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友善的愛爾蘭人招呼下,食物特別好吃


 

前文:友善的愛爾蘭人

今次之前,約在十年前只去過愛爾蘭36小時,以前對愛爾蘭的印象,可簡括如下:
。風大、天陰、寒,成日下雨
。路好窄,揸車好大難度
。農村及野外很多矮石牆圍繞每一塊農地,成為愛爾蘭獨特風景
。著名飲食:健力士黑啤、傳統愛爾蘭早餐、Shepard Pie牧人批

來了四天後的感受可以加上:
。愛爾蘭人好友善
。農村很多牛,比羊多很多
。野外很多野生黑草莓 blackberries
。愛爾蘭的傳統音樂,是他們生活一部分
。愛爾蘭食物的質素均很好,這是和美國及香港比較

至於愛爾蘭人友善,本人過往工作,旅遊接觸的不同國家人士一般感覺:

。丹麥人:各國人均說丹麥人arrogant,即:幾寸,這點和新加坡人好相似
。德國人:做人好直,做事好有規律
。法國人:沉默寡言,思想型
。荷蘭人:也直,但比德,法人滑頭D
。加拿大人、澳洲人:比美國東西兩岸大城市的人友善及老實D
。美國中西部的人:較東西兩岸的人友善,沉實及沒有這麼貪錢

首先說愛爾蘭的牛

在倫敦到Shannon 的飛機上,我們和坐在身旁的後生仔談天,我和太太均做船務,印象中愛爾蘭好像沒有什麼東西出口,便問身旁的年輕人,他說「牛肉」乃愛爾蘭最大出口。

果然在朋友渡假屋外圍,間中有農地養牛。這裡的牛,出街要帶二張身分證,身份證黃色,背面有 bar code,每隻耳帶一張身分證。

筆者和太太在朋友的渡假屋與牛合照。
牛耳上的身分證。

據朋友Kieran 說,牛種乃法國種,體型特大,比大嶼山路上的牛大上一倍有多,印象中比西班牙鬥牛用的牛大很多。

陽光普照的星期天9月17日上午和太太照平常散歩,遇到愛爾蘭牛佬 cow man(不是 cow boy)趕牛,和此友善的愛爾蘭人談了一會,從他身上學到:

。成熟牛隻平均約1500磅重;有D重至一噸,2250磅
。他告訴我二隻牛種黑色及啡色的名字,來自法國,其一有花紋的牛,來自荷蘭,我當然對牛種名字,完全不懂
。牛肉主要出口到土耳其
。圖中的棕色小牛,只昨天出世,但體型已經很大

棕色小牛。

。他說母牛可以每年生牛一隻,他有一母牛,每次均要劏肚取牛,到目前共劏了八次肚產牛
。此和善的先生原來是 part-time cow man,他有份正職,太太也有份正職,他共有四十多頭牛
。他和已經退休的我們説笑,可以買牛來養,住在這裏。

愛爾蘭音樂

Kieran 及路上碰到摘黑草莓的女士,均叫我們晚上去酒吧聽愛爾蘭傳統音樂,這是繼愛爾蘭出名的文學、詩外,小國寡民的愛爾蘭人引以為榮,對過去二百年世界文化有影響力的獨特文化。

當天是陽光普照的星期日下午,此七人愛爾蘭traditional music 傳統音樂樂隊,移師酒吧外演奏,不收入埸券,沒有 cover charge,我們只叫了早餐、茶、啤酒,埋單後已經聽他們演奏一小時,他們沒有強迫我們多叫東西,太太則在室內邊為 iPhone 充電、邊上網。

我相信這班年紀不同組合的音樂人,為興趣多於錢,他們享受表演,也享受我們享受他們的音樂。

人人在陽光底下,享受食物、酒,互相聊天或聽他們的音樂。愛爾蘭和英國人,或大都市的倫敦人,真的有很大不同。

在英國,人們去 pub,看足球或欖球;在愛爾蘭,旅遊網站介紹去各酒吧pub,聽愛爾蘭傳統音樂。

愛爾蘭食物質素很高

首天下午,Kieran 帶我們去附近一叫Vaughans(發音:vons)的餐廳午餐,我們怱忙的吃,但發現食物質素甚佳,價錢雖然不便宜,但比香港來說,仍然是平。

第二天我們再去,發現此 Vaughans 原來是米芝蓮推介,怪不得食物這麼好。

照片左邊menu下的紅色米芝蓮logo,沒有星。

我們次天番吃,主要是再吃他們獨特的兩個菜,周打魚湯及小龍蝦意大利粗麵。

小龍蝦意大利粗麵

周打魚湯 Fish Chowder

在美國,周打湯其實主要是周打蛤湯,普通有兩種口味,最流行乃Boston Style波士頓式,用奶油 cream 煮,是白色。另一欵乃用蕃茄為湯底紅色的 Manhattan Style 曼克頓式。

