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英保守黨員被拒入港境 中方事前疑發警告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Benedict Rogers周三由泰國曼谷抵港,原定與相識多年的英國現任駐港總領事賀恩德(Andrew Heyn)及本港泛民主派及社運人士會面,不過他在香港機場被拒入境,其後遭遣返泰國,本港入境處並無解釋拒絕他入境的原因,但他事前曾收到「中間人」轉達中國駐英國大使館警告他不要來港。 Rogers批評,香港的入境權由中國操控。

折返曼谷準備回英國的Benedict Rogers接受《眾新聞》越洋電話訪問時表示,上周五至前日接獲中間人轉達中國駐英國大使館警告,包括提醒他不能探訪在囚的學運領袖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以及要「尊重香港法治及司法獨立」。

英國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表示,非常關注一名英國公民被拒入境香港,英方緊急要求香港有關部門及中國政府解釋。他重申,香港高度自治、權利及自由應受全面尊重。特首林鄭月娥昨日被問及事件時表示,根據一貫做法不評論個別個案;本港入境處同樣不予評論。

Rogers與香港甚有淵源,本身在香港居住多年。Twitter圖片

Benedict Rogers過去關注亞洲人權議題,特別關注緬甸、印尼等人權狀況。早前雙學三子入獄,Benedict Rogers也曾經絕食一日聲援。

Benedict Rogers昨日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透露,自上周五起,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曾透過第三者三番四次警告他不能探監,其後第三者再提醒他「尊重香港法治及司法獨立」。Rogers說,他當時回覆中間人他無意到監獄探望黃之鋒等人,中方再透過第三者警告他訪港會「傷害中英關係」,前日更提醒他會被拒絕入境香港。

Rogers表示,原先的確曾經計劃探監,但一兩個星期前已經因不可行而打消念頭。他補充,根據他理解,中方似乎誤會了他代表執政保守黨、或者該黨的人權委員會訪港,甚至以為代表英國政府訪港,所以他已透過中間人澄清,並主動提出在香港期間,不會出席任何公開活動。

由於不想向中方「半官方威脅」屈服,Rogers最終仍然堅持來港。他昨日近中午飛抵香港機場,到櫃檯後遭入境處人員帶往一個房間,其後獲通知拒絕他入境,但入境處人員並無解釋原因。Rogers向入境處人員多番強調,自己只是私人名義訪港,不代表保守黨,「我多次提醒他們不能禁止持有效簽證人士訪港,他們(入境處人員)只說『我們明白的,但還是要拒絕你入境』。」

1997年至2002年曾在香港居住及擔任記者的Rogers形容,入境處人員善待他,認為明顯是中方施壓禁止他入境。他批評,持簽證的英國公民因政治上敢言而被拒入境,令一國兩制響起警號。他指出,「一國兩制特色是港人治港,但我今次真的見不到港人負責香港入境,而是由中國操控。」

原定與Rogers會面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個人並不相信這是特區政府決定,特區政府有責任解釋,「究竟是次拒絕Benedict Rogers入境,是香港政府的決定,抑或是中央政府的決定」,政府也必須清楚說明,是否日後所有關注人權、民主、自由的海外人士,均會被拒入境。民主黨議員許智峯譴責特區政府做法,形容是拱手讓出本港入境自治權。 

雙學三子被判入獄後,Rogers也曾經參與在英國外交部外的聲援集會。Twitter圖片

在Rogers被送上飛機前,有兩批人士嘗試力挽狂瀾,一是英國駐港總領事館,二是律師何俊仁。關注緬甸人權發展的Rogers表示,與英國駐港總領事賀恩德2009年擔任英國駐緬甸大使時已經認識,原定昨日抵港便與賀恩德敘舊,發生疑似中方派中間人警告他後,賀恩德和英國駐港領事館一直關注事態發展,截止昨日中午時領事館人員也一直斡旋,可惜最後不成功。英國駐港領事館昨日未有回覆查詢。

此外,Rogers中午被入境處扣查時,致電本身是律師的民主黨何俊仁提供協助,何俊仁隨即乘機場快綫趕往機場。Rogers憶述,當時入境處職員一邊說何俊仁在他上機離開香港前會趕到,一邊帶他到登機閘口。何俊仁下午1時半抵達機場時,他已差不多到達登機閘口,航機約2時起飛。

何俊仁接收查詢時也批評,入境處使出「揦鮓招」阻止Rogers接觸律師代表。他形容,過去即使民運人士來港被拒入境都至少見上一面,「楊建利見到、吾爾開希見到,見一見,使死咩!」

何俊仁憶述,當時1時20分透過Rogers電話向入境處職員表示暫時不要上機,「我仲有5至10分鐘到」,但遭入境處職員拒絕,要求他致電入境大堂的當值職員,但何俊仁其後8次致電都沒有人聽,再有人接聽時,Rogers班機早已啟程往泰國近半小時了。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