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令人抑鬱的環境,建制派、藍絲能獨善其身嗎?


 

【撰文:郭倫】
作者為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長子自殺身亡,有傳是因為受傷無法運動而導致抑鬱,但是其實自殺往往不是因為單一原因,而是整體的環境引致。香港現在這個令人抑鬱的環境,究竟是誰造成的?

很多藍絲認為,市民要支持政府,社會要和諧,政府只管發展經濟,從基建的新界東北、高鐵,到施政方向的高地價政策、產業單一化、自由行東江水背靠祖國等,無不支持,因為他們能從中獲得利益── 即使其他人受損,他們也覺得沒所謂,只要自己不受損就行。可是,沒有人是孤島,誰可不受影響?沒有。在香港年輕人的心中,有多少人會覺得這裡是一個可以給自己發展所長的地方?此外,高鐵通車後,若出現嚴重意外,死傷者會否是自己或自己的家屬? 新界東北發展後,自己的親屬會否成為喝鉛水的受害者?可以肯定, 藍絲大多沒有想過發生在自己身上。

這又令筆記想起早前胡燕青在FACEBOOK討論村上春樹「雞蛋與高牆」的名句。胡燕青說:「雞蛋可以粉身碎骨,名垂青史;也可以越長越大,不知不覺變成了高牆,就像埃爾多安或安培晉三那樣,修憲鞏固自己的勢力,或重回軍國主義的歪路……達賴喇嘛以前做奴隸主時是高牆,逃亡後變成雞蛋了。」其實,村上的名句,高牆指體制,而雞蛋就是指人。村上關心的,是體制對人的壓迫。至於村上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為甚麼雞蛋錯誤也要站在雞蛋那邊?明知錯誤也站在錯誤的一方嗎? 村上是否瘋了?很簡單,對錯往往是由「高牆」去釐訂的,例如法律,就是政府釐訂的。套用在新界東北、公民廣場案13+3被重判的例子,13+3當然違反了法律。從「高牆」的角度,他們逾越了自己所定義的「暴力」界線,一定是「錯」,但村上會認為這是因為體制壓迫人所引致的後果。因此,村上才說「 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高牆永遠是高牆,永遠不會變成雞蛋。即使受高牆保護的雞蛋,他們也是雞蛋,而不是高牆,達賴喇嘛由始至終也是雞蛋。如果明白這個道理,就會明白即使建制派、藍絲暫時受到「高牆」 的保護,從「高牆」中得到利益,並不代表他們永遠不會受到體制的壓迫,因為沒有人是孤島。現在的情況很荒謬:建制派、藍絲躲在「高牆」的保護下,以為「 高牆」不會傷害自己。其實,「高牆」就像科學怪人,你製造出來幫助自己,也可以反過來被科學怪人傷害自己。暫時得到保護,不代表永遠得到保護,這一點建制派、 藍絲永遠不明白。

或許,只有自己成為「高牆」的受害者那一刻,他們才可能明白這個道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