛名。」(前漁類/蔬菜統營處總經理黎國仁(2013) ,〈我所認識之「菜聯社」〉,刊於《菜聯社鑽禧紀念特刊》)

插圖:Jinny Wu

到街市買菜,總不忘跟相熟的菜販拿棵葱,以為葱是小便宜。資深農人提醒才恍然大悟,葱不是豬頭骨,要用真金白銀去買的:小時候,媽媽叫你落街買兩蚊葱。對,的確如此。梧桐河邊的馬屎埔非原居民村亦有一段大水葱歲月,風吹綠田園,農人不在乎點點綠,反而要留更多白。

馬屎埔水葱譽全港
葱白長葱身挺

甚麼是水葱?香港街市常見的葱有兩種,一是紅頭旱葱,另一是水葱,前者在冬天出產,後者則在夏天出現。水葱頭白尾青綠。種水葱,泥土要有充足水份,故曰水葱。

水葱亦有兩種,視乎葱身粗幼,第一種是我們在街市常見的幼水葱,是尋常百姓家常菜的常客;第二種是粗身水葱,馬屎埔農民當年悉心栽培的就是後者,專供茶樓酒家使用。馬屎埔水葱有男人手指頭般粗大,葱長兩呎,葱白越長越好,六吋白最正。葱末原來也分軟硬,硬身更好賣。

大馬屎埔年代
小農惜土如金

馬屎埔大水葱歲月家家戶戶種水葱,那時該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大馬屎埔年代。那時的馬屎埔由聯和墟開始,帝庭軒、榮輝中心都是耕地,馬屎埔村橫跨馬適路南北,全港第一個蔬菜產銷合作社粉嶺蔬菜合作社的菜站就在咫尺,聯和墟、天光墟僅步遙,農業產銷地緣優勢盡顯。馬屎埔大地上分成三斗兩斗小田地,旁邊住著農戶一家大小,大馬屎埔年代是小農戶的世界。

小農珍惜寸土,三兩斗耕地上邊種水葱邊種白菜仔。水葱苗幼佔地少,旁邊可種一個月的白菜。還記得甚麼是靚水葱嗎?對,葱白要長,六吋最正,因此,馬屎埔農夫種水葱會先將六吋長的木條插入泥土,一坎葱三顆葱苗隨後插入泥縫內,目的就是讓葱白不斷抽高,不讓水葱太早開出分枝來。

大馬屎埔大水葱時代,大戶日出數百斤水葱:十多呎長的手推車仔上,水葱叠成三、四層高,一車數百斤水葱推去菜站,再運往長沙灣菜統處,酒家茶樓買手早在那裡守候。水葱小戶也日出數十斤,同樣送菜站轉長沙灣菜統處。部份農戶也種幼葱,但不送長沙灣菜統處,主要在天光墟出售。淡季時一斤水葱批發價數塊元,旺季如年尾一斤水葱十數塊。種水葱搵到錢,馬屎埔農戶都愛它。

香港農業故事往往有一個轉折,就是來了一個對手:大陸菜,馬屎埔水葱亦有類似劇情。內地水葱加入競爭,馬屎埔農夫說,大陸水葱齊齊整整,茶樓不用費勁加工,紛紛轉入內地水葱,馬屎埔大水葱時代告一段落。

轉折後再有轉折,馬屎埔農耕故事當然未完。

編按:本文為最新一期《種植香港》封面故事老農夫啓示錄精彩內容之一; 想了解更多香港農業、農地、農夫的狀況,可參考本期內容。

《種植香港》〈二零一七夏至。老農夫啓示錄〉

《種植香港》〈二零一七夏至。老農夫啓示錄〉現已出版,本地獨立書店、特色書店、社區小店等均有代售;請登入《種植香港》網站Facebook專頁,檢索港九新界各區更多銷售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