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曾參選立會落敗 楊全盛斥500萬開電競餐廳冀搞聯賽


 

旅發局於8月4至6日舉行首屆香港電競音樂節,邀請北美、歐洲、中國內地、港澳台隊伍出賽。旅發局提供路透社圖片

旅發局上周末在紅體磡育館舉辦香港首個電競音樂節,3日入場人數達6萬人次;網上直播賽事有500萬人觀看,可見香港有不少「打機迷」。打機曾經被人覺得是「無出息」,然而,世界各地電競熱潮洶湧,香港電競發展則剛剛萌芽,港人可以撇開對電競的偏見嗎?

相關新聞:職業電競女將 克服機械式訓練 配運動餐單心理輔導

香港電競總會副主席楊全盛、去年曾得到建制派支持參選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但敗給泛民主派的莫乃光。選舉過後1年,40歲的楊全盛上月底投資逾500萬元開設全亞洲首間電競餐廳「Versus Stadium」,當中200萬元用作購置電競直播設備,猶如小型電視台。他說:「我沒有想過這間餐廳會賺錢,只希望大家用心對待電競發展。」

電子競技(eSports)是指以電子遊戲「打機」來比賽,利用電子設備(例如:電腦、遊戲主機、街機),較量參賽者的智力與反應速度。近年電競在世界多國受到肯定被列為體育賽事,將於2022年杭州亞運會成為競技項目。據羅兵咸永道今年8月初的報告指出,去年全球電子競技行業收入達3.27億美元(約25.5億港元),當中還未計算周邊商品及活動收入,可見電競市場商機龐大。

電競全球賽事,可追溯至2000年南韓電子營銷公司創辦的世界電子競技大賽,舉行了13年各類型遊戲的大型賽事,直至2014年宣布停辦。近年電競發展迅速,以為人熟悉的線上遊戲《英雄聯盟》為例,該遊戲公司自2011年起舉行世界比賽,由當年160萬人線上觀看總決賽,急升至去年4300萬人線上觀看總決賽,去年整個賽事共吸引3.9 億人線上觀看,可見電競在年輕一輩中的魅力。

電競餐廳Versus Stadium燈光昏暗,與酒吧相似,最奪目是場內逾十個螢幕正在播放遊戲畫面。何君健攝

楊全盛在荔枝角D2 Place商場開設的電競餐廳Versus Stadium,面積約3000呎,可容納180人。店內燈光昏暗,最光亮是螢幕中的電子遊戲畫面,有網上遊戲《英雄聯盟》、街機《拳皇》等。門口處有小酒吧,掛滿透明玻璃酒杯,有一名外籍調酒師在準備酒水。中央是放置了12台電腦的「電競戰場」,牆身有三個相連的大螢幕,在比賽時能同時播放對戰畫面和選手表情。放在舞台前側的兩台電腦,更有街機的控制桿Arcade Stick,後面10台電腦則用作團體戰之用。

楊全盛說:「你說這兒是酒吧,我不會否認。我們其實只是有酒牌的餐廳,我們會賣薄餅、意粉、甜品等。我自己有經營酒吧,這裡的經營模式與酒吧不同,酒吧人流集中在凌晨,這裡黃金時段是晚飯時間。」餐廳食物每款價錢由70多元至逾百元不等,「未夠18歲的青少年也愛打機,所以我不會把這裡叫酒吧,因酒吧多是成年人消遣的地方。」他續說,這裡沒有死角,從甚麼角度也可觀看到台上的「電競大戰」,「我希望大家可以Chill啲睇比賽。」

Versus Stadium內共有12台電腦,客人來餐廳吃飯可免費打機。何君健攝

楊全盛何以想到抓着電競餐廳這個商機?「傳統飲食業的人,絕大部分也不懂電競;懂電競的人,大部分不懂飲食業。碰巧我是懂電競和飲食業的人。」他又說:「我沒有想過這裡會賺大錢,可以說為了追逐我的童年夢想,我對電競有情意結。可能我手眼協調較好,手指也靈活,玩遊戲也是朋友中較為優勝,優越感令我想繼續玩下去。」他開餐廳的拍檔吳聖鑫,曾創辦網路電子飛鏢機 DARTSLIVE而賺大錢,兩人早年打高爾夫球時認識,楊全盛去年參選立法會落敗後,希望開發娛樂和科技合一的生意,因而和吳聖鑫共同開設主題餐廳GOLFZON,客人可用GOLF SIMULATOR練習高球球技,同樣位於荔枝角D2 Place商場。

楊全盛說,開設Versus Stadium餐廳的另一原因,是希望提供固定的電競比賽場地。楊全盛身兼香港電競總會副主席,早前跟會內的人商討電競比賽場地問題,「我建議自己搞,由我投資。適逢GOLFZON旁邊有地方,傾談4個月就決定開Versus Stadium。」他認為,有了場地就可以定期舉辦高水平的電競聯賽,對電競發展尤其重要,「香港沒有定期聯賽,無論電競選手或相關的從業員,難以有穩定收入。如有定期聯賽,他們才有穩定薪酬,如果他們平日沒有工作或比賽,怎樣維生?你沒有這班從業員,又如何發展電競?這個問題跟發展足球相似,你要有高水平的球員,就要有定期聯賽,如日本有日本職業足球聯賽、英國有英超等。高水平聯賽就會帶動行業發展,所以聯賽是必須的。」

