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香港第一代攝記陳橋:「好的攝記要用腦用手,更要勤力」


 

聽說受訪對象是九十歲的老人家,我特地找了一張舒服的大沙發,方便他累了的時候好好休息。

可是才轉身,就看見一名滿頭白髮的伯伯,雙目烱烱地瞪著我,他身材瘦長,腰板挺得老直,步速穩而快,一開腔更聲如洪鐘。

陳橋,人稱橋叔,香港報業史上第一代的攝影記者,完全顛覆了我對長者的定型。他說,每天半小時的氣功練習,日子有功,甚至治癒了因為長年背著照相機而勞損的左肩痛。

他1957年加入新聞行業,1987年六十歲就退休。「哪會不捨得?我急不及待哩!肩膀和手臂痛得緊!」職業病讓他隱退,但談到攝記生涯的點滴,他眉飛色舞,彷彿在說著昨天的事。

相關新聞:橋叔養生有道 蛤蟆功教你練

年輕帥氣的陳橋。

別以為橋叔先後在英文報章工作,就是放過洋或讀過大學旳殖民地精英。他祖藉東莞,在香港出生,只唸過小學和幾年英專,為了生活,十七、八歲時,他在姑丈介紹下到虎豹別墅為遊客拍即影即有照片,而他的攝影技藝,都是靠參考攝影書籍自學得來的。

考慮到為遊客拍照的工作並非長久之計,1956年,橋叔又經介紹加入《英文虎報》,從黑房助理做到攝影記者,拍攝體育及新聞圖片。三年後再轉職到《南華早報》。「月薪由250元漲到350元,如果是你,轉不轉?」橋叔豪氣地反問。

記者生涯拍過的精采照片多不勝數,橋叔如數家珍,隨口就能說出幾張得意作品。「1966年,香港暴雨成災,急湍的水從巴丙頓路沖下來,正街的路很斜,我就踎在石上等待捕捉人生百態,結果拍到女人跌落水的一剎。」而這張照片,為他贏得香港報業公會第一屆新聞攝影大獎。

這張照片是陳橋在風雨交加下,等了半小時拍攝的。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另一次是1969年的工廠大廈大火,當一眾記者在火場附近等待拍攝滅火救人場面時,橋叔跑到外面,看見警察在打電話,說直升機正趕來救消防員。來不及通知裡面的同行,直升機已在上空盤旋,「時間緊迫,我來不及找有利的大廈位置拍攝,就這樣按下快門,拍了直升機抵達的畫面。」同樣地,這張獨家照片為他贏得年度最佳圖片。

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好的攝影記者,除了要懂得用腦和用手之外,更要勤力。」橋叔語重深長地說。

橋叔表示,拍攝體育動態能夠鍛練記者的反應,而拍攝新聞照片最難的是用「腦」。他也試過搜索枯腸也了無題材的時刻,但百般努力有時也能有所斬獲,「滙豐銀行的銅獅,究竟要怎麼拍呢?我想了許久,直至一天,我看到陽光照射在銅獅的美景,靈機一觸,因當時銅獅正在搬遷,於日想到一個題目﹕Waiting for the New Home」,就是如此,又成就了一張佳作。

記者除了要眼明手快,更需要懂得事先計劃和臨場「執生」。

在拍攝之前,一定要思考事件的發展,雖然有時未如所料,但必須要有所準備,在變化出現時需要有膽識、有決定和取捨,而這些比單純的技巧更重要。

橋叔回憶有一次英國官員來港開會,他看到開會會場對面有人示威,中間隔著鐵絲網,預料會有事情發生,於是挑了一個方便離場的單邊位置,後來鍾士元出場時,示威者大喝倒采並放鴨抗議,橋叔立即跑到外圍,在隙縫間拍到警員捉鴨的緊張場面,而其它在會場內的記者則只能拍到鴨子的屁股。

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在前線衝鋒陷陣,當然少不了驚險時刻,1967年暴動,上海街左派工會抗議,綽號「九指神魔」的警司施放催淚彈,橋叔到場拍攝期間被截停車輛,「同行的文字記者是混血兒,面孔和大家一樣,但眼珠騙不了人,我們的車子被拋磚頭,車頭玻璃都碎了。」而拍攝暴動,橋叔最怕是遇到炸彈爆炸。「我們站得遠遠的提防之餘,又要小心被後面的人突擊施襲。」一天,在新蒲崗膠花廠拍攝衝突時,橋叔被一群暴徒包圍,拳打腳踢,幸得左派銀行職員出手相救。結果要敷跌打治傷,那時的報業對記者沒太多保障,而因為橋叔受傷事件,他任職的《南華早報》給他提供看跌打的醫療費,算是開了先河。

1968年一場示威演變成暴亂,這幅小巴司機浴血被警察制服的照片,為陳橋贏得1969年世界新聞圖片比賽榮譽獎狀。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雖然橋叔坦言職業生涯裡沒月失敗之作,但有「揼心口」的時刻。1974年,寶生銀行發生脅持人質事件,橋叔奉命和兩名文字記者到場採訪,他從早上五時抵達現場,一直等到翌日清晨,

我在大廈二樓苦等二十多小時,飽受木蝨啃咬,就為了捕捉歹徒就擒的一刻。但那文字記者不知怎搞,老是趕我離開。結果幾小時之後,悍匪果然出來了。

回憶往事,橋叔老馬有火,言辭間夾雜「超」字助語詞,似是要洩心頭之憤。當然了,雖然匪徒被捕那一幕最終由接班的主管拍得,報館始終沒有損失。但作為秉持「永不放棄」信條的新聞工作者,因人為因素而錯失快要到手的珍貴畫面,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橋叔因為被文字記者催促離開,寶生銀行劫案只拍到警察持槍戒備的畫面,錯過了悍匪被捕瞬間,至今仍飲恨。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翻攝自《歷史下的鏡頭-陳橋三十載新聞圖片錄》

在傳媒行業縱橫多年,橋叔拍攝的新聞圖片榮獲三十多個香港及國際獎項,1985年更獲頒授英女皇榮譽獎章,是香港首位新聞攝影從業員獲此殊榮。橋叔說,和現在相比,以前的攝影記者自由度較大,可以決定選用哪些照片可以放在報紙版面上,但橋叔在享用這些自由之餘,拍攝時也有人道關懷。

1962年中國有大批難民逃亡來港,很多躲在蔗林中,我把拍了的照片都丟掉,因為一旦刊出,警察會到蔗林搜捕。我認為,新聞記者要有道德。

1993年,橋叔移居加拿大,閒時練氣功,做義工。「做記者賺不了錢,但的確可以增廣見聞。」兩句話,總結了新聞工作者的怒與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