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人權 · 槍權 · 「過度自由的代價」?


 

【撰文:飄楊】

「槍」級大國

槍擊槍殺案,在美國無日無之。從意外擦槍走火,至蓄意密謀殺人,美國在過去五十年,死在槍下的,超過150萬人,比起美國自立國以來包括第一二次大戰的國內外戰爭近120萬的陣亡人數還要多。3.25億人口,擁有超過三億支手槍。相較全球22個最有錢國家的國民,美國人死在槍下的機率要高出25倍,儼然「槍」級大國。這種近乎自毁的畸形傾向,不住在美國的人,恐怕很難明白。

美國歷年死於槍械與死於國內外大少戰爭人數比較。

美國人迷槍,始於1791年美國憲法第二條修正案賦予國民的槍權:「各州為保障自由,可容許受適度監管的民間自衛隊,也不能侵犯人民擁有及攜帶武器的權利。」

Amendment II (1791):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這對憲法原文附加的修正案,無非保障國民人權、安全、自由,賦予國民在萬一政府變為極權統治時的自衛能力。而國民的槍權,亦不受聯邦政府管制。

雖然一望而知,條文寫於二百多年前,內文簡約籠統,並無列明武器(arms) 定義種類,美國政府亦從未變成極權統治,美國人卻仍誓死守護這簡短的修正案,無論如何不肯放棄槍權。

嚴格來說, Arms -- 武器、軍火,可包括手槍、機槍、坦克、大炮⋯⋯美國人固然不會買坦克大炮以自衛,但利用這槍權購買只有在打仗才用、殺傷力極高的槍械軍火,卻已變本加厲,超越「自衛」的領域。

曾經跟家中有槍的朋友討論如何用槍自衛的問題。首先槍是要嚴格鎖好的,以策安全。若有歹徒入屋,悄悄拿槍,把賊人嚇退。槍不是隨身,危險時馬上拔出的嗎?不是,隨身帶太危險了,而且大部份地方不許隨身帶槍。即是說,必須配合天時地利人和,必須在危險發生之前,成功取得手槍在手,手槍才能真正發揮保護作用。那麼如果隨身帶槍合法又如何?很簡單,人人身上有槍,無人會放心上班上學看戲聽演唱會shopping ⋯⋯了。

事實證明,家中有槍,不慎落入如小孩子之類的「錯誤之手」(wrong hands)造成傷亡的機率,比正正經經用為自衛武器高很多。這些其實很 common sense 的邏輯,在滿殖恐懼細胞的美國人腦海中,就是無法吸收。

戀槍文化

美國人戀槍成了國民獨特文化,也算是南北戰爭的後遺症。南方輸了,但不肯認輸,一代一代的告訴下一代:他們沒有戰敗。南北戰爭的結果,勝了的北方,對南方人沒有像對原居民印第安人的趕逐剿滅,而是經過協定,在共和體下彼此共存。可是南方人心有不甘,從來沒有真正接納共和。他們意識裏的「聯邦」,是 Confederate ,不是 Federal。 八月份維珍尼亞州 Charlottesville 有激進示威分子開車撞死反示威者的「白人至上」的遊行,目的就是守護他們心底裏只肯承認的 Confederate 的聯邦,和雖然在南北戰爭中戰敗但被他們視為英雄的南方軍人 Robert E. Lee 的銅像。剛過的周末(10月7日),他們又舉着火炬出發示威,繼續宣揚「白人至上」了。

一批白人至上主義份子上月在Robert E. Lee 的銅像前示威,警察將他們與反種族主義示威者分隔開。美聯社

這些人光輝不再,沒有與時並進,工作生計被科技新經濟淘汰,被所謂「邊緣化」、「遺忘」。追不上,卻不肯認輸,也似乎不明白他們的經濟,其實是靠東西岸強大的經濟體支持才能存活,只知嘮叨不滿,是名副其實「發窮惡」的一批。這些白人,一手有槍,一手有票,也恰好是Trump支持者。

不是說所有槍擊事件都是南部人所為,但他們擁槍的瘋狂,造就美國戀槍文化,為軍火商提供莫大市場收益。

槍管三部曲:軍火商放大水喉支持政客放寬槍管法例,政客以市民支持放寬槍管為由不肯通過加強槍管之法,戀槍者肆無忌憚合法擁有槍械,槍擊死傷繼續頻仍⋯⋯

John Madden 在 2016 年影片 Miss Sloane 故事雖屬虛構,但可窺見軍火槍械商對政客的游說和影響。

現實裏的惡性巡環

每次發生槍擊,校園、戲院、教堂,甚至演唱會、幼稚園⋯⋯多少無辜人死去,多少家園破碎,譴責槍械、促請加強槍管之聲飆升,總統民主黨政客紛紛為死者哀悼和發聲譴責,而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或NRA)會一方面把槍管呼籲扭曲為把槍管問題「政治化」,另方面會大肆鼓吹國民應加強擁有槍械以作自身保護,最出名的口號:「不是槍殺人,是人殺人!」(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接下來是槍械銷售急升,有人因自衛效應買槍,有人因怕法例管制後不能買,急急買槍,鬧得沸沸揚揚。

