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如果再次發生89六四,境外還能知道嗎?


 

最近很多討論和推介那套韓國電影《逆權司機》。故事是描述1980年南韓光州發生的民主運動,死了不少人。據說該場運動很像北京的89民運,於是上網看了金相慶、李準基、李瑤媛有關光州事件的電影《華麗的假期》。當看到軍隊向人群開槍,其中一個被殺的高中生是男主角的弟弟時(他們無父無母,相依為命),一下子,悲從中來,眼淚剎不住了;因為那些年輕人,為了爭取民主,把生命賠上,馬上想起天安門母親的孩子。幸好是自己一個人看,不用顧忌旁邊有觀眾,可以稀里嘩啦地淚崩個痛快。

《華麗的假期》電影截圖

說白,不大喜歡《逆權司機》這個戲名,比較喜歡英文名字「A Taxi Driver」,因為韓語戲名「택시운전사」就是「的士司機」。「逆」是go against或者adverse,「權」是authority或者right。而這套電影之的士司機,從來沒有想過跟軍隊對抗。他只是不忍心扔下德國記者,讓軍隊殘殺人民的真相被埋沒,所以在離開光州途中,還再回去接記者到首爾。他只是拼命逃跑,沒有反過來對抗強權,哪能算「逆權」呢?

但是,電影有一句對白可能觸動很多香港記者對六四的回憶(除了前《英文虎報》記者梁美芬吧),就是幫德國記者做翻譯的大學生栽植(柳俊烈飾演),對記者說:「請答應我,一定要把新聞播出去。」

《逆權司機》電影截圖

據當年在北京報道「六四」事件的記者說,很多群眾、工人和學生都願意不顧危險,去保護他們離開北京,為的就是希望外面知道,他們怎樣遭受當權者殺戮,為他們伸冤。可是,除了北京人,大陸其他地方相信沒有一個人看過當時開槍的真相。大陸所有媒體都不允許存有六四的視頻和資料。香港如果沒有那些冒著生命危險的記者,到北京採訪報道89民運,我們對犧牲了的群眾和學生,感覺可能不會那麼強烈。報道真相的記者令人敬佩。

反過來想,萬一再有類似「六四」事件發生,中國境外還能知道真相嗎?28年前,中國還是挺落後,別說互聯網,當時連電話也不是家家戶戶擁有。28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光纖網絡覆蓋範圍是世界第一,他們的雲端數據庫大得不敢想象。咱們是誰,相信黨中央都瞭如指掌。舉個例子,手機通信軟件微信去年開始採取實名制,賬號必須跟銀行卡掛鈎。說是方便搶紅包和轉、付賬,其實是要把8.89億用戶的一切資料、活動鎖定。最近,大陸朋友早期登記的微信和WhatsApp都不能用,必須重新實名登記。至於到處都是攝像頭更不用說了。

先不談大陸的監控多厲害,光看澳門最近拒絕香港記者採訪風災,便知道連澳門都能掌握香港傳媒的資料,只讓某些記者例如CCTVB的,方可入境採訪,其他不受歡迎的傳媒和一些敏感人物例如民主黨黨員便拒諸門外。

如果「六四」再次發生,不單只香港記者不能上去,外國記者也不能去。就算記者撒謊說是去旅遊都沒用,因為不管坐飛機、火車都是實名制,跟護照或回鄉證掛鈎。所有口岸的電腦都是聯網的,誰都逃不過黨中央的五指山。

國外記者不能去,駐大陸記者可以吧。可能可以,但採訪了也未必能報道。大陸不像菲律賓,不會笨到讓電視台直播馬尼拉人質事件。到時通信軟件的所有對話、圖片和視頻都受到監控,必須通過審查才能傳送。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大陸便馬上關閉所有對外的通信系統,什麼通信軟件、電話、傳真都不能用。

翻墻?不行啦。所有大陸的電信公司都屏蔽了VPN。就算大陸有海量的「逆權司機」,也沒希望可以把視頻記錄運出去。咋辦?

用衛星設備報道現場新聞可以嗎?可以,但專家忠告使用衛星電話、儀器報道戰區新聞,必須遵守下列幾點(來源: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       避免在同一個地方使用衛星設備超過一次;

·       使用設備的地方容易撤退;

·       通訊時間不能超過10分鐘,之後馬上換地方;

·       避免幾家傳媒在同一個地方發佈消息。

《逆權司機》提醒了我們,以前報道新聞的方法,現在已經不管用了。如果希望記者的神聖使命繼續發光發熱,我們得居安思危,先知先覺,走在時代的前面,準備隨時把暴政真相告訴世界,否則大家永遠不會再看見類似下面那麼珍貴、震撼的圖片了。

網上圖片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