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行為經濟學改變政策制定方針


 

「咩行為經濟學呀?經濟學唔係研究行為嘅咩?」曾經有讀者問我,行為經濟學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假如要我用最簡單的方法去解釋,我會說:「新古典經濟學,基本上假設人是『理性』的動物,會以最大價值作為選擇的依歸;而行為經濟學,就連這個假設也可以放寬。」

在繼續解釋行為經濟學之前,我覺得要為「理性」這個概念先下一個註腳。在普遍的理解當中,「理性」幾乎等同於「溫和」「有節制」。

對不起,「理性」最基本的定義其實是「人的行為,是為某些目的而作出,可以被解釋的選擇。」

行為經濟學,雖然沒有對「行為」和「目的」兩者的關係完全割斷;但同時間,行為經濟學卻在分析當中,加入了其他心理因素對行為的影響。順帶一提,行為經濟學在研究方法的發展,也有一定貢獻,所以也有所謂的「實驗經濟學」(Experimental Economics);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 Daniel Kahneman 和 Vernon Smith,就是因為發展「實驗經濟學」的方法而獲獎。

最庸俗的理解,人在作出決定的時候,未必以「最大利益」作考慮的依歸,意味著人的決定許多時都是錯的。不過,嚴格來說這並非行為經濟學最重要的貢獻。

「行為經濟學之父」Richard Thaler獲得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今年獲獎的 Richard Thaler,最為人所知的著作,應該是他在 2008 年跟 Cass Sunstein 合作寫成的 《Nudge》。事實上,近年不少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尤其是美國的經濟學者,都有「入到屋」科普作品。Richard Thaler 本人更加在 2015 年參與電影 The Big Shot (孤注一擲)的拍攝,與歌手 Selena Gomez 講解 Hot-hand Fallacy。

當然,以上這些「家傳戶曉」的作品,不會是一個經濟學家獲獎的原因;不過,在普世都認同「識人緊要過識字」的價值之下,也影響到經濟學這一門學問。至少,經濟學家對社會的影響力,可算是眾多學科之中,最大的一科。

以 Richard Thaler 為例,自從那本 《Nudge》面世之後,許多公共政策研究都會用上 Nudge 這個字去形容自己所提出的主張。當然,究竟有多少人明暸其中的道理,就真的是見仁見智。

Thaler 和 Sunstein 的主張是:既然人是會作出錯誤的決定,但是我們又不想破壞自由的價值,所以最佳的方法,就是悉心設計「選擇的結構」(Choice Architecture),讓人自自然然地去作出更好的選擇。

Nudge 的公共政策思考方式,也就是所謂的 Libertarian Paternalism。在自由主義者的小圈子中,也引起過不少討論。有人認為,因為價值是主觀的,旁人也沒有資格說甚麼是「最好的」,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絕對尊重別人的選擇,甚麼干預,仍然是干預。

不過在大西洋的兩岸,近年也成立了以 Nudge 為名的政策機構;英國有 Behavioral Insight Team ,美國也有 Nudge Unit。

說到底,Nudge 的原意,仍然是以「選擇」作為政策的方針,只不過是研究從心理上,如何令更多人更傾向某一選擇,同時離棄另一些對社會代價更高的其他選擇;例如從最基本的設計,讓更多人為退休及醫療作儲蓄,並且更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如何影響財富及健康等。

以公共衛生為例,吸煙危害健康,基本上已經是公共政策的方針,問題是除了全面禁煙以外,其他各種控煙措施,是否可以達到 Nudge 的效果?

2015年在新英倫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指研究發現降低香煙中的尼古丁含量,可以減少吸煙人士對香煙的依賴。理論上,降低煙草產品中的尼古丁含量,是一個新的控煙方向,也是美國食物及藥品監管局最新的政策方針。不過,要知道香煙產品中,真正致癌和其他疾病的最主要成份是焦油,所以降低每支香煙中的尼古丁含量,但沒有同時提供替代產品,很可能會導致部份吸煙人士,為獲取更多尼古丁而增加吸煙的頻率,變相令吸入的焦油不減反增,同時也增加健康風險。

事實上,醫學界一直都有提供所謂的「尼古丁替代療法」(Nicotine Replacement Therapy),也就是在外國可以在藥房不用處方買得到的戒煙貼和戒煙香口膠。只不過,這些方法的實證研究都反映,不同的尼古丁吸取方法不同,對使用者產生的影響也有所分別,成效始終受到限制。

電子煙

近年大行其道的電子煙,早在 2012 年,就得到英國 Behavioural Insight Team 的認可,重點是要這些產品有實證支持沒有釋出比香煙更大危害的成份,甚至連 Public Health England (PHE)在今個月初推出戒煙活動 Stoptober 的時候,也直言不諱近年戒煙成功比例創下歷史新高,其中一個最大原因是電子煙的普及。

PHE 的健康促進總監 (Director of Health Improvement)John Newton 甚至說: 「證據清晰表示,電子煙的健康風險更低,假如你曾經因為戒煙未成功而感到爭扎,或者電子煙是你最佳的選擇。(The evidence is clear – vaping is much less harmful than smoking, a fraction of the risk. So if you've struggled with quitting before, an e-cigarette may be the best option for you. )」

另一邊廂,上星期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Journal of Medicine)刊登了一篇由11名學者聯署發表的文章估計以電子煙替代傳統香煙,在未來最少可以挽救 660萬人,讓他們免於「過早死亡」(Premature Death)的厄運。

本著 Nudge 的角度和精神,政策設計的方向,應該是從實證方面著手,讓消費者繼續獲得尼古丁,同時又不用吸入焦油影響健康。當然,政策取態,要視乎政府是否本著以實證為本的方針,提出有效方法,循序漸進地去 Nudge 出社會轉變。

但正如行為經濟學的研究指出,人的行為絕對不是純粹「理性」,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其實亦會受到個人偏見的影響。假如要我說行為經濟學最大的貢獻,就是這門學說再一次提醒我們,決策越集中的人治制度,就越容易因為非理性因素而出現失誤;公共政策影響百萬,甚至千萬人,政策制定必須要建立在實證為本的科學過程,讓事實對政策作出制衡,而不是以意識形態和信念主導了政策的方向。據說明年政府將改組中央政策組,更會引入實證為本的政策制定;究竟最終結局是甚麼,大家唯有息目以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