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威權統治下的發達社會──新加坡


 

最近香港人在談論「威權管治」,這種聽起來令人生畏的管治模式,卻在一個與香港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城市國家實施,實在值得港人參考借鑒,作為民主發展的反面教材,也讓我們珍惜香港現在擁有的民主政制現狀。

新加坡的政治制度

新加坡的管治至今都是李家的天下。圖為現總理李顯龍,站在父親、故總理李光耀照片旁。美聯社

新加坡的政治體制承襲自英國,把政治權力集中在總理與內閣的國會制度,李光耀作為首任總理,同時也是擁有最多議席的人民行動黨領袖。雖然自91年起,新加坡出現6年一任的民選總統,擁有一定程度審核國家行政及財政預算的權力;惟重大決策在執行前卻需諮詢由總理委任的總統顧問。在國會擁有最多議席的政黨首領,則由總統循例委任為總理。至於由總統名義上委任的內閣成員,亦需先諮詢總理。

單一院制的國會目前有87席5年任期的民選議席,選區包括單議席及多議席選區(3至6議席,其中最少一席需由少數族裔出任);另有9席非選區委任議席可由反對黨出任,可是此等委任議席對憲制事務或公共開支的議案均沒有投票權。

司法權力落在高等法院及上訴庭,其各級法官也是總統經諮詢總理後委任。

新加坡自1959年起,已由單一政黨人民行動黨領導,雖然存在反對黨的挑戰,但執政黨往往取得2/3得票而穩操執政權。此權力壟斷建基於新加坡的持續經濟增長致人民生活改善,以及對反對黨領袖的打壓。雖然按80年代中期的統計,有18個反對黨的註冊,可是大多只屬名義上存在,或只充當紓發不滿的平台。選民即使投票與反對黨,也只是對施政不滿的表達,而非打算取代執政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的選舉史,新加坡的總理,基本上大權在握,即使總統也受其約制。

透過理論架構評核民主程度

政治學家Robert A. Dahl 把民主定義為政府對市民訴求的回應性。為實踐民主,(a)市民需要被賦予機會去構建訴求;(b)並可透過個人或集體行動向政府及其它市民表達訴求;(c)以及被政府公平衝量訴求及作出回應的權利。而這三種機會或權利,卻需以下7種的制度性保障:

(1) 官員(內閣)選任:由憲法授予選任的官員負責制定政策;
(2) 公平及自由的選舉:席位的選任由非受強制性操控的公平及常設性選舉產生;
(3) 具包容性的投票:能確保所有成年人均有權在選舉中投票;
(4) 保障被選權:需確保所有成年人均享有被選權,而被選任的年齡限制可高於投票權;
(5) 言論自由:需保障在政治上的言論不會被以言入罪;
(6) 自由獲取資訊的權利:容許市民有權尋求多元渠道的資訊;
(7) 集會自由:容許市民有權組成獨立的會社組織,包括政黨或利益團體,以申張其信念或想法。

評核新加坡的民主程度

(1)官員選任:新加坡的內閣由18人組成。總理之下設第一副總理,負責統籌國防與內政;第二副總理則擔任財政部長。總理有權重新調配各內閣成員的職務或開除他們出閣。其餘閣員可在14個政策部擔當正部長或兼任副部長,包括:總理辦公室、工貿、信息通訊、國家發展、防衛、環境及水資源、外事、法律、健康、交通、教育、社會及家庭發展、人力及文化、社區與青年等。

即使號稱獨立運作的反貪及選舉公共組織,其實也被用作為打壓異已的工具。選舉運作可被執政黨操控從而製造有利選情的條件,包括:選區劃界、選民登記、議席分配、設計選舉規則等。此外,內閣成員的委任全由作為執政黨領袖的總理操控,反對黨難以晉身行政架構。

(2)公平及自由的選舉:執政黨完全操控選舉程序及運作,令反對黨處於不利位置的例子包括:反對黨被禁止於媒體宣傳致使其選舉工程陷於癱瘓、被控誹謗的威嚇、嚴禁政治集會等,均可影響選舉結果。

