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女同志QT:我只想案件告一段落,和我愛的人一起


 

十多年前的一見鍾情、繼而情定終身,女同志QT和SS愛情故事在英國開花,準備在香港結果,以香港為家。工作、定居、領養子女,閒時穿梭石屎森林和郊野,學何藩用光影留住回憶,人生不過如此。

來港後,她卻發現入境處不承認同性伴侶「配偶」,被拒發出受養人簽證,打亂兩人如意算盤。生活迫人來,加上入稟挑戰入境處及提出上訴,這段愛情備受考驗。「時而會(更親密)、有時卻不是,哈哈哈。大概普通的情侶,早已分手了,但我們仍在努力。」QT坦承說。

上訴庭裁定早前裁定入境處決定歧視,令LGBT社群大為振奮。不過事件主角QT強調,自己絕非英雄,「只想和我的伴侶在一起,謹此而已」。她希望,政府當局可以不提出上訴,為事件畫上句號。「六年了,我的生活不上也不下。我不能工作、不能讀書,我只想這一切會告一段落,我想繼續我的人生。」

即使案件告一段落,QT說不會真名公開示人,QT身份只留在法庭紀錄,和香港平權歷史。何君健攝

QT與SS的故事,一般情侶並無太大分別。兩日在一次社交場合上遇上,採取主動的QT卻幾乎吃「閉門羹」。

「我上前問她要不要喝一杯(酒),她卻只要了一杯水!哈哈,好吧,酒保便給了她杯水。她當時對我頗為防備,我卻單刀直接,她大概覺得我瘋了。我說服了她交換電話號碼,我說『你肯定不會打給我』,她說『不,我會打的』。但她真的沒有,是我數日後主動打給她。」

一頭黑色長髮、QT開朗地甜笑地說:「當我第一次成功約會,我便知道她是可以廝守終生的人,我知道,她是我想一起的人。」

兩人其後正式拍拖,數年後正式同居,兩人當時已暗下承諾,有一日要由英國移居香港,因為SS愛亞洲文化、酷愛武打巨星李小龍,QT則有一名亞裔母親,在亞洲文化中薰陶,甚至有感「我是亞洲人,多於是英國人」。

QT在二十來歲初「出櫃」,也是亞裔母親發現她暗戀女性朋友。「我媽至今都會說,『你朋友點啊?』」

「你都知道作為人的母親,他們會接受,但又不想宣之於口。」

2011年,QT和SS在英國正式民事結合。同年,SS獲一間公司受聘來港,當時公司人事部告訴她QT的受養人簽證不會有問題,QT也安撫憂心的SS說,「親愛的,不用擔心,我們一起去香港,組織小家庭,然後我會在香港找工作。」

來港後,卻發覺問題卡在簽證問題上。QT當時申請受養人簽證,卻不符合「配偶」資格,只能以旅客身分留港。QT其後雖然在港獲聘請,2013年申請工作簽證被拒,2014年她再提出申請受養人簽證,再遭入境處拒絕。

由於未獲受養人簽證,QT只能以旅遊簽證留港,每半年回英國一次,然後再回香港「續證」。除了個人健康漸走下坡,更切身而言,在港未能工作,連身分證都沒有,小至開銀行戶口都有困難,自己和遠在英國的父母只能靠SS的供養。她無奈皺眉說:「我不能工作、不能讀書,幾乎是……什麼都不能做!」手上的青筋,在倦容下特別明顯。

對同床伴侶,生活負擔令QT和SS陷入「不平等關係」,SS甚至偶有責怪,令QT感到自責。「我承諾了財政上支持到,但卻不能成事。她等我上班等了六年,更要支付機票、照顧自己的父母,關係有時可以很緊張。」

除了生活衝擊,歧視更可以來得相當直接。一次SS病倒留院,QT想陪伴在側遭醫院拒絕。「他們說,只准家人、丈夫或男朋友留下。我說,我們已經結婚了,他們說抱歉,你只是訪客,不准留夜。」

QT愛建築,獨愛香港高樓大廈和建築,「每幢大廈都不同,愈舊的愈正」。何君健攝

QT多對同性朋友在香港遇上類似簽證問題,早已移居外地,QT說,對自己鍾愛的事,會選擇堅持到底,未耗盡所有辦法之前,都不會輕言離開香港。「我們都同意,這樣可以幫到其他類似情況的同性伴侶,避免再重蹈我們的經歷。」

2015年,她入稟司法覆核入境處,認為拒發簽證屬歧視,入境處其後基於人道理由「補飛」發出一年期簽證,每年續期,她斷言拒絕。「因為這不公平,為什麼簽證只能向異性戀伴侶簽發呢?」

高等法院原訟庭判處QT敗訴,認為入境處長有酌情權釐定入境準則,包括以婚姻作為評定標準。QT提出上訴,一年半後,上訴庭推翻原審裁決,裁定入境處做法屬間接歧視。

尤令QT深刻印象的,是上訴庭判詞提及「雖然相互合一、結成一體是異性戀的特點,但並非或不再是異性戀獨有。一段同性婚姻關係或本案涉及的民事結合,同樣也有類似特質」。QT形容,上訴庭雖然距離承認同性婚姻很長的路,但說法已有進步,連同早前同志梁鎮罡覆核公務員同性伴侶福利勝訴,「起碼法庭願意展示開放一面,我們也有希望的可能。」

入境處及律政司目前仍未決定會否提出上訴,但QT質疑上訴庭一致裁決,已顯示上訴空間不多,政府更應把握機會修訂政策,扭轉對同志歧視。「香港人其實相當前衛,問題是政府和政策往往不是這樣。」

不論結局如何,兩人愛情如何走下去,過去六年經歷太煎熬,「QT」不會以真實身份公開示人,她的真身只會留在法庭文件及少數記者腦海中。「就算現在做訪問,我都覺得壓力很大,我不認為我有能力應對鎂光燈。」

自提出司法覆核一刻,「QT」身份無可避免與同志平權劃上等號,但鏡頭下的QT與一般港人一樣,喜歡攝影、郊遊,她來港六年來不大參與LGBT活動。

「女同性戀者身份,並不主宰着我。不論我選擇什麼性取向,我也不認為這(身份)很重要。我仍然與很多異性戀朋友、家庭相處。因為社交不是基於性向,而是取決於我最關心的人是否在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