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觀

特首戰局泛民篇──在破壞和造王之間


泛民在9月立法會選舉後乘勝追擊,全面爭取選舉委員會議席,建制鬆懈、鬆散,特首梁振英在提名期前後雖仍銳意尋求連任,但梁營政治能量退減,未有及未能擺出强陣爭位。選舉前夕,一般估計泛民在選委會議席會有大幅增長,12月11日選舉結束,泛民取得約325席,足夠提名2名候選人。

泛民贏得工程界選委議席。何君健攝

泛民成績超預期,内地官員雖不感到完全意外,但對整個選舉感到更煩惱,主要的問題是,泛民會否派出候選人,不派的話,他們會否提名及投票,投的目的是「造王」,令他們支持的候選人勝出,或是「搞破壞」,阻止中央屬意的候選人勝出,或令最終沒有任何人可勝出,選舉流選,以突顯「小圈子」制度缺憾,令中央尷尬。

泛民過去兩屆特首選舉都有派人競逐,2007年由公民黨「袋巾」梁家傑鬥「煲呔」曾蔭權;2012年則由民主黨何俊仁出戰,兩人只能在選舉過程中製造聲音,對結果的實質影响是零。随着主流泛民兩大黨影响下降、激進及本土派等力量壯大,陣營內四分五裂,沒有「共主」、沒有不同派別皆擁護、可擺平不同意見的人物,也沒有例如余若薇具實力的領軍人物願意披甲上陣。

現在離2月14日開展的特首選舉提名期只有1個月,近日「長毛」梁國雄放出消息有意出戰,目的是要阻止有泛民選委提名或支持候選人,包括曾俊華;消息一出,泛民陣營內外反應並不熱烈,但已觸動中央神經,他們一直擔心,泛民派人選會令選舉更混亂、更難操盤。

內地官員同樣關注的是,泛民會否搞公民提名,中央明顯屬意林鄭,一位了解北京的政界人士表示,假如「公民提名」成事,有上百萬人提名胡國興或曾俊華,會令中央尷尬,但要阻止有人搞「公民提名」,現實上並不可能。

選委會選舉結束剛1個月,泛民仍未出現主流意見,表面來看,他們有很多選擇,現實上並非如此。 

泛民囊括IT界選委議席。何君健攝

第一,是否派人參選。隨著3日26日臨近,泛民陣營派出代表出戰的可能性和可行性已越來越低,離提名期只有1個月,泛民要取得共識,就是否派人參選 、如派的話,如何產生候選人,制訂共同政綱等問題複雜,不可能在未來幾星期弄清楚,弄不好會令泛民分裂。泛民內主要人物迄今無人有意推動,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仍傾向參選,財爺屬泛民主要政黨可考慮接受人物。有泛民人士私下表示,假如John Tsang不參選,只有林鄭和葉劉淑儀的話,泛民要派人爭。現階段來看,John Tsang已沒有回頭路,泛民派人出選的基本困難因素沒改變,派人參選實際上已不是真正選擇。

第二,派人出選不切實際。投白票只應是到最後投票階段,在「沒有一人投得過」的情況下,作為抗議及不信任票,現在要決定的是在提名期內,泛民是否利用提名票,保送可接受候選人入閘,避免最後在「無得揀」的情況下,只能投白票,浪費千辛萬苦掙到的325票。策略上,保留利用提名票是較聰明和靈活的做法。這點亦相信是大部份泛民選委現在的看法,帶出要考慮的問題是,提名的條件和是否對泛民選委有約束力。

初步看來,泛民大致有3大要求:
1、取消人大常委8.31普選規定;
2、不為基本法23條立法;
3、政府撤消對4位立法會議員宣誓的司法覆核。

泛民訴求大致符合民意,但是否應作為提名或最後投票必要條件,相信泛民陣營及其支持者會有不同看法。假如大原則是要保證可接受的人選入閘,卻落下現實上他們跨不過的欄,最終結果可能他們不能接受,泛民也不能過票,最後只能投白票。在原則和現實之間,泛民要作出取捨、甚至作某種妥協,又或者在堅持一些大原則下,保留空間,讓泛民陣營內,在策略上有不同判斷和看法人士,自行決定如何提名及投票。

泛民在建築及測量界也拿下佳績。何君健攝

泛民在選委會只掌握約4份之1議席,是否能成為關鍵少數,可左右大局,仍要看主要的候選人是否票數接近,泛民從而可以利用手上選票,令他們相對可接受的一位勝出,未能造就自己擁戴的「明主」上位,也能阻止「暴君」掌權。相比2012年和2017年,今日的公民黨和民主黨都沒有足夠政治能量,再派人出選特首,要牽頭在「碎片化」的泛民陣營內求大同存小異,令最有利泛民和整體香港最有利的候選人勝出,仍有一定角色,令泛民在選舉關鍵時刻,發揮一定作用。(特首戰局系列十之七)

特首戰局系列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