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戰友熱情減退漸離開 傘後新星楊雪盈:重新振作勿灰心


 

楊雪盈是傘後出現的政治新星,現時是灣仔(大坑)區議員。何君健攝

2014年的雨傘運動,激發一群政治新星踏上區議會選舉的舞台。其中一名觸目的新丁,就是在灣仔大坑選區勝出的楊雪盈,她曾被外界貫上「傘兵」一詞,她一一否認,但她承認:「如果沒有雨傘運動,我就不能認識區選戰友,我就不會參選。」她在雨傘運動認識一眾戰友,然而時光飛逝,有不少戰友漸行漸遠。今時今日的她沒有灰心,她說:「我是被選出來的人,就要向選民兌現承諾。我就算曾經灰心,也要想辦法在逆境爬出來,甚至成為別人的發力點,鼓勵他們重新振作。」

30歲的楊雪盈,一臉清秀的輪廓,是一些人心目中的社運女神。記者和楊雪盈閒談期間,聽見她說要處理重建、巴士站改建、中秋活動等,工作多不勝數。甫踏進她的區議員辦公室,佈置跟家居相若,有沙發、小廚房等,中間擺放數張桌子,3名年輕人在默默工作。

楊雪盈說,很多區議會選舉的戰友已經離開,但她不會放棄服務市民。受訪者提供

2014年雨傘運動,楊雪盈時任嶺南大學社區學院文化研究課程兼任講師,跟其他學者成立「雨傘運動視覺庫存」(下稱「庫存」),回收及記錄當時的藝術品。2015年的楊雪盈,參選區議會選舉,出戰灣仔大坑區,擊敗新民黨王政芝。外界說她是「傘兵」獲勝之詞,她回憶社運參政之路說:「什麼是傘兵呢?因為雨傘運動才開始接觸政治?我不是,所以說我不是傘兵。」

楊雪盈自2012年加入「文化監察」,現時是該組織的主席。她萌生參政念頭是因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她憶述:「2014年5月16日,財委會討論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那時我覺得我們在議會力量太小,令我很心痛,亦很無力。」楊雪盈認為無力的相反,就是改變的動力,她說:「我很想企得更前,為大家發聲,但當時我找不到適合我的位置。」她續說,雨傘運動時,「庫存」召集了數十人,高峰時更逾100人。「我在庫存找到跟我政治理念相近的人,大家商量後由我參選區議會,造就了今日的我。」

楊雪盈在2014年雨傘運動,認識了許多政治理念相近的朋友。受訪者提供

今日的楊雪盈,回望3年前的雨傘運動,有什麼感言?她從手提包掏出一盒顏色水筆,侃侃而談:「我們可以將人的熱情,當作墨水。雨傘運動時,我們的熱情也是最高漲的。有些顏色筆會較快寫完;有些用盡墨水後會替換筆芯,再接再勵;有些墨水仍未耗盡。」她希望未完全灰心的人,會繼續支持相同理念的人。

楊雪盈曾經歷當中含意,她說:「雨傘運動我認識了區選戰友,很難說有幾多人幫過我,因為經常出現變化。他們跟我在庫存計劃共同努力,整理收集回來的物品,其後又幫我助選。他們曾經滿懷熱情幫我,政治理念相近,非常投契。惟熱情不敵時間消磨,有的只適合幫人助選,有的希望另立組織,有的移民,走了很多人。」楊雪盈坦言心裡會不好受,但她明白人事轉變很正常,亦會體諒他們離開的原因。面對多人離去,Clarisee拋下一句「Take it easy」,畢竟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楊雪盈憶述其中一名義工的故事,她說:「他是一名上年紀的退休人士,曾多次幫我擺街站,亦砌過『楊雪盈』LED燈牌。他因家人對香港失去信心而舉家移民,去了澳洲。他的心仍支持我,會留意我最新工作,亦會在Facebook跟我聯絡,這種支持令我感動不已。」她笑說:「除了他Facebook的Like慢了數小時,我覺得沒有其他轉變。」

