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最急需讀中史的那個人可能是林鄭


 

「你幹嘛就是這麽笨!」一位大陸同事這樣說我。

哎,我又被批評了!但我沒覺得反感,反而心存感激,當時我在大陸工作不到一年,很多東西都不懂,每次搞清楚自己挨罵的原因後,我在大陸的生存能力都能提升一點。

我同事之所以罵我蠢,是因我剛告訴她我向人力資源部主管告發了我們上司。我們上司把公司的項目外判給她的同居男友,他卻沒盡責地把工作完成,結果累到我和其他同事要收拾殘局。我一向接受的教導是,不道德的商業操守如果不遏止,它會像癌細胞一樣在企業裏擴散。人力資源的領導是香港人,我還以為他會理解我的立場,想不到他跟我說了這句話就把我打發走:「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老闆的所作所為?!你明白為什麽我們會忍她?如果我們再請一個人,你能保證新來的那位不會比她更過分嗎?」

我被他問到啞口無言,就找個大陸同事,她給我解畫:「在古代,最不想貪官離任的就是一直被他剝削的老百姓啊!因新官上任,他們又要重新摸他的底和被他宰割!」

她這麽一說,我就恍然大悟,我還想到,要了解大陸人的思維習慣,還真的要多翻看中國歷史。幸好我很快就發覺,沒需要有系統地讀二十四史什麽的,隨便把一些歷史軼事記在腦裏,已足以讓沒在大陸土生土長的我在職場遇上情況了,能像我大陸同事那樣,聯想到類似的歷史事件,從而更能摸清其他人的心理,工作也漸漸變得更順心。

我在大陸總共待了十年。回來久違了的香港,我看本地政治新聞真的一時適應不了。大陸官員一個個都是木無表情的,不深藏不露地沒法在官場混啊!反觀香港官員,他們會讓自己對事物的反應呈現在臉上。以時不時在公眾視野露黑臉的林鄭為例,我總覺得在她身上看到從前那個因缺乏歷史知識而工作上屢屢碰壁的我。我絕不認為自己比她有多優勝,只是中央近幾年才肆無忌憚地插手港府事務,林鄭身處的公務員系統多年來也沒給她提供像我大陸同事那樣的老師,所以她缺連一個在大陸工作的小白領也能隨便得到的應用中史的鍛煉,也是情理中的事。

我第一次懷疑林鄭不會運用中史來詮釋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是在去年底,當時還沒宣布參選特首選舉的她上北京洽談西九博物館的事。早前董建華已公開給她擁抱,她也可能已從他那裏聽到中央有人支持她做特首,所以她一到北京機場就披上大紅外套,應該是期待得到熱情的接待吧!當她發覺來接她的不是同在北京的梁振英和高官坐的奧迪,而是一輛24座的小巴,她一臉落寞。等到小巴要離開機場她才記起,要對車外的記者笑和揮手。其實如果她懂點歷史,她就會了解中央給她這麽一個接待規格的意圖。早在2000多年前,劉邦接見剛向他投降的英布的時候,故意邊聊邊洗腳,氣得英布快要自殺。但英布不知道的是,劉邦怠慢他的同時,也派人按漢王的規格布置好英布的住所,這樣英布回去看到了就哭笑不得,他知道他被劉邦吃定了!所以林鄭當時如果很想做特首,她看到那輛小巴,應該高興才對,因她離特首的寶座是更近而不是更遠:中央是想借小巴跟她說「你是我的人了,看我如何隨意把你玩弄於掌中!」

在9:44 可以看到林鄭的黑臉

林鄭成功成為候任特首了,她又在宣布委任陳國基為辦公室主任的發布會上露黑臉,這又能說明她對歷史的認識有所欠缺。就在該發布會舉行的前兩周,劉迺強不就給過她顏色看,在一個論壇當眾說沒中聯辦的幫助,她沒可能得到777票?難道這也不足以讓她認清中央給她的定位?如果林鄭熟悉歷史,她就能在歷史上看到劉迺強言行的踪影:文革剛開始江青還不好出頭,所以委任陳伯達為中央文革小組的組長,但該組的實際操控人當然是江青。 她對陳是各種的不屑,常嘲弄他是黎元洪——話說當年武昌起義,本來負責替滿清政府看守湖北的黎元洪被革命軍的炮火嚇壞了,藏到床底,革命軍需要一個傀儡,就把他從床底拖出來逼他做都督。劉迺強敢公然對林鄭不敬,是因在他眼中她和從床底被拉出來當領袖的黎洪元沒兩樣。這麽弱勢被動的一個人,中央給她硬塞她不中意的辦公室主任,她除了硬啃也別無他法啊!中央看到她的黑臉,只會覺得她矯情!

當我看到林鄭在今年書展上說的一番話,我就更加覺得我推斷她沒讀中史是推斷對了。她說以前逛書展會花大量時間買烹飪書,但自從做了特首,因時間少,「看的都是自己的書」(她當社會福利署署長時寫的專欄和年初競選特首時出版的著作),因為「我要落實我答應了香港市民的事情。」

哎,真要笑暈了!當年陳伯達被江青奚落,他毫不費力就能認出他的歷史原型——東漢時期赤眉軍起義用的傀儡皇帝劉盆子。所以他經常說「我又當了劉盆子」。林鄭雖然口口聲聲說香港下一代要必修中史,但看來她要換換她的讀物,才能培養出陳伯達所擁有的那種覺悟。但可悲的是,她看清中央怎麽看自己了,就會發覺能否落實她給香港人的承諾不是她說了算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