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傘後最多人上街 迷失者「如入急症室被電醒」


 

 

 

香港人又再安靜地、有秩序地,用腳步表態。何君健攝

「雙學三子」及新界東北案13名青年,在律政司覆核案件及上訴庭判決後,身陷囹圄。數以萬計的市民,今日下午冒着酷熱天氣、帶住各色雨傘迫爆灣仔金鐘,上街聲援入獄社運人士。主辦遊行的社民連及香港眾志表示,上街人數是雨傘運動之後最多的一次。有參與遊行、在雨傘運動後曾經迷失的香港人形容:「好似入咗急症室,畀人電返醒咁。」有感連串政治打壓已經觸動香港人的底線。有人對政府已不抱希望,但站出來是希望大家在雨傘後再次團結起來。

遊行完結後,大會原先稱沒有足夠人手點算,故不評估參與人數,其後一度說約5萬人參與,但之後卻撤回此說法,最終大會沒有公布數字。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人數遠超預期,顯示政權打壓愈大、市民反抗愈大,「今次無庸置疑,是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與遊行的一日」。

警方則指高峰期有2.2萬人參與。翻查資料,雨傘後的七一遊行人數如下:

2015年:民陣公布4.8萬人;警方估算:1.965萬人

2016年:民陣公布11萬人;警方估算:1.93萬人

2017年:民陣公布逾6萬人;警方估算:1.45萬人

社民連及香港眾志帶領龍頭。何君健攝

雙學三子判刑當日,到法庭支持的嶺大文化研究系前副教授陳允中,今日也有參與遊行。他表示,雙學三子面對牢獄非常堅強,「對自己的犧牲完全睇得好開,行出來做好了準備,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代價」、「佢哋比較擔心係出面啲人」。陳允中表示,他原本即將離港赴台一段時間,掙扎後決定今天參與遊行,認為香港人繼續行出來,是對在囚者的最大的支持,「我哋未贏,但唔可以輸。」

身在外地的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回應說:「人心不死,令人激動。公民抗命不應抗拒刑責,但刑責亦要合符比例。法官應明白公民抗命與一般犯法的性質不同,但這次楊官不單沒確定廣場三子出於爭取民主的初衷,更視之為洪水猛獸,令人義憤難平!」

遊行隊伍下午3時出發,起點灣仔修頓球場附近的港鐵站,早已人頭湧湧,附近一帶的盧押道及莊士敦道塞滿了人,身處遊行隊伍幾乎動彈不得,部分遊行人士在盧押道及莊士敦道要等候超過1個鐘才能離開灣仔。

警方在遊行開始1小時後,全線開放莊士敦道及軒尼詩道西行多一條行車線及電車路,期間5輛巴士及10多架電車未來得及改道離開,只能等候遊行人士先過。雖然有零星乘客抱怨,但有電車司機向遊行人士說:「我喺呢度有風扇,你哋仲辛苦!我擺係(電車路)呢度,當參與咗喇!」

遊行龍頭約在下午4時15分左右抵達終點終審法院,此時修頓球場仍有大批市民陸續加入,市民得悉隊尾仍未離開修頓球場即士氣大振,高呼:「香港人加油!」大會又逐一讀出在囚社運人士的姓名,在場者隨即高喊:「釋放所有政治犯!」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可恥!」隊尾最終在傍晚6時許抵達終審法院,大會又設置街站讓遊行人士寫慰問卡,將送到獄中給在囚者。

遊行隊伍中,不乏一些曾經「傘後抑鬱」的示威者。從事工程行業的彭先生,在遊行隊伍用口琴奏着〈撐起雨傘〉一曲,雨傘運動結束後的1年多,居於鴨脷洲的彭先生刻意避開到金鐘,坐港鐵會改到灣仔站下車,巴士則選擇不經金鐘的路線,「之前我喺度佔領(紮營),而家我坐巴士經過,我覺得好侮辱、好接受唔到。」今天,他選擇到高等法院外、數日前雙學三子上囚車的位置奏起〈撐起雨傘〉,希望和香港人一起重新出發。

彭先生選擇在高等法院底層、雙學三子上囚車的位置奏〈撐起雨傘〉。林勵攝

彭先生說,傘後七一及抗議立法會議員被DQ的遊行他都有參加,但有感籠罩失望氣氛,也失去方向。今次因雙學三子入獄,激起香港人再行出來,「好似入咗急症室、畀人電返醒咁。」他憶述,去年立法會選舉得悉羅冠聰當選時,喜出望外,「有啲希望好得意,係好silent、好靚,但香港人爆發起來的希望,好意想不到。」

藝術工作者魂游,遊行時用中國國旗矇住雙眼,她抵達高等法院時,則選擇倒後行,抗議香港「倒退」。魂游解釋,今次仿傚終審法院泰美斯女神,但用其他東西矇住雙眼,「真係感受到(倒退)好迷失,發現原來行唔到」。魂游表示,過去連串打壓但缺乏焦點,但今次多人被囚禁,觸碰到她的底線。今天她在灣仔港鐵站,看到大批遊行人士等待出發,心情非常激動,「雨傘運動後,大家曾經好沉寂、好沈默,香港發生好多事,好多人都無出聲。大家返嚟喇!」

藝術工作者魂游,用中國國旗矇住雙眼遊行。林勵攝

中大社工學系副教授黃洪表示,覆核刑期原先可能把青年或父母嚇倒,不再參與抗爭及爭取民主,但中央及港府可能計錯數,「可能覺得高壓情況下會收聲,但呢個唔係香港人的傳統」。黃洪表示,面對壓迫,反抗明顯愈大。但他分析,由於多宗裁決顯示勇武抗爭要付出代價,故未來要思考抗爭的策略及手法。

黃洪表示,年輕人願意站出來,長遠而言對民主運動仍有信心,「向厚積薄發方向發展」。他坦言,短期內政府回應民主訴求機會不大,未來1年政治打壓氣氛都可能延續,「叫佢(政府)減刑、唔判,如果作為短期目標,都會幾失望」。黃洪續說:「而家講的民主運動和進程都是數以年計,但始終會贏的,因為我們的下一代沒有退縮,所以爭2037、2047(年),定二零幾多七,如果無放棄,始終都會爭到。」

岑敖暉在集會上表示,不會懷疑香港是否司法獨立,但指出即使保持司法獨立,不代表享有法治社會,因為法治更要限制政府的權力、保障公民權利及經濟權利,但目前不單無法保障,反而在北京鼓吹三權合一之下,愈走愈遠。

對於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質疑雙學三子當初公民抗命,如今入獄應是「求仁得仁」,岑敖暉表示願意承擔代價絕對無錯,但強調100名面臨官司或已入獄者,無人為了私利,而是遭政權政治報復的政治犯,呼籲港人明白,並作身體力行支持,他們的牢獄便不會白坐。

至於被石永泰點名質疑「創意演繹公民抗命」的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則反問石永泰:「點解唔指出制度暴力呢?」、「點解一班成年人唔走出來,發出更大聲音爭取香港最大民主,要由年輕人走在最前呢?」他重申,上訴庭對公民抗命的理念,與文明法治社會重視的程度有差距,「佢係(司法)獨立的,但未能做到應有的法治精神」。

政府發言人回應遊行時表示,雙學三子刑期覆核案根據檢控守則及法律提出上訴,完全不存在任何政治考慮。發言人說,法庭接受律政司刑期覆核,正代表律政司的申請有充分法律理據,並認為事件應根據司法程序處理。

為法治上街。美聯社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