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急症醫院內科病床使用率爆燈 醫管局沒交代算法 前線醫生質疑實際更嚴重


 

香港曾被評為「世界上最有效的醫療系統」,港人平均壽命冠全球,但整體醫療衞生開支僅佔GDP的5.7%。不過,今年夏季流感持續,公立醫院瀕臨爆煲,基層病人要排長龍、醫護做到無停手,香港的公營醫療出了什麼問題?

眾新聞綜合逾10年的醫療相關數據,一連數天分析香港人口結構變化、醫療資源分布、醫護人手不足,以及外來壓力因素,並追訪多名醫生、病人,為讀者解構。今天先由近日的內科病床「爆燈」數字說起。

公立急症醫院內科病床使用率Heat Map。眾新聞製作

點擊這裡看「公立急症醫院內科病床使用率互動Heat Map」

夏季流感高峰期,各公立急症室醫院的內科病床持續爆滿。眾新聞以醫管局公布自7月17日起每日的內科病床佔用率,製作互動Heat Map,並持續每日更新。截至本月7日,大部分醫院的大部分日子,內科病床使用率都超過100%,沙田威爾斯醫院7月24日更高達130%。

究竟有關的「內科病床佔用率」是如何計算出來的?醫管局一直沒有公布計算方式,記者向醫管局查詢,局方未有回答。多名前線醫生均向眾新聞表示,醫管局公布的佔用率未能反映現實,質疑實際的嚴重程度被低估。 

專題:數說公營醫療系統問題

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擠滿輪候病人。

問題1:內科病人瞓其他專科病床

公立醫院心臟專科醫生、「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指出,有公立醫院的內科病房爆滿,連擔架床都開盡,部分內科病人會被安排去使用其他專科病房的病床,如骨科、耳鼻喉科等,行內稱之為「overflow」。他質疑醫管局未必會將內科病人佔用其他專科病房的病床,納入內科計算,變相低估內科病床的使用率。

有曾任職明愛醫院的前線醫生透露,明愛醫院曾經在冬季流感期間,將內科病人overflow去外科、骨科、兒科。他與其他資深醫生均懷疑醫管局公布的內科病床使用率並未包括overflow床位,「如果病人overflow落其他科,病床好可能係計落其他科。實質上醫管局啲數點計係冇人知,我哋醫生都唔會知。」

去年3月流感高峰期,《明報》有報導指伊利沙伯醫院為紓緩內科病牀不足,計劃調動骨科、婦科病牀應變,惟當時骨科和婦產科均有多名資深醫生離職,兩科本身都自顧不暇,令計劃難以實行。

問題2:病人倒灌急症室

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上周五排滿臨時病床。

黃任匡再指出,有醫院內科病房嚴重爆滿,甚至出現「倒灌」急症室的情況,即是經急症室入院的病人未能上內科病房,要滯留急症室。「病人要喺急症室住幾日先上到病房,嗰啲人都未必會計落去內科條大數度。」有現職急症室醫生表示,現時很多公立醫院急症室除了有標準規格的急症科病房(Emergency Medicine Ward,俗稱「EM病房」,一般予3日內可以出院的病人短期入住)及觀察房(Observation Room,俗稱「O房」,一般為24小時內入院的病人作短期觀察),還設有多張臨時病床,這些臨時病床的位置、規模不一,予未能上病房的病人暫住,等候時間不等。

前線醫生聯盟主席黃嘉恩證實,多間公立醫院都有內科overflow到其他科,以及在急症科設立臨時病床的情況。她關注到,內科病人被安排到其他科,由其他科的醫療人員照料,未必得到最適切的照顧,「唔同科都有佢照顧病人嘅特性,譬如外科病人做完手術見頭暈,外科姑娘識留意;內科病人插住肝喉(入外科),外科同事未必識care。理論上低風險病人先會overflow,但有時病情差起上嚟好難講。」

她補充指,內科醫生因此經常要到不同科所屬的樓層巡房,加重工作壓力。黃嘉恩質疑,若overflow的病床不計入內科,在醫管局規劃人手、資源時將有偏差。

前線醫生聯盟主席黃嘉恩任職公立醫院婦產科。

問題3:加大內科病床基數

黃任匡續指,得悉有公立醫院會在原有的內科病房的常設床位以外,額外增加病床數目,將分母加大,從而將病床被佔用的百分比減低。他形容做法「離譜」,醫院管理層「玩一啲數字遊戲去粉飾太平」。他批評,有關情況不僅反映實際病床使用率比起公眾所知為高、實際情況比想像中更加嚴重,更反映公營醫療系統的決策者、主宰資源分配者無意解決問題。

