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提倡「港獨」的學生都是失敗者?


 

一向都不喜歡前教育統籌局局長,現任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李國章,特別是他在教統局任期內推出《校本條例》,強迫辦學團體下放權力給校董會,讓政府直接管理每所學校。他給人的印象是獨裁、專制、霸道。但看了2017年9月18日《清心直說》訪談的報道和2015年4月21日的《清心直說》,可能他未必像大家所認為那麼不講理。

他批評宣傳「港獨」的學生是losers,因為香港的大學生爭不贏內地生,無論在獎學金或者獎項方面都全面輸給內地生。他說由於某些港生不爭氣,鬥不過內地生,於是產生逃避心態,搞港獨,不讓內地生跟他們競爭,所以那些學生是losers。他說的不一定對,但未必完全錯,雖然很多疼愛學生的人都猛烈批評他的看法和言論。

在2015年4月21日的《清心直說》,當主持人Michael Chugani 問為什麼那些學生那麼政治化(應該是指雨傘運動)?李國章說:「They are not particularly academically gifted, and they like to be heroes to their girlfriends. Young people are rebellious in nature. 」

香港搞政治的學生真的如他所說,是因為他們學術上的天份不特別好嗎?不知道也不好說。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每個人都一樣,一天只有24小時,不管學生花了課餘時間去打機,談戀愛,搞政治或者什麼的,做學問的時間一定會減少。如果自問天資聰穎,過目不忘,花少一點時間複習當然沒問題。可是………

大學生都不是「腦囟未生埋」的人,該如何計劃人生不用別人指指點點。但如果覺得搞「獨立」有前途,那只能祝福他、她們了。香港不像新加坡,新加坡是馬來西亞主動放棄的,而香港是中國主動收回來的,因為中共不承認於1842年,清廷與英國簽訂的《南京條約》,永久割讓香港島,和之後再簽訂的《北京條約》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分別割讓九龍和租借新界。

田北俊在一個研討會上說過,香港沒有像外國的政黨政治生態,培養政治人才不容易。他說的很對,很多國家例如澳洲,選舉執政政府的投票主要是投政黨。當一個黨當選,組閣人選都是從該黨內挑選。在野黨也有相同的影子內閣,監管執政黨,方便下次勝出執政時順利過渡。香港不是這樣,特首和執政班子都不是普選出來,而且在一黨專政下也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管我們多生氣、多憤怒、多激進,目前的政治生態不會改變。

很多時候看八卦新聞,媒體都會對一些藝人、明星比較她們出道的情況和後來的發展。其實,真的很想看看那幾位為了守護中大民主牆的「港獨」標語,作出不少貢獻的同學,十年後的發展是怎樣?是不是投身區議會或立法會,或者在所學專業的事業上做出成績,又或者改弦易轍投身某些禮義廉的建制派?說句心裡話,他們崇高的情操很值得欣賞,真心希望他們前程錦繡,十年後混出個人樣。

從來都不認同李國章對學生的看法,但有一點同意就是年輕人都是rebellious的,每個人都有一段反叛期,一般都是在十幾二十歲時出現。這段時期,什麼事情都看不順眼,充滿激情和理想。當年上學走堂根本不算是一回事,大家有些時候更搞破壞公物取樂。那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到現在彼此碰頭時還是津津樂道。

雖然很同情他們提倡「港獨」可能是被當權者逼出來,但以卵擊石的行為對誰都沒有好處,更斷送自己的前途,希望港生三思。另一方面,懇請各成年人別再鼓勵學生作出無謂犧牲的事。最後,給各位送上The Beatles的 Hello, Goodbye,分享一下誰都曾經有過的「包拗頸」歲月。

You say yes, I say no
You say stop and I say go go go, oh no
You say goodbye and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Hello hello
I don't know why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