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枚橡皮圖章的自白


 

我,是一枚橡皮圖章。

有人說,橡皮圖章的存在意義,就是在文件上打個印,讓社會知道,文件是有法律效力的;但從來我們都知道,印得越多,我們的存在價值就越低。

最近,香港立法會要修改議事規則。建制派議員說,立法會不應該「拉布」。

「拉布」是甚麼呢?「拉布」有沒有客觀的定義呢?

但是我知道,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立法會有權審批行政機關的法案和撥款申請。請搞清楚,立法會有的是「權力」,而不是「審批行政機關的法案和撥款申請的責任」。

換句話說,立法會不應該是橡皮圖章。

我不知道香港建制派政客,為何會覺得做橡皮圖章,比做議員更有地位。或許,作為一枚橡皮圖章,我沒有能力理解政客這種生物的思維。

遊說立法會支持通過法例草案和撥款申請,應該是政府政務官的工作。為何建制派議員要將這個責任攬上身?

毫無疑問,在選舉時得到大多數支持就可以晉身議會;但是在議會內,每個議員都是要面對全香港人的代議士;正如我們這些橡皮圖章也會明白,將印打在文件後,文件就影響社會上所有人,所以我們代表的也不只是手持印章的人,而是背後的制度賦予他的認受性。

我知道,由少數人選出來的人,只要繼續討好少數人就可以連任。可是,從來沒有人講過,他們只需要向少數人負責。

為甚麼社會撕裂?原因就是在議事廳當中,有些人認為其他人的事他不用理。每件公共事務,都應該先達成共識,然後才可以政通人和。民主不是少數人暴政,更不是多數人暴政;將民主貶低成少數服從多數,是共孽。

作為一枚橡皮圖章,我要講的就只有這麼多;希望議員不會將自己貶低到我們這個層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