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世局危情天天有 靠新聞投資多敗


 

友人在群組中留言說,「我不是憂慮不敢入貨,而是尋找及捕捉適當入貨時機。中美角力、中共攻打台灣、北韓不理試射……投資不得不考慮這些變數,對全球、對地區帶來的可能衝擊!」友人的忐忑心情一點也不難理解,因為近月環球股市壯旺,以美股為例,三大指數累創新高。港股也不弱,大有直撲2015年大時代高位之勢。此時此刻持有現金者當然會心癢,因銀行存款只有零息,然而,此時入貨,又生怕在高位接下「火棒」!進退皆難,怎辦?

針對現時市况的情況,筆者上周已分析過,而且「夕陽無限好的基本態勢沒有改變」,故這裏不赘了!今天希望可以重點討論友人上述提問背後的兩大迷思,因朋輩間也有不少人有著類似困惑。

第一個迷思:很都人都誤以為可透過媒體的報道來掌握一系列世界大事,進而掌握資產價格的起落,可惜世事又怎會如此簡單。遠的不用說了,就以近月來鬧得熱哄哄的北韓核危機為例,事件一反常理,完全擋不住相關國家的大牛市。

早於2013年,北韓便揚言會用核彈攻擊美國及南韓。隨著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去年11月上場,以及北韓接連發射遠程導彈之後,見於報端的唇槍舌劍,甚至對峙的危情不斷升溫。到了今年4月7日,日本媒體更有報道指美國將在4月9日攻擊北韓(見圖一)。當時,其他媒體如中時電子報等都有轉載。

圖一:今年4月7日中時電子報曾轉載日本媒體稱,美國兩日後會攻擊北韓。

若然閣下以為美國跟北韓正劍拔弩張,所以活在槍口之下的南韓股市難有好日子,那便大錯特錯!事實上,無論是被北韓視為首敵的美國或是南韓,他們的股市不單沒有半點兒恐慌,而且還大升了。以南韓股市為例(見圖二),2013年當北韓首發恫嚇攻擊華盛頓宣傳影片之後的翌日,韓國綜合股價指數才收報1924.23,但如今(上周五)該指數已急升至2395.45。期間,驚人標題不斷,如美國航母戰鬥羣雲集南韓對開水域等等,但全數擋不住南韓股市的升勢(見圖三)。

日本媒體是在今年4月7日作出上述的「開戰」報道。當日南韓的韓國綜合股價指數收報2151.73(見圖三),而恆指當日則收報24267.3(見圖四),兩者如今(直至上周五)已分別多升了11.3%及13.6%!

若然大家因怯於媒體的標題而不敢投資,恐怕已完全錯過了當前的大牛市,而更慘情的是,存放在銀行的存款的購買力又一年復一年被通脹侵食,四年間累計的購買力損失恐怕已有一成之多!

圖二:韓國綜合股價指數自2013年以來的走勢圖。紅箭嘴標示了北韓首發攻擊華盛頓警告的翌日指數所處的位置。資料來源:google.com
圖三:韓國綜合股價指數過去一年的走勢圖。綠箭嘴標示了日本傳媒報道美國兩天攻打北韓的翌日指數所處的位置。資料來源:google.com
圖四:恆生指數過去一年的走勢圖。黑箭嘴標示了日本傳媒報道美國兩天攻打北韓的翌日指數所處的位置。資料來源:google.com

不要以為北韓核危機事件跟南韓股市的「零反應」只屬個別事例。香港投資者更為認識的台海危機,也同樣擋不住台灣股市的升勢。打從主張台獨的蔡英文於去年五月上台執政以來,台海危機一直存在,兩岸關係肯定在惡化中。然而,無論是中國航母繞台巡航,還是內地殲十戰機繞台飛行,均沒有令台灣股市崩盤!相反地,自蔡英文去年5月20日上台以來,台灣加權股價指數已上升了5.1%!(見圖五)儘管升幅遠低於香港及美國,但總算是處於上升軌。

圖五:台灣加權股價指數過去一年的走勢圖。咖啡色箭嘴標示了蔡英文上台翌日指數所處位置。資料來源:google.com

總的而言,單靠跟蹤新聞來作投資決定,明顯不濟事。大家會追問:為何股市能不受這些國際大事影響?豈非媒體出錯了。非也!

我想原因有兩個。第一,影響資產價格的因素多如繁星,國際大局只是眾多因素之一。第二,媒體的操作邏輯跟投資市場的邏輯很不一樣。媒體的新聞邏輯基本上是「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而且標題所追逐者是轟動效果,以達致吸引讀者注意的目標,故此往往聚焦於最極端的情況,但投資世界所專注的東西,除了事件的效應外,還會注視相關事件出現的機會率,奈何後者往往不是媒體標題的重點。換言之,大家從新聞所得到的訊息往往不是最有可能出現的景况,亦即不是市場關注的重點。以北韓的核危機為例,市場明顯不相信此事會觸發美朝全面開戰,所以處於槍口下的南韓股市,仍能在危機聲中累創新高。

友人的另一重要迷思在於以為投資世界會有「晴空萬里」、亦即世界和平、風險盡去的最佳入市時刻!我想這個期待是不設實際的,因小如一個家庭,內裏成員都會有衝突,何況價值不同、生活習慣迥異的不同國家,所以世局難有安寧的一天,分別只在於危情有多大而已! 

更重要的是,在投資世界裏,根本不存在所謂的零風險投資工具。在投資學課本上,被視為零風險的美國國庫債券,在現實世界裏也有相當風險,因美國早已債台高築。若然大家不相信,請看看美國政府的最新總欠債

正因為投資工具所隱含的風險與其回報是孖生兄弟,所以投資者每次進行投資時,真正要考慮的問題不是去尋找「晴空萬里、風險盡去」的最佳入市時刻,而是要做好風險與回報的配置選擇。舉例而言,把資金全數存放於大型銀行,這樣的風險自然很低,因大銀行一般不會輕易倒閉,而且所能賺取的利息在存款期內是不會改變的。然而,在當前的零息年代,這樣的投資其實等同送錢給銀行使,因存款回報肯定連通脹也追不上,亦即注定損失購買力,不做也罷。

當然另一個極端,是把資金全數投放於風險較高的投資工具,如股票,窩輪等。這樣一來,雖然回報有時會較高,但同時風險亦會較存款大很多。如何選擇就要看投資者可承受多少風險。最關鍵的原則是每個投資組合均須同時擁有風險較低的定息工具,如債券、公用股等,以及較進取的資產如樓房、地產股、科技股等。當市興旺時,後者可以成為提高回報的引擎;當市况低迷時,前者的穩定收入可以減輕後者下跌所帶來的衝擊。長遠而言,這樣的安排最能達致資產持續穩定地增長的目標!

至於具體而言,散戶應如何在不同市況階段挑選資產,下周一續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