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他們為劉曉波竭盡全力


 

引言

82歲的沃爾夫・比爾曼(Wolf Biermann),詩人兼歌手,是德國家喻户曉的傳奇英雄。早年被嚮往社會主義的母親強制偷送到東德,沒想到東德比西德壞太多,於是他寫了大量反動詩歌,遭到無盡頭的批判和監控,終於忍不住在1976年,從東德跑回西德,在科隆體育場舉辦萬人演唱會,以一首抨擊共產專制的《長城下的中國》名聞天下,當即被東德共產黨政治局開除國籍,成為東西方冷戰的標誌性人物。稍後他獲得德國文學最高獎——畢希納奬。再稍後,柏林牆倒塌前後,他又連續舉辦演唱會,爲破牆作出了巨大貢獻。

比爾曼是德國家喻户曉的傳奇英雄音樂家。照片由筆者提供

德國總理默克爾那時很年輕,是沃爾夫・比爾曼的鐵桿粉絲,直到現在,默克爾夫婦依舊經常出席比爾曼演唱會,發表致辭,重温1989年之前的歷史。

我是2010年首次出訪德國,成為比爾曼的第一中國好友,他在《漢堡晚報》發表文章,將《長城下的中國》公開送給我。他多次和我一塊舉辦演唱會,後來我要回去,他和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都不同意,可我非回不可。結果,我不得不買通中越邊境的黑社會,在2011年7月輾轉逃回德國。

一晃六年又過去。我的至交劉曉波被中共謀殺。但是今年4月,曉波答應陪劉霞和劉暉來德國治病,我委託比爾曼夫婦轉交給默克爾總理的求助信時,大夥兒並不知道這是一場設計好的謀殺。比爾曼自己也給默克爾寫了一封長信,並派遣一位白鬍鬚粉絲將副本送到我家。德國駐北京大使幾次給劉霞電話,核實信中細節,確定了曉波願意陪劉霞和劉暉前來,表示非常歡迎。接著中德兩國政府開始艱難的談判……

8月28日晚間,比爾曼(右)和廖亦武(左)在德國科特布斯人權中心,分别以德語和中文朗讀廖亦武的新詩《给劉曉波的輓歌》。照片由筆者提供

比爾曼夫婦替我轉過不少信,我們也通過不少信。為了澄清蜂湧的謠言,我曾在我的臉書和推特上,以「AAA」替代比爾曼夫婦,透露過一些片段信息。事實真相並不是艾未未「熊貓比劉曉波更重要」的信口雌黃,而是比爾曼強調的:「她,他們,已經竭盡全力。」但,「不是我們做到了,而是豬狗們得逞了。」

2017年7月11號,我最後致信比爾曼夫婦,懇求默克爾夫人做最後努力;7月13號,劉曉波去世當日,比爾曼回信給我。9月19日中午,我當面徵得比爾曼夫婦同意,請友人林飛中譯,公開發表以正視聽。

劉曉波走了

親愛的廖亦武:

剛剛傳來消息:不是「我們做到了」,而是豬狗們得逞了,它們讓你在中國的知心兄弟凋零逝去。今天,那個被折磨已久的人,也以他的方式成功了:劉曉波走了。帕梅拉(Pamela,比爾曼夫人)剛給我打了電話,告之這個消息。她眼下又在和我們的柏林女朋友交流,慎重保密一如既往。

可我們又面臨一個新情況。不幸的是,當下我們只能竭力去營救萬丈深淵邊的寡婦了。你一定知道,我們在柏林的女朋友一直都在為劉曉波盡最大努力。啊,我親愛的朋友,漢堡G20峰會的瘋會、那些世界憤青們違背人性的愚蠢的暴戾狂歡、自由貿易的條約協議、熊貓外交、厄爾多安對恐怖主義的暗中援助和普京對敘利亞獨裁者「英雄般的」搭救、被蠶食中的烏克蘭、和中國超音速加集中營式資本主義做成的每一樁生意——拋開這一切,我們的努力永遠是為了最最重要的目標:在弱肉強食的世界政治叢林裡搶救一個作為個體的人。

帕梅拉建議我說:給亦武隨信發去你當年寫給我們的朋友尤爾根-福克斯(Jürgen Fuchs)那首歌吧。這很合適的!這位老兄也是作家,寫詩歌和散文,在東德算是我一個年輕的知心兄弟。福克斯1976年在東柏林被捕,那正是我在11月被東德政府剝奪國籍的多事之秋。我們後來猜測,他在VEB人民監獄裡被國安局的人秘密用伽瑪射線施以輻射,悄無聲息地種下了病根。1999年,年僅49歲的他死於血癌,成為此類放射受害者的典型案例。

我們把我們的朋友葬在了柏林的海德墓園(Heidefriedhof)。然後我和帕梅拉開車返回漢堡。因為時值五月,我們看到高速路兩側正在盛開的油菜花。特別在前東德區域,以前農業生產合作社廣闊的土地上,只見咆哮怒放的巨大的黃。黃、黃、還是黃,直到天際。受此啟發我作了這首歌,也許你能把它用中文、用同樣的黃顏色調成詩,因為它的意藴與劉曉波的命運相符。

不久你我一定會在柏林見面,那時我們會在柏林排練,和「中央四人樂團」(ZENTRALQUARTETT)的爵士樂手們練習我們的新歌,為了今秋在聯邦議會選舉前的「為民主巡演」(Demokratie-Tournee)。到時候我帶上吉他,就能在你家給你、你妻子和女兒當面唱這只新歌了。

我用心靈擁抱你,我的朋友,希望能給你一些超越悲傷的安慰,因為逝去的是一位勇敢的鬥士。正像詩人海涅在他《迷失的孩童》那首詩裡寫的,你的朋友劉曉波也是這樣一位屬於全人類的「在爭取自由之戰中孤陷重敵卻堅守奮戰」的人。

我下面這首歌的頭兩行也引自海涅的詩。

沃爾夫 
 2017年7月13日於漢堡-阿爾通納

另:請把這些文字交給好手翻譯,僅通曉兩國文字是不夠的。

給尤爾根-福克斯的輓歌

正是美得醉人的五月
無數枝枒鳥兒般紛飛
我的朋友卻義無反顧
踏上那永無止境的旅程
他會在彼岸悠然等待
好吧,別辜負他的初心
隨他而至,我們就在一起盼望
等我們美麗的女人
        等我們心愛的女人
正當美得醉人的五月
一片片油菜花咆哮怒放
那奪目的黃色向我許諾
會給我朋友庇護與關懷
在那找不到出口的寒夜
他急需這一丁點太陽取暖
好讓時間快些流逝
等我從此岸到來
        等我從此岸到來

譯者:林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