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有線會步亞視後塵麼?


 

【撰文:有線老鬼】

有線寬頻主席吳天海,週五靜悄悄地離開工作了24年有線電視大樓,鎂光燈中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掩蓋不了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

有線寬頻前主席吳天海,周五(15日)離開這家營運了24年的公司。眾新聞資料照片/何君健攝

由開台至今,公司內老臣子心裡都有一個糾結,有線新聞得到社會肯定,但有線電視集團整體的公眾形象,一直處於低點,在九倉集團治下,有線電視錯過了開台十年那段壟斷市場的優勢,到競爭者加入之後,藥石亂投,長期處於被動,當驚覺要奮發圖強之時,才發現電視行業已走到窮途末路。

經營不善,是有線電視的致命傷,但平心而論,集團對香港新聞界的貢獻,在1997年前後,確是不可抹殺。1993年,正值香港人經歷了八九六四事件創傷後,又要面對幾年後的主權移交,社會上人心惶惶之際,九龍倉願意投入大量資金,打造首個24小時新聞台。

主權移交之前,香港大部分新聞機構基本上秉持一個原則,管理層不干預新聞部編採自主,社會亦認定這是保持香港繁榮安定其中一個基石,可惜在1997年後,「政治使命」高於一切,我們這一代經歷過八、九十年代風光歲月的新聞工作者,見證著97年後同業間的淪落,一個接一個新聞機構易主後,財團與政客為求向當權者表忠,對新聞機構任意蹂躪。大台裡的新聞記者,由萬人景仰的偶像,淪落為「是是旦旦」的過街老鼠,曾經風光一時的亞視新聞,被質素低劣不堪的管理層摧殘殆盡後,在歷史舞台上黯然消失,還有一份接著一份的老牌大報,已變得面目全非,剩下個別前線員工單打獨鬥。

承受過無數巨大壓力

97年至今,有線新聞算是一個奇葩,新聞部內為了堅守原則,受到無數來自政、商界的壓力,就連九倉集團內亦有高層怨言,為何有線的財經新聞不對「自己友」筆下留情,同系會德豐的樓盤,也被財經主持批評得體無完膚。來自政界左、中、右、甚至北京和中聯辧巨大的壓力,更如恆河沙數,但每次集團管理層接到了投訴,都只會交給新聞部內部處理,從來沒有員工因為堅守原則而受到處分,新聞部獲分配的資源份額仍然是各部門之首。

就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有線新聞得以在這風雨飄搖的二十年屹立不倒,亦代表著1997年前香港人認同的新聞價值觀,能夠在這機構內延續了足足二十年。

九龍倉的退出,原因可能是政治,亦可能是經濟(每年蝕三至四億),更大可能是兩者併存,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有吳光正自己才知曉,但到這一刻已不再重要。

9月18日有線新聞將迎來一個新紀元,新聞部員工已不能在舊主子的蔭庇下工作,新主子早前不斷強調,要大力發展財經新聞,但對維持新聞編採自主,始終沒有表態, 對未來前途,我們不敢貿然樂觀。

電視行業比普通一般商品更加需要公眾的認同,有線新聞背後的那份精神,代表著香港人執著的核心價值,這份價值觀被出賣的話,整個電視台就失去公信力與公眾的認同。公信力未必一定能令有線的經營起死回生,但必定是要過的第一關, 過不了這關,再投入更多金錢也是徒然。

若果有線新管理層不幸地漠視這套簡單不過的定律,有線的最終結局,不會像底子厚的TVB那樣,被香港人唾棄後仍能殘存一段長時間,而會更像亞視的翻版,在被催殘得面目全非後,無聲無色地在香港人心目中消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