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電車「小叮」童話 為下一代留住香港


 

《電車小叮在哪兒》的封面。艾博瑜攝

「哪一個在香港已經消失的事物,讓你最懷念?」

當記者以為這一男一女會答「皇后碼頭」、「同德大押」等具代表性建築物時,他們卻回答:「是我們第一次拍拖去的燒味餐廳。」劉清華(Jess)和她的男朋友林建才,去年參加中文文學創作獎比賽,創作了兒童繪本《電車小叮在哪兒》(下稱《小叮》),奪得兒童圖畫故事組冠軍。《小叮》今年7月由木棉樹出版社及親子團體綠腳丫共同出版,初版3000本已全數售罄,正在加印第2版;綠腳丫為《小叮》在電車上舉行的42場讀書會,更場場爆滿,究竟繪本為何如此受歡迎?

繪本以電車「小叮」為主角,Jess說:「其實書中『小叮』代表所有舊的、快要消失的東西,不只是電車。」她有感香港這座城市變化太快,唯獨電車自1904年開始,百多年來依舊每天在同一條路軌上行走。

Jess(右)和建才(左)手上拿著創作《小叮》時的稿件。艾博瑜攝

《電車小叮在哪兒》講述每天為城市服務的電車「小叮」,因為覺得自己不及其他交通工具,害怕被淘汰而病倒。城市裡的人沒有了小叮,無法如常生活,所以他們四處尋找小叮,又想辦法如何令它振作。最後人們把寫有關心和愛的字條送給小叮,令它可以重新出發。書中的圖畫以香港為背景,有許多標誌性的建築物和風景,如獅子山、中銀大廈、皇后碼頭等。故事中帶出每人都有自己的長處、不必與別人比較的訊息,也希望小孩懂得給予和接受愛。

90後的Jess和80後的建才,畢業於城大創意媒體學院,兩人除了創作繪本,亦從事媒體藝術創作。建才的創作主要是繪畫及錄像裝置,作品現時由香港、意大利、美國及立陶宛的私人收藏家收藏。Jess就以錄像及動畫裝置為主,她的作品《消失之中》曾獲「香港第二十屆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新媒體藝術組別銀獎及本地最佳作品。去年他們曾出版一本名叫《玩具再造》的繪本,紀錄小時候自製玩具的回憶,此書的對象以成年人為主。

《小叮》則是他們第一次寫兒童故事,兩人一直喜歡閱讀繪本。在他們的工作室裡擺了一排書,當中有他們在外地旅遊時買回來的。Jess拿出一本日本繪本《飯》,上面畫滿了和食,日本的小朋友閱讀時很有共鳴,因為書中全都是他們常接觸到的食物,「看著就發覺,香港沒有太多本地的兒童繪本。」當知道有中文文學創作獎,他們就馬上參加。

他們的工作室在軒尼詩道,每天都聽到電車的「叮叮」聲。在構思故事的某一天,他們坐上了電車,突然有一輛巴士在身邊快速地經過。建才想:「如果電車可以與巴士談天,它們會說甚麼?」於是,小叮這個角色就誕生了。他們為了創作故事,在網上做了很多有關電車的資料搜集。事前他們不知道,原來每一輛電車是由香港電車有限公司於本地製造。1995年,更有兩輛香港製造的雙層電車出口到英國利物浦。

《小叮》書中有許多具香港特色的圖畫,例如招牌和舊式建築。艾博瑜攝

由於他們要趕及在比賽截止前完成,所以整個創作過程只有兩個月,雖然他們最終獲獎,但認為參賽的版本,作為兒童繪本仍有許多不足,例如用字比較平淡,小朋友讀起來不夠吸引。後來,木棉樹出版社和綠腳丫,計劃共同出版一個名叫《我們的風景》繪本系列,《小叮》是這個系列的第一本書。

出版《小叮》前,經過作者和出版商的討論,Jess和建才基本上重新畫了一遍。再畫一次的時候,他們加入更多香港的元素,例如有舊式的香港建築、獅子山。建才說,他們沒有刻意做「本土」繪本,只是想造一本香港小朋友看完會有共鳴的書,「因為我們在這個城市生活,創作就由最貼身的東西出發。」Jess表示,她最喜歡的改動,是火車在黃昏中行駛的一頁。故事說到小叮這架電車,羨慕火車可以遠行、可以看遍世界的日落。跨頁的畫中左邊是城市,中間是獅子山,右邊是大自然,火車在城鄉之間穿梭,「我畫完獅子山,覺得作品更屬於自己。我看見了城鄉的變動,而這個城鄉是我認識的。」Jess又指,畫完《小叮》,每次坐上電車都好像見朋友一樣。

上圖是《小叮》比賽版本,下圖是出版的版本,加入了獅子山、港鐵及廣九直通車。艾博瑜攝

《小叮》出版後深受歡迎,綠腳丫發起人柯佳列(Kenny)說,正在加印第二版。讀者反應熱烈,他認為是意料之內,因為過往綠腳丫一直努力推動本地的繪本文化,去年他們在太子開辦「長頸鹿繪本館」,讓家長和孩子有個「聚腳地」閱讀繪本。Kenny指,香港本土的繪本創作不多,每年不足10本,相比起台灣,每年有80至100本當地出品。「長頸鹿繪本館」內的藏書,近九成都是外地創作。目前香港市場上的兒童書以知識性為主,出版社對其他題材的作品未必有信心,《小叮》這類以香港風景為主題的兒童繪本屬非常罕見。Kenny解釋,出版《我們的風景》繪本系列是「要和小朋友一起閱讀腳下的故事。」

