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樸素婚到裸婚


 

香港婚宴生意蓬勃,友人年初欲預訂酒席,被酒店方告知最快要到來年中才有場地。但近日側聞業界開始憂慮前景,原來不少新人想儲錢買樓,也對「做騷」般的傳統飲宴不感興趣,因此往往選擇減省婚宴成本,擺酒只取最基本酒菜,自行作場地佈置等。若家長不反對,就索性搞小型派對或旅行結婚了事。

日本婚宴行業近年同樣叫苦,傳統上五、六、十及十一月的夏冬季前夕均為結婚旺季,年初秋筱宮親王長女真子發表婚約,在「真子效應」下酒店、餐廳近期理應大收旺場。然而據政府統計,2017首八個月除二月外,婚宴行業銷售額均較去年同期減少,其中四月及七月銷售更比同期少逾一成。

日本婚禮業界2017年的銷售額,自2月以後均較去年同期減少,最高逾一成。照片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

業界坦言,近年日本人有意結婚者已少,而願意結婚的年青人又傾向「裸婚(ナシ婚)」,無疑讓業界雪上加霜。

傳統上,日本人結婚流程為決定結婚後雙方家長見面、新郎家給新娘家送彩禮(結納)、向政府提出婚書申請、行結婚禮(挙式)、面向長輩的婚宴(結婚披露宴)、面向朋友的第二宴(二次会)、最後是新婚旅行。唯日本自九十年代經濟泡沬爆破後,不少新人礙於經濟及其他考慮,決定化繁從簡,如只買新娘結婚介指、不辦婚宴改搞小型派對、不行結納禮等等,如此被稱作「樸素婚(地味婚)」。

然而日本經濟持續不景氣,全職僱員數目減少。年青人工作朝不保夕之餘,婚宴安排再樸素也得面對通賬。結婚專門網站ZEXY於2016發表調查,指單計算婚禮婚宴,平均消費為360萬日圓,由於無法承擔開支,有77%新人須找親人援助,平均金額為189萬日圓,即幾乎一半支出由家人支付。

情人講心也得講金,考慮到日後二人生活使費、新居裝修等問題,日本年青人決定再進一步,由樸素婚走到裸婚─除提出婚書申請外甚麼也不搞不辦,「錢留來去旅行還好!」「本來就不想高調!」2014年全國近65萬宗結婚個案中,舉行婚禮的有35萬宗,餘下的幾乎全為裸婚夫婦。

除卻經濟考量,日本年青夫婦裸婚的理由跟港人思維相似:不喜歡惹人注目的結婚儀式、願意多花費於求婚、拍婚照等以換取難忘回憶等,著有《婚活時代》一書的記者白河桃子指出,少子化世代成長在資源豐盛的時代,所追求的婚姻側重於共同生活,以滿足彼此為大前題,其他人的感受並非他們首要的顧慮。

有公司推出「島波婚(しまなみ婚)」,安排新人於日本著名、連接本州與四國的單車徑島波海道以單車之旅成婚。網絡照片

婚宴行業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如佐賀縣7間婚宴公司,眼前當地逾半夫婦選擇裸婚,2015年決定成立「佐賀婚禮實行委員會」,共同策劃各種具佐賀特色的婚宴,同時願意一起減價,盼吸引當地新人舉辦婚宴。有婚禮策劃公司則看準年青新人不想花大錢、不要繁文縟節的想法,推出「島波婚(しまなみ婚)」,安排新人於日本著名、連接本州與四國的單車徑島波海道以單車之旅成婚。

有婚宴場地公司則認為要從教育做起,於旗下的婚宴場地舉行模擬婚宴,邀請小學生及其父母參加,透過這種課外活動,讓近年甚少參與婚宴、甚至父母本身就是裸婚的小孩領略當中美好之處,萌生對婚禮憧憬之夢。

有公司則為小朋友安排模擬婚禮,讓他們認識婚禮及婚宴安排。網絡照片

裸婚與否,人言人殊,只要自己喜歡,也輪不到由別人說三道四,有趣是裸婚女性接受訪問時表示雖不喜歡鋪張婚宴,但不少人表示如有機會,辦一次婚禮著著婚紗也該不錯,更有人為此感到後悔。一生只一次的事,說來還是考慮周密點比較妥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