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八:心繫監獄


 

因東北發展案和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的青年朋友們:

周二早上得悉黃之鋒和羅冠聰獲終審法院法官批准保釋外出,等候向終院申請上訴許可,由衷地感謝上帝。想到你們能夠和親人團聚補祝中秋,又能與香港眾志的戰友們,面對面討論如何應對明年3月的立法會補選,消弭內部分歧,很為你們高興。

黃之鋒和羅冠聰本周二獲准保釋離開監獄。

惦念仍在獄中的周永康,我理解永康不申請保釋,是想盡快完成服刑,那末不論上訴最終結果如何,明年都能按計劃到美國深造,這是以學業為重的考量,值得大家尊重。至於東北十三子,我盼望早日聽到你們申請上訴及獲准保釋的消息。

連日來看了之鋒和冠聰受訪的報道,之鋒提到獄中聽聞有被囚青少年犯人受欺負,他希望為青少年囚犯爭取權益。冠聰也提到仍有許多抗爭者在獄中,需要為他們輸送正能量。很高興你們有感動關注被囚人士,這是你們親身經歷被囚禁後的體會,相信可成為你們往後持續關注下獄人士福祉的動力。

在港大法律學院唸三年級課程時,我選修了一門稱為公民自由的科,其實就是人權法的前身,那科主要講解英國如何在法治精神帶領下,逐步改善人權保障,其中多個經典案例都是與被警察拘留的疑犯,以及被判入獄的囚徒有關的。衣著光鮮進出音樂廳的紳士淑女,從來不愁人權被侵犯,衡量一個社會的人權實況,必須去差館和監獄裏,看看失去自由的人能否保持尊嚴。

近日重看循道衛理教會創會牧師約翰衛斯理的傳記(作者是Richard Heitzenrater),發覺他的信仰經歷與監獄工作有密切關係,也許你們會從他的經歷中有所啟發。那是1730年的8月24日,衛斯理的好朋友威廉摩根一再慫恿他去監獄探訪,當天衛斯理首次去到牛津大學附近的城堡監獄,探監的經驗令他深受感動,他組織了五至六人,開始定期去監獄探望囚犯及傳福音。

約翰衛斯理畫像。維基百科照片

那時期英國的監獄設施很落後,衛生環境甚差,而且伙食供應不穩定,據一幅木刻畫描畫,牛津城裏的博加多監獄所在的塔樓,不時會用繩吊一個籃子下來,希望城中居民施捨食物或金錢。博加多監獄和城堡監獄都是約翰衛斯理的重點工作對象,據他留下來的日記,1731年時他的每周社關活動日程是:「周一、博加多;周二、城堡;周三、兒童;周四、城堡;周五、博加多;周六、城堡;周日、貧窮人及老人。」

牛津城的博加多監獄木刻畫。

衛斯理開始監獄探訪時,才剛滿27歲,在牛津大學當導修員,他是一個對信仰非常認真的人,熱切追求過敬虔的生活,他組織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周舉行宗教聚會,被校內學生戲稱為「聖潔會」,但衛斯理對信仰的追尋並不限於在密室內讀經祈禱,而是經常走出校園,到社區內探望弱勢社群,設法改善他們的生活。對約翰衛斯理而言,一個人如果熱切愛上帝,必然也熱切愛周圍的人,他的聖潔必然會像光照耀,溫暖身邊的人,這個信念成為日後循道宗把信仰與社關密切結合的傳統。

後來衛斯理離開牛津,去倫敦開展牧會及布道工作,由於當時英國主流教會相當保守,視重視社關服務的衛斯理為激進搞事分子,許多大教會把他列入黑名單,禁止邀請他去講道,衛斯理唯有走出教堂,以家庭聚會所為基地,游走於牛津與倫敦兩地,而牛津的聚會所正是博加多監獄前囚友霍士的家。

衛斯理的名氣愈來愈大,追隨者眾,可是,他內心對基督信仰一直有疑惑,信心時強時弱,軟弱的時候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得救的基督徒。就在他苦苦掙扎之際,他遇到來自德國的摩拉維亞弟兄會好友彼得博勒,博勒開解他說,儘管他自覺信心不足,他應該繼續宣講因信稱義的福音,「宣講信心,直至你獲得信心,那末,既然你有了信心,就會宣講信心」(Preach faith till you have it, and then, because you have it, you will preach faith)。衛斯理聽了這句玄妙的話竟恍然大悟,立即到城堡監獄向一位死囚傳講他最新的信仰體會,那是1738年3月的事。

約翰衛斯理在1739年去到布里斯托,那是英國一個海濱城市,有繁忙的港口和大量煤礦及工業,人口約為5萬,衛斯理因為被主流教會排擠,在這裏試用戶外聚會形式,舉行大型的露天佈道會,地點包括墳場,吸引了以千計的工人參加,大批工人決志相信基督,形成了一個宗教復興運動。就在戶外布道取得空前成功的時候,衛斯理依舊心繫監獄,他經常去當地的新閘監獄的聖堂主持聚會,後來他的追隨者甚至坐上囚車,陪伴死囚前赴絞刑場,沿途一邊唱詩,一邊誦諗衛斯理向死囚佈道的講稿。

講約翰衛斯理這些心繫監獄的事跡,主要想說明兩件事情。第一,我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受洗及聚會,寫這個系列的信函給身陷囹圄的你們,其實是循道人追隨會祖傳統的份內事,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地方。約翰衛斯理當年曾經慨嘆,許多人認定囚犯就是罪有應得,所以不需要關注他們。想不到三百年後的今天,香港還有不少人有這樣的偏見。

第二,心繫監獄,與被囚者同行,並不是靈性高超的大教會領袖的專利,事實上,許多滿布中產優渥之士的強勢教會未必願意做監獄事工,衛斯理是在求學時期開始服事監獄的,之後長期做這個別人看為小眾而邊緣的活動,甚至在信心軟弱的時候。他向死囚宣講上帝啟示的生命之道,被譏笑為投機主義,散播臨死前信耶穌便上天堂的廉價福音,但衛斯理不為所動,堅持向絕境中的囚徒宣揚信望愛。

是什麼支持衛斯理孜孜不倦地往監獄跑?我相信是基督的呼喚。馬太福音25章記載,耶穌談到末日大審判,嘉獎義人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做客旅,你們留我住;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35、36及40節)

本文原載於筆者Facebook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