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大精神話當年


 

先旨聲明:本人撐久硬淨的政治立場就是「政治乃百年之事,關我屁事」,我們在這現代生活已經如此艱難,無謂再去參與那些咁高層次的所謂政治。這是我的個人立場,冇打算影響任何人,但任何人也莫想要砌我埋堆。

好似最近因為摩天輪事件我又上了一課。最後各方達成滿意的成果,乃因摩天輪原來由荷蘭人所持有。所以原來Swiss AEX也不過是個白手套,左手來右手去,從來沒花到二億去建造過一個摩天輪(行蠱惑者被另一蠱惑仔截胡,這叫黑吃黑,就唔好扮晒受害者咁款啦)。香港政府和荷蘭人,一個從來無介入(好似話連標書都冇提及過摩天輪的經營問題),另一個從來無出過面,兩方勢力透過Swiss AEX,TECL和盛智文隔空過了三招,整個事件和平落幕,摩天輪又轉多三年,全港媒體和民眾全部收聲,本來人人喊賠本的生意最後無人話蝕底,個個高高興興你話幾富「挑戰性」勒, 呢D咁高深的政治交易,邊係我哋D平凡人可以係外面睇得明架?!

中文大學文化廣場開學日出現「香港獨立」橫額。

又好似港獨咁。撐久硬問晒身邊從四十後五十後六十後到七十後八十後九十後,從來無人真係話想港獨。「乜港獨唔係當初689用來遮掩自己民望低劣時老點中央的作大招數咩?」今日D學生第一個訴求係講吓「港獨」都唔得?「提出議題都唔得咩?」香港最寶貴係言論自由,不過有人話「好多年前就已經無咗了」,唔係中共唔俾你,係班契弟先於一國兩制就奮勇出嚟自我審查做先鋒,以為自己係雷鋒。

最近我間母校中大又榮升最搞事榜首大學,日日見報上電視。聽見好多人批評中大學生質素,我心諗,你班旁觀者,依牙鬆槓關你屁事?

首先你哋知唔知中大係間點樣嘅大學呢?

中文大學本部。維基百科照片

中文大學由四間書院組成,各書院有其各自的書院精神,成間大學一開始就是聯合國,後來採學分制,推動通才教育,大學畢業須修滿120學分的話,一般學科的專業學分大概只佔到六七成約七八十分,其他請你修讀其他科,學吓其他嘢。學校鼓勵通才,學生多所涉獵各方面的知識,校方採開放態度,給學生最大的自由空間,培養獨立思考,自由提問的能力。所謂大學就是踏足社會前最後的學習期和蜜月期,你可以天真搞理想,可以放蕩去嫖賭飲吹,不過十之八九的人會選擇正常地去讀書考試、兼職賺錢、拍拖打波和儲錢遊車河或出國旅遊,呢D都唔係咩嘢秘密。

咁學生會其實係最有社會夢想又最辛苦嗰班,佢哋要引人注目才能引起同學們的熱議,想想百分之八九十同學都在讀書賺錢拍拖打波而你想佢地去關注社會,你行為唔夠激,根本無乜人理你。歷來學生會搞事必定愈搞愈大鑊,最後大鑊到另一班學生忍唔住出來打對台,大不了在百萬大道搞個辯論擂台,最後大家洩晒D火,事件就和平落幕。學生會其實好慘架,平時得十幾丁友,為撐個活動幾十晚冇覺好瞓,全靠一腔熱情。當晚十幾人俾幾十人圍,得個落咗莊嘅前會長出手,勢孤力弱俾人當小丑,仲有D外國政治勢力大叔大嬸出來阿之阿左,還有一堆媒體攝影機虎視耽耽。

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竪峰上周四與反對港獨的內地生在中大文化廣場發生口角。蕭雲Facebook影片截圖

以前呢D問題,都只係學生之間的問題,最後學生自己就會解決。搞到變成種族問題,個層次當堂low晒。以前中文大學每年收納香港左派學生一二百人,好多人鄉音未改,也有其不同的社會觀念,但年輕人好快就打成一遍,一齊打波一齊溝女,唔會叫佢地阿燦學生或大陸學生。以前,一九九三年,高錕校長出席最後一場學期前的學生月會,當年唔記得校園內又在嘈乜嘢,我身邊阿西傑(花名有個西字,可想像其言行),一時興起大叫「高錕,我X你老母!」高錕校長遠遠望過來,笑笑揮手,轉頭就走。事後訪問高錕,他氣定神閒說,六七十年代他在美國唸書,更激烈都有。學生咁樣係好正常。

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中大照片

廿幾年滄海桑田,之後大家講起高錕校長的風度,都十分敬佩,依家D校長及其下之契弟們所謂校務人員,望塵莫及。至於講粗口,香港地邊個男人唔講粗口,邊個話在大學校園或在攝影機前就不能講粗口? 大學生步入社會前的蜜月期,只要無害於他人,諗得盡D,做得盡D,話知佢啦。(最好明天中國宣布取消一國兩制解放軍入境全面接管香港原因是因為中大學生在中大校園搞港獨,再作大D啦笨)...有心人借題發揮是另一件事,惟望各位中大學生,包括學生會和內地留學生,記得彼此其實是同學,將來是校友,記得中大精神係叫你獨立思考,自我承擔就好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