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愛恨交織的心路歷程5——第一次聽說人有階級之分


 

剛進入北京某中學的那一年,除了聽說有同學的親人在家鄉餓死了之外,還聽到中文寫作中必須批判資產階級的父母。自小深受父母疼愛的我,打從內心底反感極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父母生養了我,還培育我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卻要我反過來批判他們?這種事就算打死我也決不會做!從懂事那刻起,滿心最敬最愛的人就是父母特別是父親,他的善良、正義、公正對待任何人包括靠他發的薪酬養家活兒的店裡員工,早已從我每日看在眼裡記在心中而成為我長大的榜樣。但不寫批判文就可能中文不及格甚至挨批的環境中,怎麼辦呢?我必須想辦法。

絞盡腦汁終於讓我想到了,於是我在文章中批評了父親的暴躁脾氣,經常在員工或傭人犯錯時大發雷霆。其實這是每天都會發生的,而且他一發火,全家包括我的母親都會怕得要命,誰都不敢出聲。而他的血壓就會飆升,甚至被醫生懲罰到不能吃飯吃美味的菜肴,只能一整天吃薯仔。這全是事實也應該批評的行為,我想即使嚴父看到也不會生氣因為是他的錯。於是,這一關就讓我過了。我那個才12歲的妹妹就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亂批判了。我曾看到有同學批判她的父母如何剝削刻薄傭工,批得她父母一無是處,簡直就是壞地主似的。她跟我說其實全都不是事實,她照電影的描述而抄的,一臉愁容地「如讓爸媽看到會吐血」。

也許因為上述的「經驗」,讓我學會了如何變通來過關。到後來的文革,不會遭受太多磨難。明白我們是資產階級份子,應該夾著尾巴生活,才有命。但我絕對想不到,事隔半世紀之久的今天,香港也將步入這種莫名其妙的社會環境,由會思想的人變成聽話的動物,人云亦云。跟千千萬萬的人一樣,我們終於逃離那非人的社會環境,來到中外文化交流的香港。當雙腳踏進這片土地時,以為從此之後可以安樂、安定過日子,不用再跑了。20年前,大部份人還是一樣的想法,一樣的天真。

三名被判入獄的年輕人:(右起)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何君健攝

記憶有時會從一些雷同的偶然而冒起。那是在黃之鋒三人被判決入獄的時候,我想起文革後期,因我已經出境到港澳而避過了被捕的災難。我是聽當年的戰友說的,由於我們是屬於造反派某戰鬥隊。文革結束,林彪墜機人亡,江青四人幫也垮台,於是那些黨委當權派就實施秋後算帳,到處抓捕造反派內積極份子。明明沒有參與批鬥的同學就被當作「拳打腳踢黨委書記」來抓捕,出名的頭頭就入秦城監獄,不出名的就在校內寫檢查。還有的同學跑得快,幹脆棄官不做而南下珠海經商。這些點點滴滴我都聽同學聚會時談起而不寒而慄,看到之鋒的今天遭遇就想起50年前的我們。為什麼?不明白的我也找不到答案。那些日子,我心情非常沉重,很不開心。但我發現之鋒他們比50年前的我們更勇敢更冷靜,他們是香港的未來主人翁,即使我看不到也同樣慶幸、驕傲。

黃之鋒被判即時入獄,第一次坐上囚車。美聯社

當我把之鋒三人被捕的事蹟在微信群組寫明其真實情形時,我問一位昔日戰友:如果當年我們被政治迫害時怎麼辦?因為他轉了一帖說之鋒三人是港獨,被外國利用來擾亂香港社會的。我就是要內地的人們看到香港真實的情況,「他們三人是被政治檢控的良心犯」。於是,我得到了他們抄錄的名言:

一個民族總會有一批心憂天下、勇於擔當的人,要永遠記住,真正吶喊、喚醒別人的人,都不是缺衣少吃的人。他們的精神世界很豐盈。缺的更不是食物和名牌,他們只是在兌現自己的權利和良知,自由成就自我,保衛天賦人權。祝福每一個勇敢說真話的人!謹以這名言送給監獄裡的良心犯。

 是不是政治檢控,是不是良心犯,是人民所說!不是哪個官說了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