新加坡沒有獨立的選舉委員會。所有的選舉安排皆以確保人民行動黨的議席得以連任為目標。具體措施包括:選舉期限定為9天、悉心部署的選區劃界僅在選舉期開始前一天才公佈。此等安排對挑戰議席者明顯不公平。

在2001年的選舉,政府於選舉期向選民派發可於投票日前一天兌現的股票,亦引起賄選之嫌。

新加坡的選票上印上編號亦抵觸了投票保密性。況且新加坡的選舉網站竟明言:「…在某些情況下,選票可被查閱…點票後的選票將封存最高法院六個月,其後才被銷毀。」基於法官皆由作為人民行動黨領袖的總理委任,其公正性存疑,特別是當出現選舉結果相近時。

此外,政治檢控、濫用誹謗訴訟致反對派對手傾家蕩產、憑《內部保安法令》或《驅逐法令》作未審先判的政治羈押,亦曾多次備受國際特赦組織、紐約市律師公會、及美國駐新加坡大使館的譴責。明顯地,反對黨派無法享有公平公正的選舉權利。

(3)具包容性的投票:新加坡的選舉屬強制性。在選舉完結後,選舉主任會收集沒有參與投票的選民名單,把他們列入非選民的名單內。此舉令那些於是次選舉沒有投票的人士,於其後的國會選舉或總統選舉中喪失投票權,形同被剝奪政治權利。

(4)保障被選權:新加坡雖然有18個合法註冊的政黨,但只有6個大政黨及4個小政黨曾參與選舉,其餘8個只是號稱政黨的名義性團體。綜觀歷屆選舉,由反對黨勝選的議席多是1至2席,在1991及2011年,才破格分別獲得4及6席。就算有幸獲得議席,也無緣獲委為閣員。

其中一個令反對黨難於獲得議席的原因是「多議席選區」(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ies) 。多議席選區規定候選人須來自同一政黨;或全由獨立候選人組成,但其中一名候選人必須來自馬裔、印裔或其它少數族裔。此安排令本已處於弱勢的反對黨派難以動員足夠數目的候選人參選。

(5)言論自由:在新加坡,所有報章、電視台及電台,皆由政府擁有及營運。提供中英文、馬拉文及泰米爾文報導或廣播。根據《報章及印刷刋物法令》,政府若認為報導偏頗,有權查禁任何書刋。

新加坡媒體的自我審查情況嚴重,報導均一面倒為政府歌功頌德,鮮有負面批評。而《煽動法令》亦杜絕了一切煽動性的言論,及封殺了煽動性材料的傳播。而且新加坡政府更委派代表進駐各主要媒體,及掌握媒體高層的任免權,形同變相操控。針對網絡媒體,新加坡的《雜項法令》、《公安法令》、《滋擾法令》也成為管制利器。更甚者,「預防性羈留」也是阻遏異見聲音的有力工具。

(6)自由獲取資訊的權利:新加坡並無資訊自由法,市民僅可獲得基本及粗略的資訊。正如前面所說,體現民主需讓政府回應訴求,而各種訴求及處理方法皆存在方案間之取捨,故此公眾知情權乃民意作出理性抉擇的基礎。

(7)集會自由:新加坡嚴禁結社自由。《社團法令》規定10人以上的組織需向政府登記;只有註冊政黨方可舉行政治活動;多於5人的集會需由警方批准等。在新加坡,遊行示威均為非法。

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水平與香港相若。

Robert A. Dahl的理論框架,不但可作為民主達致程度的試金石,更可作為建設民主社會的里程表。把這套標準放在新加坡,可以得出新加坡根本是威權而非民主社會。奇怪的是她具備高度的經濟發展、創新能力與全球競爭力,而當地市民卻對威權管治習以為常,甚至對社會滿意程度給予甚高的評分。反觀經濟發展水平與新加坡相若,民主發展程度在各方面都比新加坡優勝,但社會上卻充斥怨氣,也不滿目前已擁有的民主狀況。究竟香港出了甚麼問題,實在值得大家反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