醫管局:加床計算在基數之內

眾新聞就內科病床overflow、倒灌急症室、增加病房病床基數等問題向醫管局查詢。局方回覆時表示:「一般而言,公立醫院的病床使用率是以常設的病床為基數計算。因應服務高峰期,醫院聯網調撥資源在特定時段加設病床,有關病床亦會計算在病床的基數之內。」

局方又指,服務高峰期入院病人驟增,故要用「其他方法」接收病人,包括盡量利用病房空間加設臨時病床、使用其他專科病房的病床,有部分經急症室入住的病人需要滯候於急症室,等待病房安排病床。相關安排共涉及1,500張「臨時病床」。記者向醫管局查詢每日公布的內科病床使用率的計算方法,局方未有回答。

上級「溫馨提示」

黃任匡透露,很多公立醫院的前線醫生,在流感高峰期每星期甚至每日從手機、call機、電郵等途徑,收到上層的訊息,「(內容)就係個病房爆滿率係幾多,俾個alert大家,嗌大家好快啲出症(讓病人出院)。」

本身是公立醫院心臟專科醫生的「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

他直斥這些「溫馨提示」沒有意義,更凸顯高層「離地」。「從前線角度睇,老實講係有啲嬲。咩意思啫?你係咪講緊我平時攬住啲症唔肯出?但事實上唔係㗎嘛,我手上愈多病人,我愈辛苦。可以出到院嘅病人,我梗係俾佢出院啦。仲未出到院嘅病人,就係未解決到佢啲問題吖嘛,可能係資源上或其他硬件配套上未解決到佢嘅問題,個病人可能係等緊做某個素描、某啲檢查報告,所以出唔到院,呢啲唔係你出個溫馨提示俾我就解決到。」

「佢哋係諗點樣減少見報,減少投訴,但實際解決問題對佢哋嚟講可能係次要。因為政府、揸住資源嘅人係用咁嘅思維去諗嘢,所以過去咁多年嚟,問題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次咁重複發生,每一年冬天同夏天都會爆滿,我哋又會再喺報紙度見到咁多咁嘅數字。嘈完一輪,局長會提出一啲應急措施,然後出年又再嚟過,無限輪迴。」

資源配套不足

黃任匡又提到,他服務的醫院有病人在流感快速測試中呈陰性,其鼻液被送到衞生署做詳細化驗,惟等候結果期間已告身亡,及後衞生署的化驗結果證實該病人患上流感。「我哋一路都唔知,到佢死咗先知。」

其實醫院本身設有實驗室,但大多只會在流感高峰期提供較快速測試更為準確的流感PCR(聚合酶連鎖反應)測試。不過,由於資源、儀器、人手等限制,醫院實驗室未能處理流感高峰期的大量鼻液化驗,故各聯網龍頭醫院如瑪麗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屯門醫院等,都會將病人鼻液樣本送到衞生署的實驗室做化驗,而衞生署提供的呼吸道病毒PCR測試,除了可以驗出流感病毒,還可檢驗其他呼吸道病毒。

據悉,除伊波拉、禽流感等緊急情況,醫院會將樣本即時送到衞生署做化驗外,懷疑呼吸道感染患者的鼻液樣本會按一般物流程序處理,醫院每日出車一次,將樣本整批送到衞生署,署方會於48小時(工作天計)內交回結果。換言之,如果醫院在星期四收集某病人的鼻液樣本,但未能趕及當日的出車時間,鼻液樣本則要等到星期五才被送到衞生署,很可能要等到下星期二才有化驗結果,頭尾合共可長達6天時間。

衛生署與醫管局本是兩個獨立部門,定位、功能不同,某些情況下,例如流感高峰期,醫管局卻要依賴衛生署做更深入的化驗,運輸要成本又耗時間,等候時間更會影響前線醫生的診治。

黃任匡直言,不是單靠增加床位、醫護人手就能解決問題,尚有其他配套要考慮。「如果資源夠、配套夠,政策配合到,個化驗可能喺每間醫院都有得做,或者起碼唔係全港都集中喺衛生署度做,而係可能每個聯網都有地方有得做。」

他認為,決策者未有及早規劃醫療資源,造成今日的惡果。「最得人驚係,我哋而家又唔去解決,10年之後我哋仍然都係一樣,甚至可能更加嚴重,因為會人口老化,所以個雪球只會愈滾愈大。」

隨著整體人口老化,公共醫療的負擔將愈來愈重。資料圖片

專題:數說公營醫療系統問題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