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子女下流了怎麼辦?(上)


 

美國總統克林頓在1993年就職典禮演説中,提到美國下一代的青年,可能會是國家歷史上第一個生活過得不如自己雙親的世代。

不幸地,在亞洲一些本來經濟蓬勃的國家也應驗了這個預言。隨著大學教育的普及、金融風暴、經濟泡沫破滅等的衝激,很多過往從草根階層向上躍攀的父母,卻要面對自己兒女逆轉向下的前景。

日本學者三蒲展在所撰之《下流社會:一個新社會階層的出現》,將此種現象化成「下流」這術語,以形容於本來富裕或已躍飛的國家,一些群眾正面臨向下流動的大趨勢:中產階級在消失,年青一代紛紛流走向下,做成貧富懸殊的巨差,亦即另一日本學者大前硏一所提出的「M型社會」。

在日本、韓國、台灣和香港,下流青年正不斷增加,令人擔心的是,這群人中不少越來越「希望差」,覺得反正個人再努力也無補於事,因而更灰心失望。不但作父母的擔憂子女前途堪虞,社會大眾對沉墜的年青一代亦束手無策。

然而,由香港突破機構副總幹事吳渭濱博士和中國神學研究院輔導科副教授區祥江博士合著的《下流世代的上流生活》,不但拆解了這種下流狀態的迷思,且提出在下沉世代仍可以活出正面人生的途徑。

「窮忙族 」(working poor) 一詞本來泛指有工作但收入相對低的在職貧窮人士,不過現在不少年輕人,踏出了大學校門後也加入了此群體,其特徴是:「窮」,即使學歷高,薪酬水平仍相對低,「忙」,主要是工作時間長。

這些窮忙少年也叫青貧族,他們通常是工時長(日本:一週要工作39小時,台灣:41小時,香港:50小時,乃全球之冠),身陷學業貸欵的債務中又薪酬低,故不少要做兼職幫補收入,多數難有積蓄,更遑論置業,為保持競爭力很多下班後還要進修,大部分看不到前景。

書中指出這種下流現象的出現,主要是由於全球化的經濟趨勢,令企業要面對更激烈的競爭,為削低成本,不少將長期工改成短期合約或臨時工,或要求長工一人兼數職。

此外,互聯網的無遠弗屆,令往昔固定的上班地點和時間,轉化為全天候和跨空間的工作模式,變成隨時隨地都可能要候命辦公。再加上一些地區的經濟轉型和缺乏多樣性,令就業工種越益窄少。

作為父母的戰後嬰兒潮,在亞洲適逢經濟起飛,憑幹勁和努力很多都能循階梯往上流。可是他們的下一代,雖然大學教育已更普及(也造成大學生供過於求),單是薪水就不增反減。

在香港,1993年的大學畢業生起薪中位數超過13,100港元,到2013年竟然降至10,860元。在台灣,2015年的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點約27,500台幤,卻與十年前的薪酬差不多。

日本社會學權威山田昌弘在《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一書中提到,一些日本青少年因工作不如人意而影響到個人自信,會光顧另類咖啡館以尋求慰藉和自我價值的重新肯定。

不少男生喜歡到 「女僕咖啡館」消費,他們一進門便聽到「歡迎回家,主人」,若到「妹妹咖啡館」,女侍應在門口便招呼:「歡迎回家,哥哥」,還以給妹妹零用錢的名目付賬,從而得到肯定自己價值的正面感受。

父母看到孩子比自己更窩囊,不要説超越自己的成就,連一份穩定的長期工都難尋,自我形象低落,如何是好?(明天待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