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讓我耿耿於懷的是,蔡若蓮和我同是防止自殺委員會成員


 

【撰文:孫曉嵐】
作者為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成員

孫曉嵐以學生會會長身份,去年在港大開學禮上發言。香港大學照片

今天下午民間關注學童自殺的群組傳來訊息說,蔡若蓮的兒子自殺死了,群組叫「守護生命」,卻經常傳來惡耗。

人大了,好像必然會把生老病死看得平常一點,可是對着青年人/同輩,難免多點同理心和感慨,光是想像那份把二十歲的生命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痛苦何其巨大,就沉重得叫人窒息。

二十歲的生命應該有很多未知吧?若好奇是人性,人總會對未來有一絲期待,想着生活也許有變化的一刻吧?可是他沒有,他的生命在今天止住了。

我本來對Facebook上的評論沒有甚麼反應,也選擇略過大部分的內容(我disable了自己的吸收功能)。吃人的話再聽我會受不住,因死去的是蔡副局長的兒子才發出的問候、彷彿早前幾十個自殺年青人的命就不珍貴的偽善嘴臉,我也看得心煩,再衍生出的爭吵,甚麼是「應有的反應」芸芸亦恕我無能為力理清。

可是有一點我耿耿於懷,也因而羞愧難過,就是蔡若蓮和我同為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成員。。我本來對她在會中沒甚麼印象,倒是記住了會中說人話、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員,但蔡不是其中之一。

想到最後報告的避重就輕、藥石亂投,想到自己最絕望的時候甚至曾想過要帶着委員的身份以死控訴,想到美好的日子離年青人很遠很遠……很難不感到悲憤。

校園和社會中發生各種的荒謬事令青年人日子活在苦難之中,但年青人得不到支持,更得不到體諒和理解。君不見政權、社會對年青人的打壓步步逼緊,卻隔岸觀火不予援手,更甚的是成為施暴者,大數年青人抗逆力低,動輒鬧人廢青暴徒、搞亂香港,要人搬走甚麼的,不用分那麼細,都是共業無誤。

又,今日有大學校長說要政治離開校園,讓學生安靜學習,可是年青人活在社會就是政治,接受教育也是政治,成年人、當權者沒有好好建立一個讓年青人安全、自由的環境成長學習(還想送學生到牢房中),反指責年青人的不是,到底是何等不負責任的人才能說的荒謬話?

但現實就是,社會上掌權的全都是這樣的人。

本文原刊載於作者的Facebook,作者同意眾新聞轉載,標題為編輯所加。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