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國藝術歌曲——〈教我如何不想他〉


 

西方藝術歌曲是十九世紀浪漫派的德國藝術歌曲Lieder。當時歐洲作曲家如舒伯特Franz Schubert(1797 - 1828)和舒曼Robert Schumann(1810-1856)把詩人的作品配上旋律及鋼琴伴奏,將詩與音樂放在一起,成為歌唱藝術。在中國音樂,把詩詞配上旋律而唱,也有不少著名例子。如黃自的〈花非花〉,歌詞是自唐朝白居易(772 - 846)的同名作品和劉雪庵(1905 - 1985)的〈紅豆詞〉,歌詞來自曹雪芹(1715 - 1763)的《紅樓夢 》。歌曲的創作隠藏著曲詞先後的疑惑,先曲後詞就是填詞,按旋律加上歌詞,可有舊曲新詞或一曲多詞(即多首不同歌曲)。而先詞後曲,作曲家按歌詞構思音樂,如旋律及伴奏。藝術歌曲的創作多是後者。

二十世紀初,趙元任(1892 - 1982)、蕭友梅(1884 - 1940)及黃自(1904 - 1938)等先後赴歐洲美國留學,回國後致力發展「中國音樂創作」。他們的歌曲作品帶有中國傳統旋律和西方和聲的特徵。剛巧另一邊,胡適(1891 - 1962)、徐志摩(1897 - 1931)和劉半農(1891 - 1934)寫新詩,趙元任用西方音樂的作曲技巧及演唱風格為新詩譜上音樂,使新詩可唸可唱,成為中國藝術歌曲。〈教我如何不想他〉(1926)是經典之一。

年輕和晚年時的趙元任。網絡照片

趙元任是江蘇常州人,生於天津,著名語言學家、哲學家,也是作曲家和音樂家。1910年出國留學,在美國康納爾及哈佛大學分別主修讀數學、哲學,也修讀和聲、對位及作曲課,還有上聲樂和鋼琴課。寫新詩〈教我如何不想他〉的是劉半農,語言學家和詩人,五四運動的主要人物之一。劉氏於1920年8月在倫敦寫了這首白話詩,趙元任在1926年譜曲,後出版於《新詩歌集》(1928)。〈教我如何不想他〉的 「他」,可是男的他,也可是女的她。劉半農的「他」有懷念祖國之意。

劉半農(右)的新詩〈教我如何不想他〉,由趙元任譜曲,1928年在《新詩歌集》出版。網絡照片

趙元任唱〈教我如何不想他〉(1936年錄音) 

〈教我如何不想他〉歌詞

天上飄著些微雲,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微風吹動了我頭髮,教我如何不想他?
月光戀愛著海洋,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這般似的銀夜,教我如何不想他?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燕子,你說些什麼話?教我如何不想他?
枯樹在冷風裡搖,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西天還有些兒殘霞,教我如何不想他?

在《新詩歌集》內的歌注,趙元任介紹了這曲中西的特色,摘錄如下︰

這個歌倒是對於「中西人士」都容易討好的。裡頭的過門大半是 「中國派」,歌調兒除「啊!燕子,你說些什麼話?」「枯樹在冷風裡搖,野火在暮色中燒」,三句以外,其餘的也都是「中國派」,而且「教我如何不想他!」那句頭三次的唱法有點像西皮原板過門的末幾個字(尺六工四上尺上)。但是每次都有轉調:第一首是本調(E調), 第二首收在上五度的調上(B調),過門把B調引伸了兩句又回到家,第三首從同名小調(homonymic minor,小e調)假道,到了它的相關大調(relative major, 大G調)第四首暫回到小e調,兩句後又變回同名大調到家,在E調上收尾⋯⋯

整首樂曲,趙元任除了運用西方音樂和聲及轉調,還有鋼琴伴奏(和小提琴),並加入中國音階旋律,即是歌注提及的西皮原板,是京劇唱腔一種。趙元任在《新詩歌集》的「譜頭語」開首指出,歌集內的歌是「Schubert, Schumann 的藝術歌那一派的東西,是給一般的好樂的人唱奏的,也可以作高等音樂教材之用。」 趙元任創作中國藝術歌曲和出版《新詩歌集》,證明新詩可唱,有推行白話文(唱國語)的目的。除〈教我如何不想他〉之外,趙元任其它著名藝術歌曲包括〈上山〉 (胡適詞)、〈海韻〉 (徐志摩詞) 及〈也是微雲〉 (胡適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