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感虧欠佔領者 梁麗幗盼早日執業做大律師


 

梁麗幗今年8月剛獲PCLL取錄,白天在一家律師行工作,晚上上課。何君健攝

除了對港大學生會「下莊」馮敬恩感自責,雨傘運動戰友及佔領人士陸續面臨審訊,也令有志成為大律師的學聯前常委梁麗幗難以釋懷。「Logically speaking,我根本改變不了他們會被起訴的結果,但始終,整件事會有因為我們而起的感覺,所以如果這樣令其他朋友面對刑責會有虧欠感。」

梁麗幗數月前剛全職加入本地律師樓,過去大半年在法庭內坐在辯方律師一排,身後同案其他被告,不少是昔日戰友及佔領人士,其中包括港大學生會「上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在昔日學聯代表會中多人面對訴訟,以2014年與政改三人組對話的學聯五子為例,周永康已因公民廣場案入獄,另外三人則面對佔領旺角清場藐視法庭等訴訟。

梁麗幗說,戰友面對訴訟會讓她更上心處理社運案件,但難免面對自責的感覺,「有少許可能來自我未有付過concrete的代價,身邊有很多人卻已經付出了代價」。

目前梁麗幗正半工讀攻讀法學專業證書(PCLL),如無意外,三、四年後會成為一名執業大律師,她希望可以盡快完成學業,「然後真的可以落去(法庭)幫手,影響到結果。」

諷刺的是,梁麗幗收到PCLL取錄通知當日,正是上訴庭改判周永康等雙學三子入獄同一天。面對香港的司法獨立日漸受壓,是否仍要相信法律呢?梁麗幗說,法庭的確可能成為限制集會自由及人身自由的政治工具,因此更需要運用法律去阻止打壓成真。她說:「我自知現在能力不高,但相比已經失去自由或將會失去自由的伙伴,起碼我有空間去做,我很感恩。」

梁麗幗辯論隊出身,訪問當日正好回大學舍堂出席辯論隊檢討會。何君健攝

回想雨傘運動,梁麗幗說要記住當日失敗經驗,例如明知佔領龍和道會被警方「打返上去」,事後看來當時的行動更似是宣洩,「大家便要記得這些感覺,日後不要純粹為宣洩的角度就行動。」她又說,特別記掛旺角佔領區團結,尤其是學聯五子與政府官員對話後,「對話完了之後回到旺角,當時覺得大家都很好、很溫暖、很熱情、很團結。」

至於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的「初衷」,梁麗幗說,歷史有偶然和巧合,很難說佔領是令爭取民主走前一步,還是距離更遠。她比喻說,判斷歷史事件時,總會研究需要什麼條件,雨傘運動正正是令港人埋下爭取民主的想法。

「下一個巧合什麼時間才出現,甚至缺了什麼ingredient,我覺得,......我們不是太看到距離。但我相信多了一個ingredient,總比少了一個ingredient好,但同時我們也失去了更多,很多朋友受牢獄之苦,可能面對chilling effect(寒蟬效應),或者肉身上受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