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的士行業還應該受保護?


 

8月30日晚上在元朗發生的市區的士(俗稱紅的)趕客下車一事,所有評論都說司機不對;再加上女乘客行動不便,在Facebook看見的反應絕大部分都是嬲嬲。有關視頻看到該司機拿著鐵管大罵乘客,不管他有什麼理由,罵人就是不對。可是,在車廂裡的對話,和乘客的態度大家都不知道,孰是孰非暫且不談。

不過,除非該對男女乘客是遊客,或者新搬去元朗,又或者是新移民,否則新界區居民一般都知道,紅的是不在新界區內跟綠色的士爭生意,這是悠久的不成文規定。而且香港的士商會網頁也清楚列明,紅的之服務區域是香港島,九龍半島和鄰近新市鎮,沒說元朗;雖然運輸署說紅的可以服務市區和新界,除了東涌道及南大嶼山的道路。可是,「可以服務」跟「實制服務」是兩碼事。

在香港坐的士受氣,很多人都經歷過。路程太遠、太偏僻不願意去,因為去了不一定能遇到客人回程;太近也不願意去,車資太少,如果是的士站接客,做完短途客又要再排隊,白幹。除了這些眾所周知的現象外,還有一些的士車廂很大煙味。有些司機兜客時抽煙,以為打開窗就沒有煙味,當然不是。坐抽過煙的的士,簡直活受罪。

有些時候還得忍受污言穢語,一般在晚上發生。晚上人客比較少,在路上跑來跑去是挺無聊的。遇到很多司機晚上開車用無線電、耳機聊天,交談中很多時候都加上生殖器用語。有一次更過分,大概晚上七點從香港機鐵站坐的士,司機主動搭訕吹噓自己多醒目,懂得留意街上誰要車,所以生意比其他司機好。每句話都帶助語詞,想叫他斯文點,但如果他不高興罵過來,咋辦?還是讓他自言自語吧。

為什麼香港的士司機一直都給人詬病?原因是香港政府無能所做成——麻鷹管不了,雞仔也管不了。更甚的是怕了他們團夥慢駛抗議。也有可能是要保護某些人士、集團的利益,例如1990年《壹週刊》第17期踢爆譚慧珠身為交諮會主席期間,卻同時是先達的士公司股東。另外,據說的士商會是親中團體。香港政府不敢對付的士行業的劣行,說不定是這些原因。

目前全港的士牌照總數為18,138,雖然表面上分散由近萬個人或公司擁有,但大多數的士均交由車行打理,整個行業主要由幾間大型的士公司操控。由於牌照是永久的,而政府已經停發新牌照,不少持牌人只視的士牌為一種可以炒賣的資產,無心搞好的士業務;司機服務質素、車輛老化,都不太重要。因此,在供不應求下,造成牌價高企,目前一個市區的士牌照售價高達六七百萬元,比不少住宅單位價格還要昂貴。所以商會網頁說的優質服務都是廢話,他們能管車主和司機嗎?

沒有好司機?有,但不多。很多次在香港機鐵的士站上車,一般司機會下車幫手抬行李進車尾箱。可是到達目的地才三四十塊,司機都不下車幫手,除了少數。一個差不多三十公斤的箱子不容易搬下車,如果是女士更無法幹。服務態度跟錢掛鈎?

有人說,你們只懂得呻,可以投訴呀!投訴管用嗎?看,外國的月亮就是更圓更亮;Uber管理得多好,司機是誰,車牌是幾號,車款是什麼都在手機上一目了然。車資是信用卡支付,完全杜絕濫收問題。如果司機不禮貌,隨時一個短信就搞定。假如查明屬實,司機甭再想幹了。這麼多好處,為什麼香港政府還要打擊、拉人?不就是為了保護那幫不能與時並進的利益集團嗎?

可能有人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太好吧。行,說說中國吧。北京的的士是由不少於10家民營企業經營的,例如銀建、金建、新月聯合、首汽等等,每家公司都很注重管理和形象。北京廣播網的交通台更有一個從周一至周五,每天半個小時的欄目,叫《百姓TAXI》。聽眾可以打電話去電台發表意見,受邀請的司機也可以在節目裡分享經驗,或者呼籲乘客什麼的。香港政府官員高薪厚職卻墨守成規,該汗顏了吧。不過,大陸的的士行業也逐漸受到類似Uber的「滴滴」衝擊著。

香港的士商會可恨的地方除了不思進取外,更剝奪香港人的選擇權。香港政府年初建議批出3個提供600輛「專營的士」為期5年的專營牌照,提供優質服務。業界非常不滿,說他們也能提供優質服務,更揚言發動500輛的士慢駛大遊行。三月說提供優質服務,現在又發生喊打乘客事件。過了五個月,服務有改善嗎?優質服務就沒有,「糟質服務」卻仍然提供。一個不思進取,不注重服務質量,只懂得維護自己利益的壟斷行業,還應該受保護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