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民主永遠敗給專制


 

約翰道爾(John W. Dower)的《擁抱戰敗-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日本》(Japan in the Wake of World War 2)令我感到非常痛楚。不是中譯本接近800頁這麼宏大,而是即使這已是一部寫上世紀的大作,今天2017年看到,竟驚懼地看到歷史是如何殘酷和真實。難道我們所謂追求的民主自由,只是一廂情願的假象?美國人的偽善當然早已昭示於世,還不到這個書中所描寫的程度吧?事實上,民主自由的思想,只是近二百年的意識,想想這二百年來,民主何時打敗過專制?911事件,和中國的大國崛起,是新世紀兩個重要的歷史變化,似乎證明民主面對專制,竟然是敗得如此徹底。

美國,掛上民主自由的旗幟橫行多年,醜陋的臉孔,只是比根本是魔鬼的蘇聯和中國共產黨好一點。甚至跟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正如書中有人這麼問:一個向別國無辜平民,無差別殺害,兩次投下原子彈的國家,竟然坐在審判席上,控告別人犯了戰爭殺戮罪。這是何等荒謬?!

《擁抱戰敗》仍然太少著墨於美國統治日本後,為什麼日本自身可以在玩資本主義遊戲這麼高明,成績一鳴驚人。然後,又如此急速掉落,幾乎無法翻身的原因。它大概只能解答部分原因,是早在二戰後美國統治時期留下來的既有益在建設性,又暗藏腐爛基因的惡果。

現代文明存在過嗎?還遠未到百年前的歷史,已經見證美國對付戰敗的日本,是如何跟民主自由絕對相反,並且對立的惡質管治。

種族歧視的眼睛,專制獨裁的手法,毫無法理的審判。結日本人民的印象是原來所謂民主自由的國家,只是件破爛的皇帝的新衣。所以日本的軍國主義復甦絕非意料之外。

跟這本書幾乎是同年出版的另一本書:《昭和天皇:裕仁與近代日本的形成》,作者賀伯特・畢克斯對裕仁天皇在戰爭的罪行提出質疑。我看這本書比《擁抱戰敗》早得多,對美國人前腳剛踏進日本土地時,已決定力保天皇的罪責,並無情地將所有國內外對天皇的質疑的文章打壓下去。整個日本民主化的形成,用的卻是極權專制的方法。替日本寫新憲法,又假裝是日本人自發的欺騙行為,令我這個自稱喜歡民主自由的平凡人,也吃了一驚。說得坦白點是美運管治期間,對日本施行的完全是獨裁專制。什麼言論自由都是廢話,審查的制度很多已到令人發笑的荒謬情境。
日皇的完全無罪,和對一些主要戰爭發動者,支持戰爭的財閥的罪行視而不見,在接下來美國重複又重複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犯下同樣的過錯,令他們撤走後,留下本來應該有罪的大財閥和右翼份子,最後形成官商勾結的政治實體,影響日本國民的惡果,迄今仍在。

《擁抱戰敗》這本書給我的啓示是,永遠沒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在所謂在非常時期,這些東西根本屁都不是。反恐意識形態下的扭曲現象,和資本主義加上共產主義的魔鬼現身,說明世界所有人民只有相對的,或者被統治者施捨下才能擁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