楊全盛計劃將來在他的電競餐廳定期舉行電競聯賽,亦正在招聘駐場打機手,讓客人可上台挑戰。「這無疑是受壓訓練。聯賽方面,電競選手承受觀眾臨場反應的壓力,才可踏足更高的舞台。不斷有人來挑戰駐場打機手,對選手而言壓力極大,能令他們精益求精。我希望這樣能帶動電競氣氛,讓這裡變成電競選手的訓練道館。」

楊全盛說,「小型電視台」的設備價值200萬元,希望能用來培訓電競相關的從業員。丘萃瑩攝

楊全盛開電競餐廳豪擲500萬元,當中卻只有12台電腦,他解釋:「我不是開網吧,這裡是Versus Stadium,是舉行電競比賽的場地。我明白要得到別人賞識及尊重,這裡就要做到專業。當中200萬元成本是用於科技設備。」他指一指玻璃後的小黑房,形容是「小型電視台」,「我要做比賽直播,旁述員即時評論戰術,又要同時播出雙方選手的表情及遊戲畫面等,mixing、遊戲畫面重疊等設備都非常重要。在電競比賽場地,很少有這麼專業,我希望用心經營這裡,可培訓電競比賽相關的從業員。」他續說,場地有22個鏡頭,方便比賽時錄影選手及觀眾的反應。他又認為,觀看比賽的人永遠比選手多,「很多人不敢上擂台較量,但他們喜歡觀賽,吸引他們消費才是更大的商機。我不需要多設電腦,多舉行比賽就可以了。」

餐廳今年7月20日開幕至今,楊全盛估計最少有數十萬元生意,「現時尚未有聯賽,或是大規模推廣。另外,有不少機構向我們租場舉行記者會、發布會等,現時預約場地也要排期到9月了。」他指,租場收費由1萬至4萬元不等。

楊全盛希望,港府能承認電競的地位。他說:「2022年亞運會將電競列入比賽項目,明年在印尼雅加達亞運會,將電競比賽列為示範項目。這意味香港未來也需要派出特區代表隊出賽,特區選手從何來呢?以前從來沒有特區選手,《英雄聯盟》的港人選手Toyz(原名:劉偉健)也是代表台灣出賽。若政府不承認他們的地位,市民不會尊重這個職業。若尊重也沒有,如何有好發展?」他提到,今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發展電競,創科局官員亦數次和電競總會開會商討發展方向,他形容政府態度正面。「難道香港不派出亞運會的電競代表?」但未有高水平的選手,又如何吸引有質素的教練?他認為兩者相輔相成,「只要香港有完善的行業配套,要請教練並不困難。」

現已退役的港人電競選手Toyz(螢幕選手畫面右三),曾於2012年代表台灣隊伍取得《英雄聯盟》世界賽冠軍。旅發局提供路透社圖片

40歲的楊全盛自小愛打機,「如果當年電競發展如今天蓬勃,我一定去了做電競選手!」他有3個哥哥,大哥和三哥也是打機迷。兩個哥哥和他的年齡相距逾10年,當哥哥可以賺錢買遊戲機時,就將玩到厭的舊款留給他。楊全盛小時打的是街機,Street Fighter是他的最愛,曾贏得Street Fighter比賽全港第3名。「那時打機便宜,5毫子就可以打一場了。」他憶述最深刻的經歷:「我小三至小四時,曾偷偷跑去距離家約40米的一間機鋪。我見沒有人阻止我進去,就興高采烈打機了。正當我打得火熱之際,我阿媽從後搣我耳仔,就這樣把我拖出機舖門外。然後,她駡了我很久,機舖像是十惡不赦的地方。」他至今也不知道,當時媽媽是如何得知他在機舖,笑說這已變成童年陰影。

楊全盛稱,沒有因打機荒廢學業,小學成績不錯,中學亦長駐十名之列。「父母很少為打機責駡我,最重要我能兼顧學業。那時候環境不同,打機多是打街機,一定要外出玩,你無可能8小時也在街外流連。現時玩網上遊戲,年輕人匿藏家中,這容易令他們上癮,或影響日常生活。」

普遍香港家長不支持子女打機,在此社會風氣下,如何發展電競?楊全盛認為,電競和沉迷打機不能相提並論。「電競選手需要作息有序的訓練,他們不是每日無間斷玩遊戲,也要運動訓練、心理調節等。外界可能誤解了,我們追求的是健康的訓練,不是沉迷打機。」

楊全盛是兩子之父,提到子女愛打機應如何處理,他認為最重要讓孩子懂得分輕重,「我兩個仔不足十歲,也很喜歡打機,但我不會讓他們沉迷。打機可以訓練孩子邏輯思維、手眼協調,都有益。」他建議盡早教育孩子,在空餘時間才可玩遊戲。「兒子做完功課,我才讓他玩電子遊戲。玩完1小時,我就會收機,若孩子不願停,下一次就不可以玩。我個仔現在聽到我講就收機,乖乖就範。」他也經常跟孩子說:「爸爸也喜歡打機,但未完成工作不能玩。你們未做完功課,也不能玩。我教導他們要做完重要的事,才可打機,他們明白後就會聽話。」

楊全盛大學入讀中大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畢業後與大哥共同創立公司,後來因科網股爆破、經營不善而結業。2001年,他跟大學同學創立了科施工作流有限公司(FlexWorkflow Limited),主要編寫商業應用程式。公司成立至今16年有逾300員工,客戶包括新世界集團、東亞銀行等逾80間公司,未來將主力開拓電競等娛樂及科技項目商機。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