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澳門的一場文化之旅


 

【撰文:蘇遠微】

一場風災露了澳門的底,水淹街道、斷水斷電、傷亡枕藉,這是聞者傷心的不幸事,但也在在反映了澳門官員的腐敗無能,的而且確,是腐敗而且無能,貫徹了中共官員一向的質素。澳門那些金碧輝煌的賭場和災區近在咫尺,卻好像天堂和地獄的距離,賭場的燈光仍不停在閃耀, 但又奪目璀璨得很詭異,猶如那些頹唐腐化的澳門官員鬼魅般纏繞著這座小城。

不,不是這樣的,除了庸俗的賭場夜總會桑拿,除了服務差勁的食店和令人想見鑊打鑊的的士司機外,澳門人會很想告訴你澳門其實有很多賞心悅目的事物,還有很多世界文化遺產。例如鄭家大屋就是清末大富人家的百年華南大宅,庭園、天井、廂房,都是品味和氣派,看得人如癡如醉。亞婆井前地就算是週末去也是渺無人煙,坐在大樹下環視四周,粉刷得暗黃的歐陸建築,就如時空錯配般置身葡國一樣,只一個小時的船程怎麼便到了南歐?再細心觀察,原來上方的閣樓是一個小小的私人博物館,珍藏著老闆的精緻收藏,歡迎有緣的遊人細看觀賞。

亞婆井一帶的寧靜社區。澳門《論盡》媒體照片
聖老楞佐堂,又名風順堂,澳門三大古教堂之一。澳門《論盡》媒體照片

不只這樣,還有那幾座十六、七世紀的天主教教堂,大陸自由行遊客絕不會有興趣的地方,裡面只有一兩個修女在打掃,旅客置身其中會感到奇妙的寧靜,靜得坐在長椅上彷彿可聽到上帝的呢喃祝福。還有還有,崗頂劇院的氛圍,不就是芭蕾舞和古典音樂會的理想表演場地?這劇院如在惋歎香港利舞臺為什麼一早便拆掉了一樣,本來惺惺相惜的一對卻只剩下一個獨行。還有那一兩座墳場,莊嚴凜凜,但又碧草如茵,鳥語花香,為何連墳墓也這般柔麗?

崗頂劇院。澳門《論盡》媒體照片

如果是文青嘛,再到瘋堂斜巷逛逛,小攤子賣著藝術作品,有少年在演奏高歌,還有小型藝術館的展覽,紅牆白磚,宛如置身歐洲一樣。再到何東圖書館,到內裡原來另有一番天地,小橋流水,花木茂密,濃綠撲人眉宇,在這樣靈氣的地方,讀書可真是一種享受。不覺盪到晚上, 飯後在下環的街上散步,昏暗路燈的黃光疏落地灑在馬路上,一排排的唐樓,幾個小販在擺賣,根本就是時光倒流到五六十年代的香港。

瘋堂斜巷。澳門《論盡》媒體照片

我認識的澳門人都頗有人情味,有一次到外地旅行認識了一對澳門來的小夫妻,本是萍水相逢,後來卻邀請我到他家作客,還花了兩天帶我到澳門周圍吃喝遊玩,不是電視台那些到街市買菜的無聊節目,又硬說什麼人情味那種噁心作態可相比的。

但人間不可能有天堂,在這迷人的小城,澳葡政府偏偏一早便開了賭,現在還有中共勢力和無能官員的張牙舞爪,如果沒有這一切,這小城會否更加醉人?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