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東北案原審法官裁決:為社會發聲無錯,更是一件好事


 

13名社運人士,2014年在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時衝擊立法會,被判非法集結罪成。眾新聞翻查判詞,發現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溫紹明在2016年量刑時表示,被告集會為社會發聲是一件好事,即使採取過激手段,卻不算同類案件中最嚴重。上訴庭早前處理律政司覆核刑期申請,推翻東區裁判法院判處13人社會服務令,改判各人入獄8至13個月。

以下為原審量刑裁決全文(2016年2月19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東區裁判法院
刑事案件第2014年第3658號
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特別行政區

梁曉暘(第一被告)
黃浩銘(第二被告)
劉國樑(第三被告)
梁穎禮(第四被告)
林朗彥(第五被告)
朱偉聰(第六被告)
何潔泓(第七被告)
周豁然(第八被告)
嚴敏華(第十被告)
招顯聰(第十一被告)
郭耀昌(第十二被告)
黃根源(第十四被告)
陳白山(第十五被告)
__________________

溫紹明裁判官

溫紹明裁判官量刑判決:

(按:另參見事實裁決理由。判刑理由由眾新聞根據整理庭上宣讀謄本,以庭上原先讀出裁決為準)

判刑如下。本案中,第一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控罪一及控罪三罪名成立,第二至第八被告、第十至第十二被告、第十五被告經審訊後被裁定第一控罪罪名成立,而第十四被告在開審前,就控罪一及控罪二認罪後被裁定罪名成立。案件的背景及案情,法庭不再多說。法庭認為處理這一類案件,是與處理一般平常刑事案件是有一些較特別的考慮。

控罪一是參與非法集結,法庭認為罪責而言,無可避免必須考慮究竟集會本身原因目的為何,法庭認為這一類涉及的政治集會,原因、目的很多樣化,可以為一些個人利益,如果比較崇高的,可以不只是個人、甚至為別人,或者是一些社會上面被忽視的人士發出聲音。

本案的背景,法庭不再多講,但法庭認為如果自己的家園因為社會發展要被拆毀,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要在政策成為事實前去表達聲音,法庭認為這個想法或者行為,本身是沒有錯的。

法庭都理解,被告們沒有一個住在涉案或者受影響區域,他們的行為似乎都是為了別人的利益發聲,法庭認為為別人或者權益受影響的人士表達意見,本身不是一件錯事,尤其是可能是社會一些受忽略的人發聲,更加是一件好的事。不過當然表達方法、使用什麼程度的手段,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法庭對這點不會表達任何意見。法庭要做的是,假設有人在進行這些集會期間違反法律,法庭就要依照法律處理。法庭相信已經依照法律處理,因此將被告定罪。

但從判刑而言,法庭認為應該要考慮的,不只是否違反法律這麼簡單的看法。使用——如果可以形容為暴力,或者一些較為激進的手段,程度有不同,亦會引致罪責有所不同。法庭隨便想到,如果為了激烈表達意見去襲擊別人,令別人受傷,法庭認為這個必然是錯的,即使有多重要的意見要表達,都不可以傷及無辜的人或執法人員,或是一些只不過因為工作而出現在場合的人士,這只是顧及自己的利益,或者認為自己做對的事,罔顧了別人的安全或性命,這個永遠是不對的,因為性命必定是最重要的,但本案中,法庭不認為被告集會的目的是去傷害別人。

觀乎案中所有的證據,法庭認為他們當時未打算進入立法會大樓之前,是一個和平集會表達一些意見,或者等候進一步消息,可能有進一步的行動。直至被告們知悉議案可能要投票、可能會獲得通過時,被告才採取一些激烈方法打算進入立法會。法庭認為,他們的行為由始至終都只不過是打算進入立法會,並不是打算傷害人或者令財物損毀。

當然,他們不應使用上如此激烈手法進入立法會,法庭已經將被告定罪,從法庭角度而言,已經將界線訂出。

但法庭認為,被告訴求相當清晰,不是一個認為使用暴力——例如以暴力發洩不滿,或者因為一些就算正確的事用傷害別人的手段——令別人聽取自己意見或者改變看法。法庭認為,被告做法與上述說法不能相提並論。

當然,法庭留意到被告實質上對大樓設施造成的破壞,不能說是輕微,翻看案情,沒有令更多人受傷的確是很幸運的事,相信被告應該從經驗中反思:如果做對的事,沒有人可以阻止你犧牲自己,但如果犧牲是別人,是否又是公平,可能值得被告想一想。

辯方大律師們求情或陳詞時,都向法庭講到很多關於悔意的問題,預計法庭收到報告(按:感化官報告)被告大概都是說類似的話,對案中的行為無悔。如果被告有悔的話,反而法庭認為他們不是太有原則,如果是覺得有需要或被忽略的人爭取公義或者發聲,的確不應該對這一想法有悔意,應該是堅持。法庭希望被告想下、反省一下,可否有一些不會傷害別人的方法可以做到,或者有否更聰明的做法,同樣可以表達意見,又不會犧牲別人、或者將別人安全置於危險位置,這些要被告及其他人去想。

但法庭認為被告——可能一個半個例外,絕大部分被告都沒有否認案中行為,絕大部分被告清晰地在報告中表達願意接受刑責,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情。法庭認為願意接受後果和責任,可以是悔意的其中一面。

最後,法庭認為,暴力只會衍生更多暴力,如果是因為一件好的事,但採取一些過激手段,引致人命傷亡,這個就是一個無可挽救的情況,可幸本案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無論如何,法庭認為被告在本案所做的事是過激手段,但看整體案情,並非同類型案件中最嚴重的。

考慮所有情況,法庭認為控罪一而言,適合判處短期即時監禁,但同時法庭認為社會服務令是可以代替即時監禁的判刑選擇。考慮所有的情況下,法庭判刑如下:

第一被告控罪一及三,判處社會服務令120小時,同期執行。第二至第八被告、第十及第十二被告,就控罪一判處社會服務令120小時。第十四被告控罪一及控罪二,社會服務令80小時,同期執行。第十一及第十五被告,二人社會服務令都不建議兩位被告接受社會服務令,法庭原先考慮後打算判處監禁,但最終法庭都覺得可以給機會兩位被告,用行動證明他們願意承擔法律後果,所以就第十一及第十五被告控罪一,法庭判處兩位被告社會服務令150小時。

現在向各被告解釋社會服務令的意思,接下來十二個月,感化官會安排被告每星期最多做8小時義務工作,直至完成法庭所命令你們做的社會服務令,期間你們必須要和感化官合作,有良好工作態度,如果感化官在任何時候向法庭報告有任何一位被告工作很忙,或者做社會服務令時態度不好,如果到了難以執行社會服務令的情況、送回法庭再判的話,必然是判處即時監禁。

這段警告,我是特別想說給第十一被告,第十一被告和第十五被告兩位,我額外給了空間你們,你們說服不了感化官,我就讓你們用行動去說服感化官,如果你們真的決定社會服務令真的不適合的話,感化官會向我報告,到時候,我初步想會判幾個星期監禁,講定給你聽。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