最近多名年輕社運人士入獄,包括13名反對新界東北撥款的示威者,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追溯至上年開始的宣誓案、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案件,楊雪盈知道很多人認為社會灰暗、沒有希望,而她作為有政治角色的人,希望召集更多人幫助他們,從而振奮市民的士氣。「普通市民不方便接觸他們的家人和提供直接協助。我曾接觸他們,他們心中沒有氣餒,希望市民也不要灰心。」

楊雪盈認為每個人也可以身體力行支持他們。她說:「我懂得造陶瓷,我計劃拿出來籌款,所得款項將會捐給被DQ議員的政黨組織,如香港眾志、社民連、小麗民主教室等。政治領袖也要用很多錢,沒有錢他們難以做事,區議員亦面對同樣問題。」她續說:「如果有人懂得製作麵粉花,他也可拿來拍賣,略盡綿力,效果可以很大。」

雨傘運動三周年,楊雪盈希望港人不要否定雨傘運動成果,而是要在民主路上共同努力。她說:「如果沒有雨傘運動,區議會選舉會如此矚目?立法會選舉民主派能贏嗎?」

被問到會否參選下屆2019年區議會,她說:「香港很多事情發生,DQ案、多名社運人士被捕待,我認為社會需要更多人支持他們,以及服務市民。作為有政治角色的人更不應該放棄,我想堅持下去。」

「靚湯姐」是銅鑼灣佔領區的義工,雨傘運動時經常煲湯給示威者。何君健攝

雖然楊雪盈身邊人事不斷變動,但仍有一位中堅成員,她就是「靚湯姐」,她倆識於雨傘運動。「靚湯姐」人如其名,精通湯水保健知識,記者甫到達楊雪盈的辦公室,「靚湯姐」便開始煲桑葉茶。做兼職工作的「靚湯姐」,在雨傘運動時是自發義工,眼見佔領人士坐在馬路邊,身心疲累,故發揮所長,煲湯水滋潤他們。

不願出鏡的「靚湯姐」是自從警察在3年前的928擲下催淚彈後,自發做義工,當時每周煲老火湯兩至三次,徒步運送至10分鐘路程的銅鑼灣佔領區。她會因應天氣更換湯水材料,「雲耳螺片湯」、「豬展湯」等,每次湯水份量供逾50人飲用,搬運非常花費力氣,她就以手推車輔助。踏入中年的靚湯姐說:「我打從一開始就支持佔中的理念,惟我身體抱恙,腰酸背痛,所以一開始沒有參與。當見到警察對和平集會的示威者投擲催淚彈、並以武力對待,我深深不忿,也想略盡綿力。」靚湯姐透露,因家中只能靠樓梯上落,曾搬運湯水時扭傷腳,但她仍堅持煲湯給示威者。她說:「他們放工、放學後仍要坐在馬路邊,比我更辛苦。」

「靚湯姐」憶述令她甚為感動的經歷:「我將湯水遞給學生,有些人感動落淚,並對我說他們的父母反對雨傘運動,不明白他們為何要上街,只是一直責罵他們。」作為媽媽的「靚湯姐」每次也會安撫他們:「你的堅持,你家人遲早會明白的,加油!」

「靚湯姐」屬於中產階層,育有一女,曾於商界、建築界擔任管理層。她認為雨傘活動非常成功,喚起部分活在「生活夢」的香港人。她說:「我明白很多人也是為了錢,而不敢有政治立場,不敢支持民主,商界更甚。大家想做生意,怎會和大陸過不去?大家為了工作,怎敢跟上司講政治?大家都要供樓,只能沉默力保飯碗。」雨傘運動後,「靚湯姐」見到更多人關心政治,心感安慰。

雨傘運動三周年,「靚湯姐」有否曾感到失望?「靚湯姐」說:「沒有雨傘運動前,我已經對政府夠失望了。反而雨傘運動令我看見一線曙光,大家團結一致,慢慢改變社會、改變政府。」

「靚湯姐」現時仍有幫楊雪盈做義工,在民主路上默默耕耘,她只有小小的願望:「我只想自己居住的地方變得更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