NRA 也狡猾地把議題集中在市民「可以」或「不可以」買槍的「槍權」上,製造「萬一失去了買槍的權力,將來有事怎辦?」的恐慌,避過買槍資格該有的嚴謹審核,和槍械佩件銷售的問題。拉斯維加斯槍殺案槍手 Stephen Paddock(帕多克)使用的「撞火槍托」(bump stocks),明明是可把半自動步槍改裝成全自動槍械,使其高速發射,在短時間內造成嚴重傷亡的手槍配件,居然沒有法例監管,可在市面以平價合法銷售! 

然後時間漸過,法例始終沒改,甚至吊詭的越來越寬鬆。再然後新的新聞蓋過舊的新聞,破碎家庭傷痛是否撫平了無人關心,各人 move on,直到下一次槍擊死人⋯⋯周而復始,一盤押在死傷人命的軍火槍械生意,繼續發展蓬勃。而美國人似乎習慣了這循環咒詛,有些人繼續樂於輕易取得槍械⋯⋯

著名紀錄片導演 Michael Moore 在 2002 年作品 Bowling for Columbine 已清楚說明在美國取得槍械子彈一向是如何輕易快速。

拉斯維加斯:或可破循環?

過去,NRA 就過往槍擊事件中槍手多為精神病患者,於是總把槍管問題焦點轉移到精神病患者身上,提倡政府加強對精神病患的支援,淡化槍管重要性。又時常強調只有槍械才能制衡槍械,把槍械定位為自衛的工具,而非殺人的武器。

上周日(10月1日)拉斯維加斯驚天槍擊案,卻把 NRA 的藉口噱頭砸破了吧。兇手 Paddock 不單不是精神病患者,而且是富有、清醒、曾有正當職業的專業人士。而槍手從高處射下彈雨,即使演唱會觀眾身上持械,又焉能自救?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部分死者照片,共有58人被槍殺,傷者逾500人,是美國歷來死傷最嚴重槍擊案。美聯社

「過度」自由?

蔣麗芸說美國這次慘劇,是「過度自由的代價」,是不是說:美國擁有過度自由,讓人民有槍,於是難免有槍擊事件,人民因此不安全?

引伸,是不是說:相反中國雖然極權專制,但它沒有「過度」自由,因此沒有類似槍擊事件,是個安全國家,不必為「過度自由」付代價? 言外之意,自由民主活該,還是極權專制好?抑或另有解讀?

可是美國不是唯一西方自由民主社會啊。這些國家高度自由,各有槍管。英法等地,甚至時刻受恐襲威脅,卻沒有因此鼓勵增強國民持械,國民亦不因各自的槍管政策而引發瘋狂槍擊事件。美國只是眾多西方自由民主社會中的畸形例外。

美國連番瘋狂槍擊案,無數死傷的人不是為過度自由付代價,而是無辜做了不負責任的決策的犧牲者。槍管無寸進,遂成為這超級大國的羞恥。美國人急需做的,是不再把人權和槍權混為一談,不再讓 NRA 以大金買通政客,以恐慌混淆視聽。而應跳出戀槍懼槍的糾結,認清槍械非一般隨意買賣的商品,而是可殺人於瞬間的可怕武器;團結一致,迫使 common sense 的槍管法例盡速通過,嚴禁軍用槍械和彈藥的買賣⋯⋯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成為美國史上「最」慘烈的槍擊案,然而這不過是截至一星期前的紀錄,一個一天槍管問題未解決、一天隨時會被「破」的紀錄。有良知的國民,都期望這是槍管的轉捩點,否則美國人寶貴生命,都要繼續葬送在自己手裏。

其實槍管問題,只是芸芸美國社會和政治問題比較荒謬的一個,司法制度、種族衝突、地域文化差異、貧富懸殊⋯⋯等等問題都是美國要面對的挑戰,像扭在一團的結。有否出路?其實未知。

但正如人生,本來就無完美,故不在有否答案,而在有否勇氣面對、改變。若要比較民主國家和極權國家,大家各有問題。人總要挖他人瘡疤令自己的問題變得可以接受,但這是解決問題的態度嗎?

民主國家,對國民的自由,可說出手闊綽,不會諸多限制,因為民為國之本,國民自由,才能取得最大滿足快樂,也是美國憲章立定對國民的承諾。國民被賦予自由,是制度之善。國民濫用自由,不在制度之弊。兩者不同。只需汲取教訓,學習珍惜,善用自由。

極權國家,吝嗇賦予國民的自由,表面便於管治,其實視國民地位低下,不配掌握自由,對政權和國民均無信心。

自由如空氣,如何釐定限制?我寧可擁有任我呼吸的空氣,也不願像奴隸般活在操控我可以呼吸多少的強權之下。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