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首置上車的迷思


 

【撰文:鄭炳鴻】
作者為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

當「住房」被定性為「問題」時,香港政府像被捲入了不能自已的漩渦中。既要安置劏房戶,又要安撫發展商;建議「過渡貨櫃房屋」以應付長期輪候公屋人龍,又被批評為杯水車薪 ; 提出「首置上車盤」以利年青一代置業,又恐干擾市場。似乎「住房」再不是民生議題,更多是政治角力的籌碼,難怪有人說「起到樓 · 做特首」【石老師工作室2017年3月8日晴報社論】;在聚焦各方期盼下,解決「住房問題」成了收買人心的靈丹妙藥。

可是當我們回顧及分析「住房」的本質時,其關鍵詞理應是「安居」,即「人居而安穩」的意思,這裡涉及雙重意義,包括具體的物理居所及抽象的心理居所。當香港首富道出「此心安處是吾家」時,卻成了當下眾生的反諷;那麼是我們不明所以,還是故作糊塗呢?

為了令甘為「樓奴」的年青一代能安心立命,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特首以君臨天下的姿態為青年人度身訂造了「首置上車盤」,好讓青年才俊一嚐當業主的滋味。 這樣天大的喜訊理應鼓掌歡迎,但何以市民大眾仍是半信半疑呢?或許,可信的是政府開始醒覺需要重建置業階梯,讓年青人有希望在遙不可及的私樓市場之前拾級而上;但可疑之處,是利用「公私合營」之名,讓發展商囤積多年的農地釋放其地產價值。

誠然,在缺乏互信的情況下,任何美好的藍圖大計都只是空中樓閣。那麼這些良好意願應建基在怎樣的互信基礎上呢?自回歸後廿年港人每況愈下的居住情況所見,由「地產主導」變質成「地產霸權」; 為了揭制炒風,原懷好意的「雙辣招」結果成了讓路給一手樓盤的護身符 ; 凡此種種,難免令大眾猜疑,這次簇擁年青人上車的「首置上車盤」又會否重蹈覆轍,恐防做不成置業夢,反肥了發展商。

縱使撇除陰謀論的假設,在「首置上車盤」的構想中,希望借助官商伙伴的發展模式,從發展商囤積的土儲中,釋出部份土地作「上車」住房之用,其行如與虎謀皮,除有十足膽量外,更需討價還價。在等值交換的公平原則下,政府要付上甚麼,「上車」的年靑人要付上甚麼,發展商在「賠了土地又折價」的情況下,又會否積極參與呢? 

可是香港從來都是經濟掛帥的地方,要扭轉現時的局面,如何令發展商暫且放下利益盤算,大抵只有兩個實際方法,一是延後利益,二是強制規管。前者雖然是不可或缺的考慮,或遲或早的提供發展權益的方便;但在今天的政治環境,往往又墮入「官商勾結」的困惑中。論後者,在缺乏土地儲備的情況下,政府未能主導發展模式,若然要強加換地條款,限定「上車盤」比例,在缺乏發展商在土地上的積極「奉獻」下,恐難立竿見影。縱使先導計劃超額配售,也只是「示範單位」,仍受制於廉價土地的供應。假設真的有良心發展商的話,理應以回饋社會為大前提,在微利、讓利及或捨身成仁的精神下與年青一代共同進退。這個理想國度,若然成真的話,必然是通過道德守望,而非經濟互換。

這樣與其惴測其真心假意,倒不如讓我們歸回原點來思考「安居」的重心,即是為求「心安處」,或許在提供「居所」之上,更重要是安穩人心。若然「置業」是「安居」的唯一途徑,那麼政府豈不是要持續地處理租住在私人及公共房屋的大多數;按此邏輯推斷,恐怕最便捷的方法是將現存公屋分階段直接出售,到時又會否產生「領展2.0」呢?

似乎「住房」是一個永恒的議題,要解答仍得從根本著手,也即是人心向背的問題上。還記得特首競選期間,另一候選人提出「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意象,曾令多少香港人憧憬着可即可及的美好,可是原作者杜甫在這作品最後一句卻埋了伏筆「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那我們要反問今天的「寒士」能有先憂天下後安身的胸襟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