Vaughans 的周打魚湯,不是白色,也不是紅色,是用雜菜煮,味道很好,魚味也不腥,魚很新鮮。

我們坐下,昨天招呼我們的小女孩認得我們,我們學了Kieran 問侍應名字的友善打交道方法,問她的名字,原來她叫Eliane,和Eliane寒喧(當天天氣真的寒)及説笑一會便點菜。

昨天由於也叫蠔、沙律,我們二人分了個周打魚湯,今天由於天氣冷及下雨,我們每人叫一個湯。

湯送來,我們用匙一拌,嘩 Wow! 今天的周打湯,特別多魚肉,魚肉量比昨天多一倍,魚肉比前一天大粒,起碼大二、三倍,清楚看到三文魚粒及白魚肉粒。而魚肉剛熟,沒有 over-cooked,可見此菜湯底雖煮了幾小時,但魚肉是叫湯才放👍👍👍👍👍。

咁多魚肉是我們和 Elaine 友善??不理了,在寒雨天,喝這暖呼呼、愛入心的 hearty soup,鬼佬常説:如在天堂 I am in Heaven。

Coolin Cafe

星期一陽光普照,駕車到附近小鎮Coolin,這鎮在海邊,有小輪去半小時外的一個叫Aran 的島,和太太拍照的年輕人,則來此滑浪。

 

Coolin 出名之處,乃在此步行三小時上去愛爾蘭地標 Cliff of Moher,我們前一天已經駕車到過。

愛爾蘭地標 Cliff of Moher。

我們在此鎮的 Coolin Cafe 吃午餐,這迷人小屋內只有18座位,旁邊疏落地有約廿八間房子,全是民宿 B&B。

五十多歲的女侍應Karen(左)。

照片中女侍應 Karen告訴我們,在十月至三月沒有旅遊生意的日子,她會去葡萄牙一個小島住兩三個月,她有三個女兒,兩個正在大學,她期待小女兒兩年後上大學,她可以和我們兩人一樣,多旅行;愛爾蘭大學,基本免費。

五十多歲的 Karen,每日做瑜伽Yoga,體型氣息甚好。

靚女老闆兼大廚。

上圖的年輕靚女,原來是此小店的大㕑及老闆,我們走時正值午餐繁忙時段,只有二人工作的小店,老闆的她,也要出來幫忙收錢及賣外賣。此店的朱古力 brownie,朱古力味甚濃,我們外賣一塊上路。

當天星期一晚上,我們去了老友Kieran介紹的 Dromoland Castle Hotel,離首都 Dublin 三小時車程,在 Shannon 機場附近。酒店內的酒吧、餐廳共有五個大房間,裝修有如小型歐洲皇宮,照片中一處喝酒的 Lounge,共有十五幅不同大小的油畫,一幅大掛牆地氈,一個大燒木火爐 fireplace,一支巨型吊燈,還有個大鹿頭。

Dromoland Castle Hotel

酒店餐廳 The Earl of Thomond 乃米芝蓮星級,他們上主菜 main course 有獨特方式,主菜放在各位客人面前的枱上時,用銀盆蓋上,所有主菜銀盆,都在同一時間打開,令客人很開心。

我們在 Earl of Thomond 餐廳吃的頭盆,侍應同一時間打開我們的主菜。

12人一起吃飯又如何?六位侍應一起把十二人主菜打開。據部長 Dennis說,14 年前克林頓總統就坐在此大枱。

他們的食物相當好,價錢超值以米芝蓮星級,晚餐五個餸,每人只收 75歐元,是香港水平半價。

幫我們拍照的當晚部長Dennis,在此工作超過廿年,他招呼過布殊總統、老布殊總統、克林頓總統、曼德拉總統、中國總理,以及明星如積尼高遜、Russel Crowe等。

但愛爾蘭酒吧的酒、超市的酒,比西班牙貴約一倍至三倍。

這裡外出吃飯比英國、美國平很多,但好像超市買的東西,比美國及英國貴。

謝謝部長Dennis幫我們拍照留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