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百花蜜」揭靠山食山的環境智慧


 

【撰文:蘇文英】
作者喜歡鑽研公平貿易、小農經濟、糧食系統議題

香港蜂蜜不止荔枝和龍眼蜜,百花蜜也是本地名產,很多中醫師也會使用百花蜜,調劑藥湯的苦澀。早前我們拜訪一位在粉嶺鶴藪養蜂十一年的蕭偉龍師傅,他獨愛百花蜜。聽其名,已知曉百花蜜由本地多種野生植物的花粉混合而成,但也承載著傳統「靠山吃山」的生產智慧。蜜蜂、植物與地景(郊野公園、風水林、農地)更是三位一體的關係。

小蜜蜂農莊的蕭師傅。(相片由作者提供)

入行前,龍哥是一名裝修師傅。有次他從樓梯滑下來,整傷了腰和手,無法用力。傷癒後,有位朋友開蜂場,他主動請纓去幫忙,沒想過認真把兼職變了人生的下半場。

蜂場面積大概一萬呎,擺放五十個蜂箱。他不認為蜂場規模大,但總算每年可打出600至800斤的蜂蜜。選擇在鶴藪養蜂原因有三︰第一,連接八仙嶺郊野公園,山上遺留不少昔日村民種下的原生物種,可穩定地提供「一年三季」(春、夏、冬)的粉源。第二,四周尚算屬於低密度發展,對蜜蜂的干擾還可接受。第三,自小很喜愛大自然,並對農田和農村有一份濃厚的情意結。

起初作為養蜂新丁,他自己也害怕被蜜蜂螫傷,有好幾次被螫了頭部和手部,紅腫回家,被太太取笑良久。不過,回想在蜂場的十一個寒暑,他不希望鶴藪的農地被變賣︰「這裡環境好,如果天氣配合,其實蜂農搵到食,也想一直養到老。」

荔枝和龍眼樹在鶴藪區內不算多,但烏桕,桂花、鐵掃帚(布松/關門草)、山指甲、水翁花等植物,能彌補粉源短缺的缺失;有時候連附近的有機農場,田上開滿的油菜花和粟米花序也是輔助蜜源植物。蕭師傅說這十一年來只死了一次蜜蜂,那次完全是人禍。附近有人不慎噴灑殺蟲水,導致場內的蜜蜂死亡。

烏桕(相片來源︰Wikipedia)
山指甲(相片來源︰Wikipedia)
鐵掃帚(相片來源︰Wikipedia)

鶴藪一帶有不少有機農場,算是全港其中一處有機農業集中的地區。雖然附近也長了不討人歡心的植物殺手薇甘菊,到了十至十一月更是它們的開花期,但蜜蜂也喜歡採收這些入侵性物種的花粉。踏入十二月,鴨腳木盛放,便可以出產冬蜜。一個冬天,蕭師傅可以打出4至5次的蜜糖,波美度(即溶液濃度)也有40度。

鶴藪一帶的有機田 。(相片由作者提供)

他主要養本地原生蜂(俗稱「中蜂」)。蜂型細小,行動敏捷,善於穿梭集約農地多變的環境,也較其他蜜蜂適應香港的氣候。

蜂農的日常工作除了監察花粉收成情況,也協助育蜂,還會用有機方式耕種,盡量令蜜蜂在關鍵的一公里內,維持健康的生境(註)。他幾乎每天都到蜂場,量度蜂箱的溫度變化,觀察蜂勢。若溫度升至三十多度,他會打開蜂箱的前窗和後門,產生對流。

蜂箱的出入口。(相片由作者提供)
蕭師傅會向有緣人免費送贈蜂蠟。(相片由作者提供)

在處暑後至中秋之間,香港普遍花粉不足,蜂農唯有透過人手調製花粉,餵飼蜜蜂。三伏天(即小暑至處暑期間)為全年最濕熱的日子,古語有云︰「宜伏不宜動」,蕭師傅寧願與蜜蜂在這個時候休養生息。到了農曆八月十五,他就全力繁殖蜜蜂,迎接冬蜜的採收工作。

蕭師傅分享,鄉郊較市區更適宜養蜂,因為單一的都市園林種植(缺乏蜜源植物)、高流量的運輸和污水排放等,都是不利養蜂的條件。

隨著鄉郊面臨發展,政府又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不排除繼續向綠化帶、農地和郊野邊陲開刀。將來香港養蜂業還能否存在,市民能繼續品嚐百分百本地土產的百花蜜,可能難上加難。

小蜜蜂生態原糖
蕭偉龍
電話︰9383 4677
地址︰粉嶺鶴藪東山下村(由東山下士多小路直行左轉)

註︰由行內人士提供的資料,通常用三級制來劃分蜜蜂的安全距離,就是1、3、5公里作為指標距離。1公里屬於蜜蜂頻密出沒區域,3公里為一般可達至區域,5公里是蜜源短缺時蜜蜂飛行最遠的距離。一般在香港開設蜂場,若1公里範圍內沒受污染,已屬安全範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