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澳門年輕勢力戰立會 蘇嘉豪歎公民未覺醒


 

澳門立法會選舉明天投票,競爭歷屆最激烈,其中直選議席24張名單競逐14個議席,12席間選則罕有出現競爭,由15張建制派名單競逐。澳門立法會共33席,當中7席由特首委任,直選比例不過半。眾新聞在選舉前夕,訪問了其中一位參與直選的年輕候選人蘇嘉豪,在澳門保守的政治氛圍下,聽聽年輕人的心聲。

蘇嘉豪上周六舉行造勢晚會。眾新聞記者攝

在一海之隔的澳門,遊行人數過千已是大新聞,澳門立法會更因民眾不關心,面對「垃圾會」罵名,卻有年輕人再闖這淌渾水,爭取改革。2014年有份發起「反離保運動」的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首度擔綱以「學社前進」名單排首位參選,由前任議員陳偉智「抬轎」,與民主派兩名元老吳國昌、區錦新分庭抗禮。

26歲的蘇嘉豪接受眾新聞專訪時坦言,澳門公民社會不同香港和台灣,「整體社會距離公民覺醒仍有一段距離」,但認為民主派有必要帶動議會內外力量,脫離昔日「撳掣反對,然後周而復始」模式,也不會排除採取拉布等模式。澳門政治比香港保守,用站台的港大講師陳志宏形容,「這些年輕人,有如水泥地上種花」。

蘇嘉豪2013年曾排第二參戰立法會,今次則首度排首位,衝擊議席。眾新聞記者攝

現年26歲蘇嘉豪出身基層家庭,兒時成長與政治不沾邊,原先打算大學畢業後「讀什麼酒店管理、工商管理」,無異普通澳門人。他在入讀大學一年前留意到香港時任議員黃毓民,打開政治視野,「從政、問政、動員公民社會參與的思維上,更重要是突破了無邏輯、無理據的潛規則,他所做的的確讓我看到世界還有更大的空間」。

在台灣政治大學讀政治系,更讓他看到台灣活躍的公民團體,對比台、港,澳門相當距離:「台灣民間活力相當大、香港專業力量很有份量,但看到澳門專業團體,往往無奈地向政府歸邊。因為澳門政治文化比較保守、傳統,弱勢團體不敢出來組織,就算敢都不懂組織。」

他在台大本科期間開始參與老牌民主派社團「新澳門學社」,其中2013年遊行至行政法務司向司長陳麗敏抗議,一度被捕。同年立法會選舉,他排在民主派元老區錦新名單第二位。

但真正讓蘇嘉豪受港台關注,是他在2014年以「澳門良心」名義,與新澳門學社少壯派發起「反離保運動」抗議澳門政府引入特首及高官退休福利法案,5月底約2萬人參與遊行,最終迫使澳門特首崔世安撤回法案,法案引起關注至撤回議案不足一個月,被稱為「光輝5月」。

「反離保運動」事後經常與香港反對國民教育運動相提並論,不過澳門「落地」反應卻未必如此。排在學社名單第四位、香港學聯前代表會主席黃健朗憶述,「反離保運動」一個月後舉辦澳門特首選委選舉及其後的特首選舉,澳門社會熱情已經冷卻,例如同年6月遊行時已恢復十數人基本盤,「熱情一下冷卻下來,8.31特首選舉,被人大8.31決定蓋過,澳門就是一個好快玩完的地方!」

蘇嘉豪認同,「反離保運動」的澳門社會熱情其後淡化,而且單一議題不能推動社會對制度、民主改革覺醒。「(其後)特首、選委、(澳門特首)民間公投,與反離保幾大空間,我會覺得坦然面對現實囉,但現實是這樣,是否代表沒有市場就不做?當然不是啦。」

他舉例說,2014年12月澳門回歸遊行以爭取普選作為單一議題,只得100人、200人參與遊行,民主派起碼「認清認同民主普選、願意行出來就這麼多人,此時此刻就是這樣,日後再提升,而不是自己騙自己。」

蘇嘉豪名單包括多名年輕參選人,針對年輕、高教育選民。眾新聞記者攝

除了面對外憂,澳門民主派也面對世代路線之爭的分裂狀況。吳國昌曾是澳門立法會選舉票王,過去澳門建制派少用立法會平台,吳與另一名資深民主派議員區錦新過去在立法會質詢曾超過三分之二,其後建制派才加入使用質詢制度。區錦新2016年1月批評學社內有人「拉幫結派,排擠異已」及背離創辦的宗旨,退出學社,而另一名元老吳國昌雖然保留學社成員名義,但已不參選理事。兩人今屆選舉均自組名單參選。

蘇嘉豪說,在「反離保運動」時與元老派有不咬弦,所以才以「澳門良心」名義發起行動。「當時頗難在學社氣氛做到更進取,例如(向特首發出)最後通牒四個字,都引起團體中不同人的看法,大家覺得唔使去到咁盡,但我們都堅持用另一個平台去做。」據知,當時學社內對是否發起遊行也有爭議,才催生「澳門良心」出現。

蘇嘉豪強調,民主派不應「告訴大家有這件事、我會投反對,最後也撳掣反對,但一如既往地通過。這種表態式反對,現在這一代、或者原有傳統民主派支持者未必滿足於這樣。」

「面對政府,有時該強硬時應該強硬,否則很多事情都錯過成功的機會。」

他又不點名批評,過去學社內沿襲「大佬文化」,「有些事都準備好晒,後生跟住做」,其後察覺手法不同分道揚鑣,但不排除日後議會內仍然可以合作。「我會總結香港、澳門這幾年民主派分拆,是有很多制度使然,有需要就團結,君子和而不同。建制派沆瀣一氣,又是否口和心不和呢?」

至於外界認為學社激進(對比香港仍溫和),蘇嘉豪表示競選希望突出遊行示威外,學社都可以提出政綱討論政策,並以「容易入口方式」建立論述,包括提出開放立法會小組會議。

「激進不一定肢體上的激進,而是一種態度,你不能翹埋雙手,等政府自動變好,或者一廂情願覺得政府沒有監督下,做好施政,按掣反對,然後周而復始。」

他也表示,日後不會排除拉布等抗爭方式。「我們會告訴別人,我們會有這種彈性,更吸引大家關心及明白方式。我們講到天花亂墜、唱大戲也沒有用,得幾個人不足夠,行動力在出面,立法會只是一個平台,帶動外面的動力。」

台灣太陽花有黃國昌當選立委,香港有自決派當選立法會議員,在澳門,社運能否將新一代年輕人推入議會,要看澳門選民選擇。蘇嘉豪笑言,澳門可能「與別不同」,自評機會「一半半」,因為澳門沒有選前民調,如果有的話,可能是邊緣爭最後一兩席。

台灣傳媒用「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警醒「大陸化」,面對大陸化的香港,政界則以「今日澳門,明日香港」自嘲,到底澳門應怎樣自處?蘇嘉豪說,三地脈絡始終不同,「香港(政府)澳門化,但我真的看不到澳門什麼化。我感覺澳門似乎走與別不同的路,究竟怎樣在大家都不關心政治下,堅持走這條路呢?香港和台灣的經驗最多可以看看、參考吓,但要落手去做,真的要發展澳門人喜歡的模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