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陪伴情緒病患者的一點體會


 

Queenie Wong攝

【撰文:謝陽光】
作者有多年陪伴情緒病患者的經驗

每逢讀到抑鬱症患者輕生的新聞,心裡總是難過,不單惋惜病者遍歷辛酸,其家人的感受也難以向他人說得明白。有些時候,陪伴者想幫忙,只是不知從何著手。我的親友中,有幾位分別患上抑鬱症、躁鬱症和焦慮抑鬱症,其中特別陪伴一位患有焦慮抑鬱的親人同行超過3年,每天相處,讓我有一點體會。以下分享,如有經驗或專業人士發現錯漏,請加以指教。

情緒病的迷思

受情緒病患困擾的患者,大多在情緒處理方面未能自如,並非智力上的問題,他們依然有足夠的分析和理解能力,甚至比旁人更清楚知道應該怎樣做,只是一時間做不來,情況就如一個單車初學者,他知道應該如何向前駛,但一時未能掌握平衡,跌跌碰碰,進退不易。因此,他們或不需要一位「智者」告訴他們應該如何做,不要甚麼甚麼。對,不只告訴,陪伴患者,更重要的是真誠的陪伴與體諒,給予他們支持和鼓勵。

情緒病患者或不需要一位「智者」引路,他們需要的是一位陪伴者。張桂越攝

情緒病患者面對的起伏和誤解,不容忽視,面對的壓力,甚至比一些患其他疾病的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患血壓高的人,未必會責怪自己,血壓怎麼會失控?患貧血的人,大抵不會被人質問,怎麼沒有好好補充所需的營養?但是,抑鬱症患者忽然病發,失約於朋友,就要面對怎樣向人解釋的壓力,縱然情緒病的資訊日漸普及,惟大眾距離認知和諒解病患,仍有一段距離。受困擾病者有心無力的挫敗和內疚感,慢慢形成壓力,信心容易受損,造成康復路上的障礙。

情緒病患者的需要

作為情緒病患者的身邊人,請給予他們諒解,要了解他們的感覺的確不易,但也不要否定他們。患焦慮症的人害怕返到工作的地方並不出奇。我見過患者發病時可以懼怕得全身僵直,若然你只告訴他那裡沒什麼可怕,將自己的想法強加他們身上,不但於事無補,甚至強化他們的挫敗感。怎樣才可以理解他的感受?不妨試試將心比心,想想自己受驚嚇的經驗,例如有曱甴飛撲過來,雖是一隻小昆蟲,在心裏害怕的人眼裡,不安、恐懼就是巨大無比,我們可以理解自己看到曱甴時尖叫,推己及人,會慢慢感受到焦慮症患者的恐懼,當他知道自己得到諒解,壓力會得到舒緩。

患上疾病,需要時間康復,情緒管理也需要時間。一個足球新手,要保持控球在腳,需要一次又一次不斷練習,才會有熟練的腳法,情緒管理也像一門可以工多藝熟的功夫。長期的鍛練過程,絕不是三朝兩日的事情,患者會從努力嘗試、累積經驗、失敗再試當中,不斷學習,他們需要時間和空間,拋開過去的負面情緒,適應新的價值和想法,作為病者的身邊人,請適時給予支持和鼓勵。

情緒病患者一路走來,經歷各種努力、嘗試、失敗和學習,需要時間和空間。張桂越攝

曾經聽過有人說:某人明明患抑鬱症不能上班,怎麼會在Facebook見到他和朋友吃喝玩樂?沒錯,情緒病是反覆的,情況時好時壞,有時可以應付生活,忽然又像跌到谷底,不過當他們能把握僅有的動力,也和大家一樣,需要社交活動,感受朋友關心,何況,多一點愉快的經歷,累積正面能量,有助他們走出陰霾,也是種自救的表現。所以,同行者可以鼓勵病者保持社交,慢慢融入生活。

作為情緒病患者的朋友,免不了會擔心,但不要因為看到他們的困境,而忘記他們同時擁有的強項和優點,多著眼於他們有能力的地方,給予由衷的欣賞。作為同行者,聆聽他們的心聲,陪伴他們選擇有趣的事情來做。我身邊患焦慮抑鬱症的親人,本身是文學愛好者,熟讀詩詞歌賦,在他生病最嚴重的日子,也可以給我解說《逍遙遊》、《金剛經》,彼此也有得著,要讓他們重建信心,首先,就是要對他們有信心。

作為情緒病患者的朋友,給予他由衷的欣賞很重要。張桂越攝

同行者的心態

作為同行者,需要持有開放的態度,嘗試了解病者的想法,不妨參考多方面的意見。坊間出版的書籍、報章刊登的專欄、社交媒體病者和家人的分享、相關團體提供的服務及講座、網上的醫療報告及文章等漸多,只要多花一點時間,不難找到資源。總之,我們先開放自己的胸懷,吸收正確的訊息,才可以幫助打開病者的心扉,陪伴他們走下去。

情緒病的康復過程漫長,願意陪伴在側,大概有同理心和愛心,然而有時愛莫能助,愛得愈深,看着他們受困擾更不好受,和他們一起經歷疾病之苦,同行者也難免有心情起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限制,即使有處理得不夠好的時候,甚至成為病者發洩負面情緒的對象,請不要責己責人,不妨在事後冷靜下來,大家探討彼此的感受,明白對方的底線,再向專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或輔導員尋求協助,坦承溝通,定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情緒病雖然帶來不少痛苦,但也絕非不治之症,適當的治療,真誠的關懷,假以時日,一定可以好起來,同行者一定要對病者懷有信心。我曾經讀過一篇文章,說到每個情緒病患者,都需要最少一位不害怕他們的人,不離不棄的支持,心存希望,也是病者康復路上不可或缺的良藥。

每位情緒病患者,都需要最少一位不害怕他們的人,不離不棄的支持。張桂越攝

處理情緒疾病,除了醫生處方藥物,也要得到身邊人的支持和諒解,病者需要的是真誠同行的感覺,過程雖然困難,總有重見陽光的一日。近日傳媒報道,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兒子因抑鬱症離世,希望她和家人,早日克服悲慟心情,也希望因此事而來的社會紛爭早日平息,減輕家人失去親人的傷痛。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