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代獄中三子發揮「道德感召」能量


 

支持者上周四在法院外等候雙學三子坐囚車離開,情緒激動。

已過了三天,網上還是一片哀鴻,許多留言背景仍黑了一片;我傷心,但不是現在,是三年前,當這城市因為無計可施,選擇公民抗命的時候,我就傷心。公民抗命的本質就是以卵擊石,政府這石頭最後會砸得多狠,是場博奕,沒人能說準,只可作最壞打算。但為甚麼還做呢?就是為那句「無計可施」,路之將盡,押上「道德感召」,期望以自身無私的受難,換來民眾凝聚堅定意志,以期有能量走更遠的路。所以,儘管我不支持律政司「有權用盡」就雙學三子刑期上訴,但這是組成這場博奕的必然部分,是可預期的,我並不驚訝。

周永康入獄前重回港大校園留影。何君健攝
有人問我,這樣付出(入獄),是否值得?我覺得我們是主動奉獻,談不上代價。

這是周永康被判刑前,對《明報》記者說的話。因為這句話,我尊敬他;也因為這一句,公眾值得思考:在這幾天複雜的心情當中(我相信,是驚詫沮喪心痛憤怒同情不忍,兼而有之),究竟應該讓哪些情緒支配自己,把哪一些沉澱下去?因為支持者的選擇,必當影響公民抗命的「道德感召」能否如效,還是反而產生負面後果。

現在看來,最凌厲的情緒有兩種:憤怒和心痛,尤其是憤怒,而對象之一是法庭和法官。群眾讀了法官判詞,質疑判刑是政治打壓,部分人甚至絕望地說法治已死。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出聲明,不認同判決是政治打壓,但仍無助驅走部分人的憤怒和絕望,反倒加長了他們的憤怒對象的名單。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

楊官的判詞,被揶揄像黨報社評。我也認同那段判辭抒發個人感受的比例太重。法律界以往再三強調,法律專業人只循法律原則判決,不作政治判斷,但楊官那段社評式判詞,正讓人覺得他作出了政治道德的判斷。而這是不必要的。法官既判斷「奪」字有暴力含意,是從法理角度劃上個人自由當受保護的底線,無論這底線是否恰當(若否,是否足夠成為上訴理據),不寫上那段「歪風」的「政評」,對判刑基礎理應影響不大。現在的寫法,難免挑起公眾猜疑。

然而,就算加了那段「政評」,法官個人政治取向,跟法院受政治打壓,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除非有證據證明,楊官那段表達個人政治看法的判辭,並非由心而出,而是受到政治機構利誘或威脅,及帶有政治動機,並非單純的政治取向保守,否則,從一叠厚厚判詞節錄一段,然後歸納判決是「政治打壓」及「法治已死」,一方面,對法治本身及一直堅毅地捍衛法治的法律界不公道(因為公眾若不信任法治,首當其衝受傷害的,必然是法治捍衛者),另一方面,放大恐懼的後果,可能反而消減了支持的力量,所謂哀莫大於心死,不排除部分群眾感覺絕望,由前進變退縮,索性沉睡下去好了。

三子被加刑判處即時入獄,法院外另一邊廂的民眾吶喊慶祝。

這邊哀鴻的同時,在網上的另一個世界,正為是次判刑燒炮仗。這不值得奇怪。但凡自由多元的社會,必然出現民意分化,何況是針對公民抗命這類爭議議題。然而,想一想那邊的興奮,給這邊的提醒是,爭取民主的力量和資源是薄弱的;讓我們來承認吧,儘管雨傘運動為民主派帶來了驚喜的立法會選舉結果,但之後,民主力量節節敗退,這部分原因在對手,部分原因是民主力量未成熟及整固,anyway,現在並沒有空間消耗更多支持。回到開首所說,當初為何要選擇公民抗命呢?是為了「道德感召」。莫忘初心;相比憤怒和攻擊,不辜負公民抗命的初衷,發揮「道德感召」的能量,代獄中三子,說服未信者理解爭取民主的前景及必然,可能更是支持三子者此刻所需。 

有人或立即說:你好天真!是的,「道德感召」是相信人的道德和良心,本來就天真,但三年前的天真,曾經感動了全世界。就算不信這一套,也能明白,憤怒和攻擊不能拉近人心,令人擔心是,假如把法律界及其支持者推遠了,將令民主力量及法律界都越孤立而無援;既然法律界信仰的公正無私的法治理念,跟三子支持者信仰的民主理念,都是這城市值得守護的稻草,讓我們疑中留情,應當評論,可以批評,但警惕自己不輕易定斷法院接受「政治打壓」和「法治已死」,也不輕率地跳進絕望的陰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