綠腳丫在暑假舉行42場「一起尋找小叮電車讀書會」,場場爆滿。艾博瑜攝

綠腳丫為《小叮》這本書,在電子上舉行了42場讀書會。Kenny指,舉行讀書會希望小朋友可以立體地閱讀,在電車上代入「小叮」的角色。由7月開始,每個週末,家長和小孩登上全港最古老的120號電車,從屈地街電車廠或銅鑼灣出發,在電車的身體裡讀小叮的故事。讀書會由Kenny主持,他一邊讀出《小叮》的故事,一邊與參加者介紹電車的構造和窗外的風景。記者參與了其中一次的讀書會,看到車上的小朋友全神貫注地望著Kenny,當他問到有關電車的問題都踴躍舉手回答,有不少小孩手上都拿著電車模型細看。

家長和小朋友在電車上專心聽故事。艾博瑜攝

《小叮》不只受小朋友歡迎,也感動了家長。媽媽Sarah指,她最喜歡火車在日落中行駛的一頁,因為畫中有她以前坐過的舊型號火車,她可以與女兒分享。家長又在網上分享讀後感,有位媽媽在讀書會上與小朋友分享自己以前坐電車返學的故事,兒子聽得津津有味,這位家長在讀後感中寫下:「發現自己原來很愛這個由兩毫子車資年代已每天相伴的叮叮。」Jess對這篇讀後感的印象深刻,認為「小孩對媽媽的過去有興趣,這樣就展開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讀書會未開始,這兩個小女孩已經急不及待,翻開《小叮》閱讀。艾博瑜攝

Jess和建才自言是比較「慢」的人,常常留意到生活中消失了的東西。「我們第一次吃飯的地方沒有了,但我們拍拖才五年!」但是一般人對這些微小的東西消失不以為意,Jess覺得因為是習以為常,「事情就是常常會變,但是我會覺得有點恐怖。」所以他們在畫中加入快將消失,或者已經消失的東西,書中第一頁是香港的縮影,同一個空間中有天星小輪、摩天大廈、已經拆卸的皇后碼頭,和快要消失的傳統露天街市。他們沒有在文字中寫出來,或者刻意在畫面中放大它們,而是希望小朋友在重覆閱讀時發掘他們筆下的特色和細節。

書中首頁有天星小輪、摩天大廈、已經拆卸的皇后碼頭,和快要消失的傳統露天街市。艾博瑜攝

兩人創作繪本前,其他的創作或多或少都跟「消失」有關。Jess的大學畢業作品叫做《消失之中》,她花了半年時間用碳筆繪畫當時清拆中的觀塘裕民坊。每畫一下,她就為碳筆和畫拍一張照片,最後做了一個定格動畫。「畫一下、拍照」,她重覆了1.4萬次才完成整幅作品。Jess在將軍澳長大,大學時每天坐地鐵到九龍塘上學。每次經過觀塘時都可以看到清拆工程進行,她見證著整個裕民坊消失的過程。「原來可以整個地方夷平。」她逐一數出自己在裕民坊與家人吃飯、又不記得因何事到過觀塘政府合署。她惋惜地說:「我不可以與未來自己的孩子分享自己的過去。」

《消失之中》動畫截圖。取自www.jess-lau.com
《消失之中》動畫截圖。取自www.jess-lau.com

而建才在2016年創作了《Telephone island》,紀綠香港島上所有電話亭。花了半年時間,他找出所有電話亭的編號,又搜尋它們的電話號碼,他更會用打電話給電話亭。「因為現在沒有人用電話亭了,它們只是站在街上無人理會。」建才在錄像中提到,2015年比利時因為公共電話亭使用率低而全數拆除。在人人有手機的年代,電話亭恐怕快會被淘汰。「當時我的概念只是,我每天到電話亭等,會不會等到一個人去用它呢?結果是沒有。」

建才在《Telephone island》中,紀錄了電話亭的位置、編號和電話號碼。取自www.lamkinchoi.com
《Telephone island》錄像截圖。取自www.lamkinchoi.com

面對眼前熟悉的事物逐一消失,Jess只覺得很無力,「我都無法控制大型機器(指清拆)。」但是他們畫《小叮》,不是要對抗無情的清拆,建才表示,他們把自己喜歡的東西畫出來,希望可以找到與自己有同樣想法或感受的人。Jess說,繪本並非要說教,只是發現當城市發展得太快的時候,她覺得繪本是一個「溫柔的接觸」,為小朋友提供一個「慢下來」的選擇。她覺得《小叮》是一個很平靜的故事,她只想小孩可以靜下來讀一個故事,在急促的香港沉澱一下,讓他們知道這個城市裡,有快被淘汰的東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