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許仕仁案「黃金枷鎖」能否用在UGL協議? 廉署執行處處長:「諗吓!」


 

廉署在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貪案中,首度引用串謀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控罪,控告新地前聯席主席郭炳江透過陳鉅源、關雄生,在許仕仁出任司長前提供他850萬元,終審法院確立公職人員上任前收款,有如陷入「黃金枷鎖」影響行事決策的公正性。廉署執行處處長余振昌與傳媒茶敘時,被問到「黃金枷鎖」概念能否套用在上任前收取澳洲公司UGL 5000萬港元的前特首梁振英身上,余笑着反問:「唔知呢?人哋都退咗休喇!」記者再追問:「黃金枷鎖能否治黃金握手(協議)」?余隨口回應說:「新嘢,諗吓!」

余振昌表示,終院「黃金枷鎖」概念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演繹得更清晰,即使未就任公職前收錢,「黃金枷鎖就箍住佢」,日後行事無可挽回地有傾向。他指出,「prosecution(控方)唔需要prove(證明)佢做過、或者無做過咩嘢,係收取利益而有傾向性,就已經夠。」

余振昌(中)笑言,2011年11月至翌年2月是許仕仁案「最黑暗日子」,那年好似沒有怎過聖誕。右為2009年加入專案小組的總調查主任羅貝雯,左方為2012年後期負責訴訟的總調查主任李慧兒。林勵攝

目前《防止賄賂條例》第4條未涵蓋公職人員未上任前收取利益,在許仕仁案中,未能針對郭炳江在許仕仁上任前提供金錢,故在研究控罪時,廉署參考澳洲案例,首度引用普通法下串謀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控告許仕仁及其他被告。

余振昌與傳媒茶敘時透露,控罪是與律政司商討時共同構思,可以涵蓋對公職人員未上任前的收錢行為,終院接納控罪也是對公職人員試圖破壞公職人員操守,作出適時的警號。他強調,在蒐證過程中,廉署一直獨立行事,毋須特首首肯,只是因為法律上新的領域,多了和律政司討論。

被問及將普通法下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寫入成文法,余振昌說經過冼錦華、岑國社等案例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犯罪元素頗為清楚。

雖然廉署過去成功起訴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但根據《廉政公署條例》,廉署調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時,必須涉及連帶貪污指控,才有職權調查及蒐證,如果單純指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則要由警方調查。余振昌主動補充,廉署希望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納入《廉政公署條例》下,賦權廉署調查失當行為,但目前仍與政府「互動中」,也未有具體修例的時間表。

許仕仁專案小組人手少,余振昌說所有調查及研究都要落手落腳進行。林勵攝

余振昌在茶敘中,亦回顧許仕仁案蒐證歷程及困難。許仕仁案源於2008年,廉署收到律師行先後發出的兩封匿名投訴信,指控圍繞許仕仁2000年至2003年擔任積金局行政總監時,處理租用國金中心辦公室,但未申報許仕仁與新地有顧問合約及獲新地免費租用禮頓山寓所。

考慮案件敏感性及涉及前高級官員,余振昌在2009年親自領導三人專案小組,其後僅增至5人,數年間會見超過120個證人。廉署初期調查主要圍繞禮頓山寓所租約及顧問合約,2009年廉署曾先後約見郭炳江及許仕仁,均解釋許仕仁免費租用禮頓山寓所,是顧問合約的一部分。

許仕仁在今年6月在其中一項控罪終審上訴失敗。資料圖片

余振昌表示,當時所得的資料相當有限,又笑言:「咁嘅information,你話有無嘢呢?又好似有嘢喎。但係咪真係好有嘢呢,又唔係真係好有嘢喎。但牽涉parties好似有啲嘢。」余振昌形容,當時雖然未至於結案,但一度陷入膠着狀態。

2009年加入調查小組的總調查主任羅貝雯表示,由於許仕仁提及顧問合約,便翻查許仕仁稅務資料,最終發現許仕仁除顧問合約外,有其他不明來歷收入,所以在2011年擴大調查範圍並展開全面財務調查,追蹤許仕仁戶口中資金流向。

廉署在過程中,共調查超過230個本地及海外銀行戶口、追查數以千計銀行交易,加上法證會計協助,鎖定資金來源。廉署在2011年11月首先搜查許仕仁寓所,但到2012年2月才有關雄生及陳鉅源浮現,揭發兩人透過迂迴戶口分數次轉帳給許仕仁。廉署在翌年3月19日拘捕關雄生及陳鉅源及搜查兩人寓所,十日後再拘捕許仕仁及郭氏兄弟。至於有傳許仕仁面談及搜查過程中不合作,余振昌則說並無此事。

2014年案件原審時,許仕仁在庭上自辯時爆出2007年將卸任政務司司長時,港澳辦前主任廖暉得悉許仕仁因財政問題拒絕留任,其後表示會幫助他,嘗試以此解釋透過關雄生收取1100萬元款項。

余振昌表示,許仕仁在審訊前從未提及過廖暉姓名,但說法並無打亂控方陣腳,「基本上都唔信佢講呢句說話」。被問及有否考慮過破天荒傳召廖暉,余振昌比喻說過去曾經警員收賄款時自比「五鬼運財」,「咁我哋無理由搵五鬼(問問)」。

余振昌未有正面評論許仕仁是否說謊,只說宣誓下供詞必須真確,否則可能藐視法庭。余振昌又反問:「就算真有其事,可以早啲講畀我哋聽。因為我哋先前不下一次見過佢,如果真係有咁嘅事,佢可以同我哋講啫,點解去到嗰個地步去講呢?」

廉署開始時亦有拘捕鬧分家的郭家長子、帝國集團主席郭炳湘,余振昌說索取法律意見後,並無足夠證據控告他。被問及與郭炳湘有否任何形式協議才脫罪,余振昌斷言說:「梗係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