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資本主義地境:給黃浩銘的公開信


 

照片取用自黃浩銘Facebook

浩銘:

您好!我是一個八十後園境設計師。上星期有十六人被無理判囚,讓我先向您們表達最誠懇的敬意。判決令全城共憤之餘,更讓我們這群城市建設工作者反思為甚麼香港這種城市設計生態這麼不近人情。

「要發展,就要有犧牲,沒錯我們都可以理解。」以上節錄自您的陳情書。但我想問,為什麼發展必定構成犧牲?城市到底為誰而建?為誰而規?為何而設?

不知您有否聽過我們專業:園境建築(landscape architecture,個人較喜歡「地境建築」這稱謂)是一項以自然為規律,把人類的生活分配在自然之中,達成互惠互利效果的規劃科學。如城郊共生概念,可從landscape planning 方向規劃,納入生態環境等考慮做出合適設計。到底何處為林,何處為鄉,何處為城,專業理論上絕對可以權衡各方利益達致互贏方案,而不一定要有破壞家園,失去自然等犧牲。

按道理只要專業運用得宜便可以更公平分配土地,讓人類能接受更多來自土地的恩典,但為什麼公義反離我們越來越遠呢?以我們所觀察,政府根本沒有任何遠見及策略去達致城郊共生。規劃署,屋宇署及地政署這三個管理城市建設的部門,亦從來沒有一個專責林務、地境、自然生境,及規限石屎發展的角色。當年仍是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曾經有心做好城市林務,於是成立了「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但未知是否目光不夠遠大,不明原來一套清晰全面的全港園境策略可以讓很多富爭議性土地問題得以迎刃而解:如橫州項目若利用園境規劃及姚松炎敎授一直以來推動的由下而上規劃方式,會否達成三贏方案?如果政府方面有人懂得用環境/人文地境角度處理,東北發展會否如此強人所難?如果政府有人從生態角度考慮發展,受機場三跑及大嶼山發展影響的中華白海豚們又會否無家可歸導致瀕危?

圖片由作者提供,攝自姚松炎及朱凱迪上月籌辦的民間橫州規劃工作坊。

到底是誰告訴您發展必定構成犧牲?村民家園儘管廉價,難道等於沒有價值?這些謬誤都是由這個資本主義意識形態誤導出來的。資本主義並非萬惡,但沒有民主政府的資本主義制度就是不健全的。在現行制度下,發展商只為要滿足地契條款才被迫「購買自然」,為發展增加綠化比率。為何他們會認為錢可以操控自然?資本主義造就了人類的自大,告訴他們土地也是人類的資本之一,所以他們看輕泥土的神聖,恨不得把所有泥濘都蓋上石屎,免得弄髒自己的手。政府亦刻意不作監管,令所有市場規則皆向著財團利益傾斜,尤其土地市場,均以財團賺大錢為目標,令不能發聲的土地無辜犧牲。

政府懶得行動,非不知之,實不為之!他們分明知道解決問題的方法但繼續視而不見!他們不敢用地權手段去得罪資本家,因為這樣直接剝削了他們本來予取予求的自然資源。資本財團自第一天落場玩這場遊戲時便開始以操控市場規則來擴展自己政治勢力,務求在土地行政方面為自己取得最大利益。官商勾結更進一步揭露為官者只為袋袋平安,無心為僕的扭曲倫理。這個社會獨裁嗎?獨裁者是錢,就算是那個萬惡政權也只是向錢看的。連香港地的沉默大多數,不發一言也只是怕斷了財路,整個社會因為資本的執著而籠罩一片白色恐怖!

身在這個行業,自己感到非常矛盾無奈,香港人貪錢自私的劣根性使我們在這裡根本找不到發揮。到底專業在改變這種資本主義地境及心態裡還有沒有用呢?我不知道,但我不會放棄這個家的。我亦相信,上星期日有上街的港人全部都會緊守自己崗位。我們叮囑自己莫忘專業初心,做對的事,不向臭錢低頭,好好服務我城。請您放心,我們或許沒有您的勇氣,但我相信各港人也會繼續守護,盡力扭轉香港的命運,就如我為何寫這封信一樣。

圖片由作者提供,攝於八月二十日守護良心犯遊行

共勉之。

敖鋅琦
園境設計師

(編按:作者已將公開信的文本,透過黃浩銘的同事,希望能轉交到獄中的黃浩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